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606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幾天後,哥出院了。

和媽一起到醫院接他,坐上計程車後,他就忽然對坐在前面的媽喚了聲。

「什麼事?」她柔聲道。

「……爸呢?」他低問。

我跟媽不禁對看一眼,接著她便笑說︰「他在家裡,他說他一定要在家等你回來。」

聞言,哥便沒再說話,我握住他的手,輕輕微笑,他一見也回握著我,直到車子在家門前停下。

下了車後,哥抬頭望著房子一會兒,之後慢慢打開家門往屋內走去,我和媽跟在後面,看著他走入客廳,望著坐在沙發上的人。

哥停下腳步,低喚︰「爸。」

一聽見哥的聲音,爸立刻轉過頭,接著站起來向他走去,凝視著他好一會兒便露出笑容,眼角卻帶著淚光……

「爸。」哥又喚,低著頭,「對不起。」

爸搖頭,緊緊抱住他,在他懷裡哥仍舊不停道歉,爸輕拍他的背,哽咽地說︰「回來就好,能回來就好,不用道歉,是爸對不起你,是爸爸對不起你……」

哥靠在爸肩上,沒有再說話,淚水慢慢滑下臉頰……

我和媽相視微笑,當爸放開他,我便走過去,握住哥的手。

「哥。」我抬頭,笑著道︰「歡迎你回來!」

「歡迎你回來,耀哲。」媽摟著我,也溫柔地對他說。

「爸爸不會再讓你一個人,從今以後我們都會陪著你,一家人在一起。」爸拍他的肩,點頭微笑︰「歡迎回來,歡迎你回家!」

哥望著我們,久久不語,最後垂下眸,嘴角牽動地低聲說︰「……我回來了。」

我們又笑了,接著便聽到媽說︰「今天耀哲回家,晚上就煮多一點的菜,慶祝我們一家團圓。」

「好耶!」我舉雙手開心道。

「說得對,慶祝我們一家團圓。」爸也高興地望著他,「想吃什麼儘管說沒關係,你媽媽什麼菜都會作!」

哥依然沒有說話,只是微笑著點頭……

隔天,我和哥一起到靖哥的墳前去上香,我將花放下,望著墓碑一會兒後,轉頭便發現哥也低頭注視著,臉上沒有任何表情。

「你這樣靖哥會生氣喔。」我忍不住對他說︰「連花都不肯帶,他一定會罵你冷血無情。」

「不會。」他目光沒移動,淡淡道︰「要是帶了他才會生氣,說男人對男人送什麼花?」

「說的也是。」我笑了起來。

「夜紗,妳可以先離開一下嗎?」他低說︰「我有話想跟他說。」

望了他一眼,我點頭,接著站起來往旁邊走去。
頭頂上的晴空萬里,讓我不禁微笑……

靖哥,你在那邊過得好嗎?

老實說,我到現在還不覺得你已離開,彷彿下一秒你就會忽然出現,說笑話給我聽,告訴我哪裡東西好吃,吵著要帶我騎車去兜風。

我不會忘記,和你在一起的點點滴滴,不會忘記總是願意付出,那個最疼我的你。

所以,你在那邊一定要過得快樂。

你會一直活在我心裡,不會被抹滅。

永永……遠遠……


聽著耳邊傳來的海浪聲,我立刻跑到沙灘中央,仰望那片滿天星空,接著將鞋脫下,踢著海水玩耍著。

哥慢步走來,在我身後坐下,也抬頭往天空看去。

「你今天……」海浪的聲音幾乎將我的聲音蓋住,於是只好大聲喊道︰「跟靖哥說了些什麼啊?」

「沒什麼。」他說。

「騙人,明明就談那麼久,說一下又沒什麼關係!」我嘟起嘴。

「真的沒什麼。」他淡然道︰「只是叫他不要再來煩我。」

「什麼?」我傻住。

「之前在醫院醒來之前,那傢伙一直在我夢裡出現。」他低嘆,「他不停對我東唸西唸,叮嚀我要幹嘛幹嘛,害我根本不能好好睡覺。」

「他叮嚀你什麼?」我好奇地。

他沉默半晌,對著天空淡淡道︰「……要我好好珍惜妳,不准讓妳哭,不然即使做鬼也不會放過我,每晚一定準備鋤頭在夢中修理我……」

聞言,我不禁笑出聲,眼眶卻也熱了起來……

「那你要小心囉,若你欺負我我一定馬上跟他告狀!」我轉過身,繼續踢著海水,沒多久整個人忽然被抱住!

