目前日期文章:200605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我聞到一股淡淡的藥水味,當睜開眼,映入眼簾的是一片白。
 
這裡……是哪裡?
 
「夜紗?!」曉娟的臉忽然出現在面前,她興奮的大喊:「夜紗醒了,夜紗她醒過來了!」
 
她喊完這句話沒多久,又有三個人出現在我眼前。
 
「爸、媽、文真、曉娟……」我低喃。
 
「妳還好吧?還有哪裡不舒服嗎?」媽紅著眼眶,焦急地問。
 
我搖頭。
 
「太好了,妳昏睡好久了。」爸的笑容充滿疲倦,輕摸我的額頭。曉娟和文真則是激動地抱住我,立刻哭得唏哩嘩啦,「嗚哇——還以為妳不會醒過來了!」
 
「對不起,讓妳們擔心了。」我輕抱著她們,接著馬上抬頭,緊張地望著爸媽,「哥……哥呢?他人呢?他現在怎樣了?!」
 
媽坐在床邊,雙手摟著我,眼眶泛淚,「耀哲已經動完手術,現在還在加護病房,目前沒事。」
 
「目前……?什麼意思?」
 
「子彈就在耀哲心臟附近。」爸神情沉痛地,「他失血過多,動完手術後到現在都還沒醒過來。」
 
「怎麼會……」我怔怔的,緊抓著媽的衣服,「那靖哥呢?」
 
「靖哥?」她一臉疑惑。
 
「夜紗,妳說的……是那個綁頭巾的人嗎?」曉娟怯怯地問。
 
「對對對!他在哪裡?他平安無事吧?」我高興地喊,然而曉娟卻不再說話,神色也黯淡下來。
 
「怎麼了!他現在到底怎麼樣了?!」她的反應使我不禁激動,但她仍沒回答,眼角淚水不停地落,我不禁瞠眼,愣愣地問:「妳為什麼哭?」
 
「夜紗……」她肩膀不斷抖動,「那個人……他……」
 
「妳快點說啊!」我大吼。
 
「那個人……」她低頭不敢正視我,極力壓抑自己哭出聲,「已經死了!」
 
瞬間,全身的血彷彿停止流動,我面無表情死盯著她,「……妳說什麼?」
 
「之前……我在這裡有看到那個人,他父母也在……」她緊閉著眼,忍不住啜泣,「可是他已經死了……」
 
「妳騙人!」我冷冷道。
 
她用力搖頭,淚水落在地上,「我沒有……」
 
「妳騙人,妳一定在騙我!」我大喊,掀開被子下了床。
 
「夜紗,妳要做什麼?!」媽趕緊扶住我。
 
「我要去找靖哥,他在哪裡?」我激動地抓著她:「他在哪裡?媽,妳帶我去找他好不好?」

 「夜紗……」媽眼淚流了下來。
 
我心急的望著他們,之後直接往門邊跑,不顧他們叫喚衝出病房!
 
我不停地跑,也不管撞到人,只是不斷地跑,不斷地尋找……
 
 
你在哪裡?
 
 
靖哥,你在哪裡?
 
 
「夜紗!」爸的聲音忽然從身後傳來,我回過頭,就見他神色凝重地說︰「我帶妳去。」
 
我愕然的,腦子當下一片空白……
 
當護士小姐帶著我們往地下室走,就發現有一男一女坐在前方椅子上,女的低頭掩面,男的西裝筆挺,臉上帶著蒼白和疲憊,當他目光對上我,我心頭一驚,那雙眼睛,跟靖哥簡直一模一樣!

 這時護士將他們面前的一道門打開,一陣刺骨的冰冷立刻撲來,當看到眼前的一張被披著白布的床,身後的曉娟跟文真又忍不住啜泣。
 
我慢慢走進去,覺得渾身都在顫抖,不曉得是因為太冷,還是因為害怕。
 
伸出手,小心掀開白布,愣愣望著躺在床上的這個人。
 
「靖哥……」我輕喃。
 
他臉色蒼白,沒有半點血色。
 
「靖哥。」我又喚,推推他,「你……起來!」
 
望著他,鼻子瞬間一酸。
 
「你快起來啊。」淚水湧了上來,聲音沙啞地:「你不要跟我開玩笑,快點,快點起來,再不理我我就要生氣囉!」
 
四周冰冷的空氣,幾乎令人窒息。
 
「你快起來……」我嘴唇顫抖,忍不住哽咽,「快一點……靖哥,拜託你睜開眼睛……」
 
然而無論我怎麼叫,他還是一點反應都沒有,淚水,終於潰堤。
 
「靖哥,你快起來!」我激動地大喊,用力搖著他,「你不可以死,你不可以就這樣走了,快點起來!」
 
曉娟跟文真一見,趕緊跑來抓住我,「夜紗,妳不要這樣,妳不要這樣子……」
 
「你怎麼可以騙我?不是說要帶我去吃東西嗎?不是還要帶我去玩的嗎?你還有好多答應我的事都沒做到,怎麼可以就這樣一走了之?你怎麼可以這樣對我?!」我拉著他,失控地大聲嘶吼。
 
曉娟她們抱著我哭了起來,我終於崩潰,抱著靖哥冰冷的身軀,大聲地痛哭著。
 
這時身後忽然傳來甩人巴掌的聲音,原本坐在外面的女人對著那男的咆哮著︰「都是因為你……如果不是因為你,阿威也不會變成這樣!」
 
眼見女人情緒失控,爸媽也趕緊上前制止,但她仍歇斯底里地指著他哭吼道︰「要不是你逼他跟他哥一樣當什麼醫生,他根本不會離家出走,更不可能會死,是你害死他的,把阿威還給我,把兒子還給我……!」
 
面對她的怒吼,那男人從頭到尾不發一語,只是流著淚,任憑女人的捶打。
 
我抬眸,望著靖哥的面容,忽然間想起之前他曾說過的話。
 

 
不能成為醫生的兒子,他們根本不會想要。
 
 

當時的他雖然笑著,我卻從他眼裡看到一份淡淡的落寞、無奈,和悲傷。
 
凝視著他許久,我低頭擁著他,淚水止不住的滑落……
 
 
 
我坐在病床上,眼神呆滯的望著前方,沒有焦點。
 
護士小姐說,靖哥身中多槍,在送到醫院前就已經沒有生命跡象。
 
回不到現實,無法清醒,只要閉上眼,依舊可以看到靖哥那燦爛又帶點調皮的笑容,以及爽朗的笑聲……

  
 
我叫羅靖威,妳哥的超級好麻吉,叫我靖哥就可以了!
 
因為我喜歡妳啊!
 
我不想把妳讓給他,真的不想!
 
對嘛,就是要這樣笑才漂亮!
 
 
 
淚水,又悄悄滑落。
 
怎麼辦……心好痛,痛到快死掉,彷彿就像一場夢,一點真實感也沒有,怎樣都無法接受靖哥已不在世上的事實。
 
他全是為了要救我跟哥,才會死的。
 
再也沒辦法看到他的笑容、聽到他的聲音,他再也不會出現在我身邊。
 
 
 
再也……不會了……
 
 





 
 
 
 
 

晨羽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說完,他用力將我推到桌上,接著整個人壓住我!
 
「渾蛋,你想幹什麼?!」靖哥吼道。
 
「沒什麼。」他拿出一把刀子,順著我的臉慢慢移下來,停在頸部,「只是來點餘興節目。」
 
「王八蛋,不准碰她!」他衝過來,卻馬上被其他人抓住。
 
「喂喂喂,不要輕舉妄動啊,要不然刀子可能不小心就在她臉上劃一刀囉。」
 
「你……!」
 
「仔細一看,這娘們長得還挺標緻的。」他用刀子慢慢掀開我的領口,「皮膚也很白……」
 
「馬的,你這個變態,離她遠一點!」靖哥大吼。
 
我嚥嚥口水,手不住的顫抖。此時忽然聽見門外傳來聲響,很吵的聲音……
 
「唷,看樣子來了!」那頭頭撇撇嘴,對著靖哥說︰「告訴你,即使你們做再萬全的準備都沒用,我們早就知道你們今晚就會打過來了!」
 
「你說什麼?」他張大眼。
 
「你們主子已經來了,現在就在樓下跟我們人打呢!」
 
「什……」
 
「看樣子那傢伙做人也挺失敗的,竟然會讓自己人這樣幫助我們。」
 
「什麼意思?」他一愣。
 
「這樣講你還不懂啊?」那頭頭放聲大笑:「你們那邊的人,早就在三天前就告訴我你們會在今晚行動!」
 
我和靖哥錯愕地不敢相信。他低吼道:「不可能!」
 
「是嗎?其實這也多虧那女人,我才有足夠時間讓所有人做好準備等你們自投羅網,也多虧她,我們才可以順利逮到這女人。」他一臉得意地看著我,「沒想到我會這麼幸運!」
 
「是誰說的?!」靖哥整個人激動起來。
 
「想知道?」他問:「好吧,反正你們也活不過今晚,告訴你也沒差。」
 
「馬的,快說!」靖哥大吼。
 
「急什麼啊?不是正要說了嗎?告訴你,那女人長得可正了。」他笑得更大聲:「真是日防夜防,家賊難防!」
 
我詫異,背脊忽然一陣發涼……
 
那個人,難不成……
 
靖哥怔一會兒,不久之後也慢慢睜大眼,「難道……」
 
「希望就是你們想到的那個人。」他冷笑道:「就是那個叫做林秀茗的小妞!」
 
瞬間,我跟靖哥完全傻住了,甚至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
 
 是學姊……真的是學姊?
 
「怎麼可能?」靖哥不敢置信的搖搖頭。
 
「不管怎樣,那是你們的事!」他晃晃刀子,「她幫了我這麼大一個忙,我真的該好好謝謝她!」
 
一時之間,我回不了神,腦子裡亂成一團!
 
怎麼會這樣?學姊怎麼會這麼做?她不是喜歡哥嗎?為什麼……
 
我不會放過你們,絕對不會。
 
腦中瞬間閃過學姊曾說的這句話,我不禁打了個冷顫。難道……她指的就是這個?
 
她竟然用這種方式出賣哥?
 
「就算那小鬼再厲害也不可能平安上來,光是樓下就有二百多人,而這地方少說也有三百個人,紛紛埋伏等他上來,就算他再會打這次也不可能活著出去!」
 
靖哥憤怒的瞪著他。
 
「不過……許耀哲那傢伙我要親自解決掉,我要讓他死得很慘!」他緊握拳頭,接著視線又轉向我,「在他上來之前,我們就先來點遊戲吧?」
 
靖哥猛然抬頭,「你要做什麼?」
 
「我只是在想……」他慢慢逼近我,「如果那傢伙發現自己的女人被其他男人玩過,不曉得會是什麼表情?」
 
「他馬的!」靖哥奮力掙扎,卻被其他人抓得死死的,「你敢碰她的話,我不會放過你的!」
 
「呵。」他邊說邊放下刀子,「你能拿我怎樣?」
 
他突然用力將我的上衣扯破,我嚇到淚水當場掉出來,喉嚨哽住似的完全發不出聲音!
 
「王八蛋,離她遠一點!」靖哥失控的大吼,費盡全力掙脫了綑綁,正要衝過來卻又被拉了回去。
 
「馬的,安分點!」之前那人緊抓著他。

 「靖哥……」我聲音沙啞,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辦,內心盡是恐懼。接著那男人又掀開我的裙子,爬上桌子壓在我身上。

 「我殺了你,你這個齷齪的東西!」靖哥連聲音都喊破了。
 
看著那人猙獰的笑容,一隻手壓住我雙手,另一隻手則不停在我身上來回撫摸,我害怕的緊閉著眼,渾身不停地顫抖,淚流不止。
 
哥……哥,救我!
 
正當他準備將我的內衣扯下,手忽然停了下來,轉頭往門邊看去,全部人也一樣,這時都靜下來盯著門看。我慢慢睜開眼,不禁愣住,原本從門外傳來的打鬥聲消失了,取而代之的一股詭異的寧靜!
 
「怎麼回事?」那男人起身,跨下桌子,「樓下怎麼一點聲音都沒有?」
 
所有人面面相覷,神色都開始不對勁。
 
「喂,找幾個人下去看看!」他大聲命令。
 
正當有兩人準備開門的時候,忽然一聲巨響,大門被踹開,那兩人當場被門砸到跌坐在地上,頭跟手臂都受傷,痛到站不起來,不斷在地上呻吟。接著當有個人慢慢走進來,所有人全驚愕地瞪大眼!
 
「耀哲!」靖哥高興的大喊,我一驚,怔怔地說不出話。
 
哥手上拿著一根長長的鐵棒,上面還沾著血跡。所有人也跟著一步步退後幾乎嚇傻,因為哥身上盡是滿滿的血跡,卻一點傷都沒有。
 
當哥停下腳步,身後又有人一個個進來,很多很多……多到連那頭頭都呆住了!
 
由於人數太多,使得後面還有一大群人在外頭無法進來。那頭頭臉色鐵青,一臉不敢置信,「不可能!我的人手那麼多,你們怎麼可能還剩這麼多人……」
 
我慢慢坐起來,哥的目光剛好落在我身上,當發現我那殘破不堪的衣服,一道冷光瞬間從他眼裡閃過。
 
「……哥?」我愣愣地,淚水依然流個不停。
 
真的是哥嗎?他真的來了……
 
這時那頭頭忽然一把抓住我,拿起桌上的刀子,恢復先前的笑容,「許耀哲,能走到這裡算你命大,但你不要忘了,你的女人在我手上,你最好不要輕舉妄動。」他緊勒住我的脖子,「否則我就割破她的喉嚨!」
 
由於他的力量太大,我被勒得十分難受,一點掙脫的力氣都沒有。而哥從進到這房間就沒說一句話,只是冷冷望著那頭頭,他身後的那一大批人,紛紛手持武器,沒有人說話,四周頓時充滿濃濃的火藥味!
 
最後在覺得自己快昏過去的時候,就忽然聽見哥低沉且冰冷的聲音:
 
「動手!」
 
一接到指令,他身後所有人立刻衝到前方跟對方展開激烈的廝殺!
 
「馬的,許耀哲,你是不要這女人……」正當那頭頭盛怒的破口大罵,哥不知道什麼時候已衝到他面前,舉起手中鐵棒狠狠往他腦門打下去!
 
哥的攻擊使他當場整個人倒在地上,額頭流著血,不省人事。

 「哥!」我伸手,他馬上將我緊緊擁入懷裡。我死抓著他的衣服,全身發抖,失控的放聲痛哭,「哥!我好怕喔……」
 
「放心,沒事了!」他低聲,吻去我臉上的淚水,「妳跟阿威先逃出去!」

 「那你呢?」
 
「等我把這些傢伙解決掉再說!」他轉過頭:「你先和阿威出去,快點!」
 
「耀哲、夜紗!」靖哥跑了過來,神色緊張的,「夜紗沒事吧?!」
 
「她沒事,你先把她帶出去,快點!」
 
「知道了,夜紗,我們走吧!」靖哥拉住我。
 
當我回頭就看到哥跟其他人對打的畫面,正如靖哥所說的,他在打架的時候完全變了個人,表情冷得嚇人,下手也絲毫不留情,好像連其他聲音都已經聽不到!
 
才一眨眼的時間,哥的周圍就躺平一堆人。
 
由於全部人都在屋內打成一團,靖哥緊抓住我,深怕連我也遭到攻擊。
 
「該死,人這麼多,根本沒辦法出去!」靖哥咒罵一聲:「等我出去後非把林秀茗那臭婊子給宰了不可,王八蛋!」
 
這時前方忽然有人拿著刀子朝他揮來,我驚叫:「靖哥,小心!」
 
他馬上巧妙地躲過,彎下腰就是給他一拳,「一群雜碎!」
 
 最後好不容易就要到門口,我回頭一看,立刻嚇得趕緊大喊:「靖哥,那個人醒了,他手上拿著槍!」
 
靖哥聞言也回頭望去,當發現那頭頭趴在地上舉槍對準哥的時候,立刻大吼:「耀哲,小心後面!」
 
還來不及反應,一陣刺耳的槍聲隨即響起。霎時,所有人都怔住了!我驚恐的,想都沒想的就直接衝了過去!
 
「耀哲!」靖哥也跑過來。
 
哥中彈了,胸口不斷地留著血,當場跪倒在地上!
 
「哥!」我扶住他,手頓時沾滿他的血。
 
「妳快出去……不要留在這裡!」他的臉色蒼白,用力推了我一下。
 
「混帳!」靖哥拿起地上的鐵棒,狠狠往那頭頭打下去,他又昏了過去。
 
「耀哲,你不能再打了,快點去醫院!」靖哥趕緊扶起他,對他們幫派的一些人大喊:「你們幾個,快點扶老大出去!」
 
「我沒事!」哥低吼:「你快點帶夜紗出去!」

 「王八蛋!你這樣會沒命的,你死了夜紗怎麼辦?」他盛怒地,跟幾個人把哥扶起來,「你撐著點,我們從另一道門出去!」
 
哥的胸口血流不止,臉色也越來越難看,沒多久就開始陷入昏迷。就在我們即將要走出去的時候,扶著哥的其中一人警戒地說:「喂,條子來了!」
 
我抬頭,從外頭傳來的警鈴聲越來越近……
 
「大概是有人報警了!」靖哥喘息著,「現在沒時間管這些,快點出……」
 
耳邊又忽然傳來槍聲,靖哥整個人跪下來,回頭一看才發現有人拿著槍指著他,原來持槍的不只有那頭頭而已。
 
「靖哥?!」我驚慌大叫。
 
「阿威!」
 
「馬的……」靖哥冷冷望著那個人,膝蓋開始流血,「你真的把我給惹火了!」
 
他站了起來,對那兩人說:「我來擋住他,我要親手解決那傢伙,你們先下去!」
 
語畢,他直接走了進去。
 
「喂,阿威,住手!」
 
「靖哥!你要幹什麼?!」我大喊。他忽然停下腳步,回過頭看著我,接著燦爛一笑。
 
「夜紗,很抱歉。」他調皮地眨眨眼,「我可能沒辦法帶妳去那家店吃東西了!」
 
說完,他就用力把我推了出去,然後把門關上!
 
「靖哥……!」我大叫,整個人忽然一陣暈眩,接著逐漸失去意識。
 
 
隱約中,只記得警鈴聲和一連串的槍聲,之後就什麼都聽不到了……
 
 
 
 

晨羽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聞言,他也噤聲了,蹙眉仔細聽著,「……好像有人過來了。」

「那怎麼辦?」

「噓!」

門外傳來一群男人的聲音,隨著距離接近也越來越清楚。

「怎麼樣啊?那件事搞定了沒?」

「已經跟對方放話啦,看樣子我們這次勝算很大。」

「照大哥說的已經把那女人抓到了,沒想到還能逮到那傢伙,得來全不費功夫!」

「終於可以把許耀哲給打下來,等抓到他要好好修理他一下,報上次的仇!」

這時,門被打開了,接著一個男人走了進來。

「唷,起來啦?」他望著我們,朝身後大聲道:「喂,他們醒了!」

一喊完,又有七、八個人紛紛走進來。其中一人慢慢朝靖哥走去,笑說:「羅靖威,好久不見啦?」

他看他一眼,冷然地,「我認識你嗎?」

「馬的!」他把他拉了起來,指著臉上的傷口,「上次托你的福,讓我的臉幾乎掛彩,你說我要怎麼報答你啊?」

「的確,你這樣比原先那張蠢臉還要好看多了,很適合你啊。」靖哥冷笑。

「幹!」那男的忽然往他的腹部一踢,使他當場咳了起來。

「靖哥!」我大叫。

「怎麼啦?上次不是很猛嗎?這次怎麼跟個縮頭烏龜一樣啊?要不要再跟我公平打一場啊?」

靖哥抬起頭,之後笑了出來,眼神盡是不屑,「把人囚禁起來,竟然還敢說要跟我公平打一場,你想笑死人啊?」

那人臉色鐵青,使勁的對靖哥猛踢!

「馬的!再講啊?你也只有這時候可以囂張啦!再講啊?」

「住手!」我大聲喊道。那人忽然停了下來,轉過頭看著我。

他慢慢走近我後蹲下,將我全身上下打量了一遍,露出怪異的笑容,「就是妳啊?」

我沒說話,只是直視他。

「長得還真可愛,看不出來原來他喜歡這種品味的。」

「喂,可是聽說她是那傢伙的妹妹欸!」有人說。

「喔?」他點點頭,「管他是什麼,反正這次我們可要好好利用這女的。」他一臉笑笑地看著我︰「妳等著看許耀哲被宰的樣子吧!」

不知為何,聽到哥名字的這一刻,我居然異常地冷靜。

我瞪著他,口氣冰冷地:「有種你試試看!」

他忽然一怔,站起來後退幾步。其他人,包括靖哥,都被他反應給弄愣住了。

「喂,你幹嘛?」有人推他一下。

「你不會被這小女生嚇到了吧?」也有人笑了出來。

「馬的,干你們屁事啊,出去啦!」他把其他人推出去後,又回過頭對我們說:「你們就等著看吧,等著看許耀哲是怎麼死的!」

說完,他就將門鎖上離開,那群人的聲音也漸漸變小。

「夜紗……」

我轉過身,趕緊扶起他,「靖哥,你還好吧?有沒有怎樣?」

「沒事啦,別擔心。」他搖頭,接著忽然笑了,「夜紗,妳剛才有看到那傢伙的表情嗎?」

「我哪有時間去管他什麼表情!」我緊張看著他,連臉都被踢傷了。

「難怪那傢伙會嚇跑!」他哈哈大笑。

「什麼意思?你在說什麼?」我一臉困惑。

「妳剛才的眼神和講話口氣簡直跟耀哲一模一樣。」他說,依舊笑個不停,「剛那傢伙曾經被他打到差點沒命,所以對他可是怕得要死咧!」

「我?會嗎?」壓根沒去注意。

「簡直是一個模子印出來的,連我都被妳嚇到了!」他止住笑,之後輕嘆口氣,「在一起久了會跟對方越來越像,原來這句話是真的。」

我乾笑,沒說話。之後靖哥又倒向墊子,對著天花板緩緩道:「……耀哲說,他要退出幫派,等到這件事結束後。」

我抬眸。

「妳知道這件事嗎?」他視線轉過來。

頓一會兒後,我點頭。

「老實講,我嚇到了,卻也知道他不是在開玩笑。」他淡淡地,「他好不容易爬到今天這個地位,也帶了我們這麼久,老實說,有一陣子我對他很不諒解。」

「靖哥……」

「不過仔細想想,雖然耀哲現在是站在首領的位置,我卻從沒看他開心過。」他又抬頭望向天花板,「許多人擠破頭想要得到這頭銜,千辛萬苦爬到這地位,他卻一點興趣都沒有!」說到這,他忽然又看我,「你知道耀哲是幾歲當上首領的嗎?」

我搖頭。

「十六歲。」他笑笑,「想不到吧?他才入幫三年就當上首領!」

「十六……」我不敢相信,這怎麼可能?

「那是我們上一任首領指名的,不過他那時被選定後,許多比我們大的就不甘心,認為才一個小毛頭怎麼可能帶領整個幫派,接著就鬧革命,退出幫派,最後只有信任耀哲的人留下來。」

「那你就是……」

「不。」他搖頭,臉上仍掛著笑,「其實一開始,我也是他的反對者之一。」

「什麼?」我張大眼。

「當時我很討厭他,也跟那些人一樣,不覺得他有當任首領的能耐。」

「你討厭他,為什麼?」

靖哥沉默半晌,接著大笑出聲:「誰叫他這麼有吸引力!」

「啊?」

「我之前交過一個女朋友,也是我們幫派的,結果居然被耀哲給煞到,愛他愛得要死,之後就把我給甩啦!」

「不會吧?」我愕然。

「怎麼不會?他剛進去的時候光靠那張臉就電死一堆女生,只可惜他都把她們當空氣鳥都不鳥!」他甩甩手,「不過也沒難怪啦,他本來就是那個樣子,漸漸了解他之後,對他也沒有那麼反感了。」

「……」

「原以為他一輩子都會是這樣,但自從聽說他有了個妹妹後,似乎慢慢變了。」他注視著我說:「我實在很好奇,也想知道那妹妹究竟是怎樣的人物,可以讓他變這麼多,因此我就藉著說要跟他談事情,其實是要去見見妳。」

「就是……你之前跟哥站在校門口那一次嗎?」

「對啊。」他點頭,「當時看到妳我心就想:『果然是個狠角色!』」

「當時我也不怎麼喜歡你,覺得你這個人怪怪的。」

「哇,好傷人呀!」他露出一個快哭出來的表情,「虧我還那麼喜歡妳耶!」

「謝謝你啊。」我笑了出來。

「但我沒想到最後真的會喜歡上妳。」他低笑,語氣沒有任何起伏,「老實講,你們鬧翻的那一次,我甚至還希望你們不要和好!」

我愣了下。

「妳是第一個讓我真心想去珍惜的女孩子,但發現對手是耀哲後,我就知道自己輸定了。」

「靖哥……」

「也許耀哲才是最適合妳的人吧。」他嘆口氣,「不過,我已經覺得很幸福了,之前跟妳在一起的那段日子,真的很快樂!」

「……」 我緊抿著唇。

「這可能是我們打的最後一場仗了。」

「咦?」

「如果這場仗我們贏了,我們黑影幫還是會繼續存在;如果打輸了,黑影幫就會垮了。」

垮了……?

「現在兩邊必須決一死戰。」他抬頭說:「所以我們才會對這件事那麼謹慎,不過妳別擔心,我們之前就計畫好什麼時候下手,他們這邊的人一向很笨,絕對猜不出耀哲的行動時機!」

我點頭。

「耀哲是個聰明人,應該不會有問題的,所以我們必須在他來之前,保護好自己!」

「嗯。」我微笑。

之後,我們不曉得被關在這多久,連天是黑是亮都不曉得,失蹤那麼久,爸媽一定很擔心。

覺得疲倦,門被鎖得死死的,也沒別的地方逃,不曉得該怎麼做才好。結果最後和靖哥都不知不覺睡著了……

當隱約聽見有人開門的聲音,我立刻驚醒,又是原先那群走進來,先前那人冷笑地望著我們,接著道:「喂,把他們抓起來。」

「幹什麼?」靖哥瞪著他,馬上被其他人架起來。

「沒幹嘛啊,只是……」那人聳聳肩,指著我,「我們大哥想要見見她!」

「什麼?」靖哥愣住。

「順便帶你去看好戲啊,夠慈悲了吧?」

語畢,他們就把我們帶離這個房間,抓著我們走了一段路來到另一個房間。

那裡比先前的大好幾倍。進去就發現有一堆人在裡面,多得數不清,坐的坐,站的站,全用一種尖銳的眼神打量著我們。

他們把我拉到一個男人面前,我抬頭一看,那人身材壯碩,皮膚黝黑,手臂,臉上滿是怵目驚心的傷痕,叼著菸坐在桌子上,我馬上猜測出,這個人就是他們頭頭。

他看了我一會兒,靠近我,托起我的下巴,滿口檳榔和香菸的味道,「……妳就是許耀哲的女人?」

我沒說話,努力讓自己保持冷靜。

「為了打倒那小鬼,妳是個必要的人質。」他冷笑一聲,「不愧是許耀哲的女人,一點害怕的樣子都沒有。」他站了起來,指著身上的滿滿的傷痕對我說:「看到沒?這些傷痕全都是被那傢伙砍出來的,妳說我該怎麼修理他?嗯?」

我依然不語,面無表情地盯著他。

「讓那傢伙上天堂是遲早的事,不過好好折磨那小子也是種痛快的娛樂。」他菸一丟,臉上忽然露出猙獰的笑容,「就從妳先開始!」

晨羽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自從靖哥對我說那些話後,哥跟我聯絡的次數也真的越來越少,或許正如他所說的,現在每個人都必須提高警覺,一點問題也不能出。幾次打給哥但都打不通,心想沒辦法,也只能順著他們的意思去做了。

「好久沒看到耀哲了。」一天幫媽洗碗的時候她忽然說,頓時把我嚇一跳,「嗯……對啊。」

「妳知道他在哪裡嗎?」

「……不知道。」聲音不自覺地變小。

「這樣啊。」她點頭,之後也沒再問什麼。

實在不敢講實話,要是爸媽知道了鐵定會鬧得天翻地覆!

內心不安,失去哥的消息總是讓我心裡七上八下的。只能不斷安慰自己,心想只要哥回來就沒事,一切就能結束。

然而直到那一天,徹徹底底改變我們的那一天。

我才發現自己的太過愚昧、太過天真……


「夜紗,妳最近又開始鬱卒囉。」曉娟看著我說。

「啊?會嗎?」我笑了下。

「是不是跟學長發生什麼事了?」她皺著眉,小聲問︰「吵架了嗎?」

「不是,我們沒吵架,妳不要擔心啦!」我急忙搖頭。

「那就好。」她點點頭,接著說:「只是很久沒看到他,而妳又常露出那種表情,所以我才會這麼想啦,不過沒事就好了!」

我笑笑。

「夜紗!」班上一位女同學突然向我走來,「有人要我把這東西交給妳。」

我從她手中接過一張小字條,不禁問:「是誰啊?」

「不知道欸,那人說這也是別人轉交給他的。」她聳聳肩後轉身離開。曉娟靠近,一臉疑惑的望那張字條,當我拆開一看,沒多久就笑了出來。

「怎麼了怎麼了?是誰啊?」她趕緊問。

「是我哥!」我開心地說:「他要我放學的時候在學校停車場後面等他!」

「哈哈,原來如此。」她笑得曖昧,「怪不得滿臉春風,也難怪,這麼久沒見到學長了,不過為什麼要用傳字條來通知妳啊?」

「不知道,他手機最近好像出問題,打都打不進去。」

「所以才用這個方式啊?唉,真令人羨慕!」她忽然嘆口氣:「真是,怎麼每個人都在我面前談戀愛啊?」

「是妳標準太高啦!」

「會嗎?」她疑惑地。

「要不然說說看妳喜歡什麼樣的男孩子?」

她低頭思索了一下,接著便說:「也沒怎樣啊……只是至少要像學長一樣高、一樣帥、有男人味、聲音一樣好聽……這樣標準會很高嗎?」

我笑了起來。

放學後,我馬上往停車場後面跑去,然而到那後卻發現四周幾乎沒什麼人,不懂哥為什麼要約在這裡,平常的話都是在校門口……

這時手機忽然響起,接起後靖哥慌張的聲音馬上傳來:「夜紗,妳在哪裡啊?!」

「我在學校的停車場後面啊。」我四處張望。

「妳在那邊幹嘛?」他聲音又變大。

「哥叫我在這邊等他啊,他沒跟你說嗎?」

聞言,他似乎愣住了,整個人驚愕地︰「耀哲?妳在說什麼啊?」

「不……不對嗎?」

「耀哲現在每天都在幫派裡,不可能來這邊啊!」

「咦……?」

霎時,忽然有人從身後將我抱住,用塊布掩住我的口鼻。我頓時聞到一股刺鼻的藥水味,還來不及掙脫,意識就越來越模糊。

接下來發生什麼事,完全不知道了……



「夜紗,夜紗!」

模糊中聽見有人不斷叫我的名字,我吃力地睜開眼,就看到一張熟悉的臉。

「靖哥……」

「感謝老天,妳終於醒了!」他露出放心的微笑。我正要坐起來,頭卻痛到全身都動不了。

「妳先躺著吧,看樣子妳是被藥物給弄昏的。」

我望著眼前像倉庫的地方,不禁問︰「這裡是哪裡?」

他苦笑,抬頭望望天花板,「我們落入敵人的巢穴了!」

「什麼?!」我叫道。

「當我到停車場正要找妳的時候,忽然有許多人衝出來把我抓住。」他嘆口氣,無奈的說:「早知道就帶傢伙出來,要不然那麼多人我根本打不過!」

「靖哥,對不起……都是我害你的。」我愣愣的,腦子完全亂成一團。靖哥卻笑笑地摸我的頭,「傻瓜,如果妳就這樣被抓我可是會死很慘的,陪妳一塊被抓來也好,有人在妳身邊我比較放心!」一會兒後,他又忽然問道:「不過夜紗,是誰告訴妳說耀哲叫妳在停車場等他的?」

「……班上同學給我張字條,說是有人要給我的,內容就是哥要我去找他……」

「妳知道那個人是誰嗎?」

我搖頭。

「八成是他們搞的鬼。」他輕吐口氣:「沒想到他們還真的用這一招!」

「靖哥,那……」我慌亂地看著他,「那哥現在知道我們被抓來這嗎?」

「不曉得。但我想不久他們就會向耀哲宣戰了吧。」他聳聳肩,「更何況妳現在又在他們手上,一定會用妳來威脅他。希望耀哲不會太衝動。」

「……」

「他們已經把我們關到這房間很久了。」他望望四周,不禁咒罵:「該死,這種鳥不生蛋的地方只有他們住得下,臭死了!」

我摸摸口袋,手機已經不見,八成掉在停車場。

「靖哥,你手機還在身上嗎?」

「沒,剛被他們搜走了,就算有也沒辦法通知耀哲,他的手機前陣子就被對方弄壞了!」

「這樣啊……」

「唉,如果有手機至少還可以通知其他兄弟。」他靠在後面的墊子上,「真是倒楣!」

「都是我不好,一時高興衝昏了頭,沒仔細弄清楚就跑過去。」我抱著頭,自責地快哭出來。

「妳別誤會,我沒有怪妳的意思,就算不是今天,這種事也還是極有可能發生的。」他笑笑,輕拍我的肩,「只是我不懂,他們什麼時候變那麼聰明了,竟然用這招來引誘妳上勾,他們怎麼調查這麼仔細?包括妳的班級教室……」

「靖哥!」我霎時坐了起來,盯著門緊張問:「你有沒有聽到外頭有聲音?」


晨羽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