「妳不會有那機會。」哥從身後擁著我,低語。

「……你確定?」

「確定。」他沉沉地,「不過……」

「不過?」我眨眨眼。

「經過這些事,該面對的事還有很多,從前的所作所為,也必須靠我自己去承擔。」他輕聲道︰「無論會有怎樣的結果……妳都會等我吧?」

我愣愣地,接著緊握住他的手,肯定地說︰「我會。」

「真的?」

「真的!」

彼此靜了一會兒,哥忽然低聲笑道︰「完了,那傢伙今晚真的要拿鋤頭來了。」

「誰叫你說這些嚇我……!」我擦掉臉上的淚水,不悅地抱怨,這時哥雙手用力,將我擁得更緊。

「我愛妳。」他在我耳邊,輕聲說著。

握著他的手微微顫抖,想要開口卻又哽咽,只能斷斷續續地說︰「我……我也……!」
還來不及說完,哥就已經將我轉過身,低頭吻了我。

那晚的海風,很涼很涼。月光灑落在沙灘上,也使四周變得更加明亮。

這種如夢般不真實的愛情,從無到有,從開始到現在,都在遇見哥那一刻起拉開序幕。從此以後,我們也會繼續牽著彼此的手,直到走完結尾,不再為了我們的關係而感到悲傷。

因為成了兄妹,我們才會改變。

因為成了兄妹,我們才能從相遇到相守。

無論今後面臨到怎樣的困難,我不會再畏懼,也不會再獨自一人掉淚,只因為有那人的陪伴……


那個我最深愛的人,哥哥。 

 

<全文完>


 
 
 
 

晨羽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65) 人氣()



「夜紗。」

一天,爸媽來探望我,我卻望著窗外沒回應,幾乎聽不見任何人的聲音。媽走近我,心疼地撫著我臉問︰「夜紗,妳有聽到嗎?」

我轉過頭,眼神空洞地望著她。

「夜紗,妳聽媽說。」她眼眶泛紅,握著我的手笑著說︰「耀哲已經沒事了,他沒事了。」

聞言,我愣愣地瞪大眼,接著不禁激動起來,「真的……?哥沒事?他真的沒事了嗎?!」

「放心吧。」爸走來,也微笑,「雖然他還沒醒來,但已經沒事了,我們一起去看他吧。」

「可以嗎?可以去看哥嗎?!」我開心的快哭出來。

「是啊。」媽摸我的頭,「走吧,一起去找他吧。」

我激動地點頭,跟著他們走到另一間病房。

當門一打開,發現裡頭病床上躺著一個人,我馬上跑了進去。

「哥!」跑到床邊,心不停地狂跳著。而爸媽互相對望一眼,接著便悄悄離開。望著哥沉睡的臉,我握起他的手,緊緊地。

「我是夜紗,你聽得到嗎?」我輕聲道,聲音卻也跟著哽咽:「哥,你聽得到嗎?」

不停地呼喚,他卻始終沒有回應,淚又不禁流了下來。

「哥,靖哥他……」我聲音顫抖著,「靖哥他死了……」

我慢慢伸出手,輕撫著他的臉,一遍一遍。

「你要快點醒來,一定要醒來。」我難過地,在他耳邊道︰「我已經失去靖哥了,不能再失去你!」

說完,我再也出不了聲,擁著他低頭哭泣。

此時窗外的天空,也開始下起細雨……

在哥醒來前的這段期間,不時有警察前來醫院,我也被去偵訊約談好幾次,據說,兩幫派鬥爭的結果,是敵方贏了,在警方趕到時許多人都已經逃走,而警方也仍舊持續搜查著。

曉娟和文真放學也都會來探望我,當我跟她們問起學姊的事時,曉娟便說,在事情爆發的之後兩天,就有同學看到幾個人把她從校門口強行帶走,從此就像消失了般,再也沒有人見到她過。

這件事鬧得全校皆知,後來警方也調查到,把學姊帶走的正是之前黑影幫的人。

聽到這件消息,我當下明白,他們一定發現是學姊對敵人通風報信,這次找她也絕對是為了報復。

不過,我已經累了,不願去猜測學姊之後的下場。

已經什麼都不願去想了……

幾天後,我出院,但還是每天去看哥,這段時間,我整個人瘦一大圈,連曉娟她們都不禁擔心。

「夜紗,妳臉色好差,去保健室休息一下吧?」文真憂心地說。

「不用,我沒事。」我笑著搖頭。

「妳今天還要去看學長嗎?」曉娟問。

「嗯。」我點頭。

「很累吧?這樣每天跑去醫院……」

「不會,我不累。」

「學長已經昏迷好久了。」文真嘆口氣,「真希望他能早點醒來……」

「就是啊。」曉娟也說。

自這件事之後,除了哥,我最擔心的就是爸,他每天都來看哥,整個人也變得憔悴,總是在我下課來時才離開。

好幾次,在病房門口望著爸落寞的背影,我心痛,也為他感到難過,一直以來他總是自責自己沒對哥付出更多的愛,沒有時常陪在他身邊,總是讓他一個人去承受任何事。

經過這些事,他一定更加譴責自己。

「從小他為了不讓我擔心,從沒告訴我他遭遇到什麼事,讓我知道他很獨立,也很堅強。」爸將臉埋在手心,聲音低沉地︰「但我卻忘了……就算再怎麼堅強,他也還是個孩子,只是個孩子而已……」

他顫抖的身軀讓人感到無比的悲痛,「我不是一個好父親,他一定很恨我……」

我搖頭,用力地。

「爸,哥很愛您。」我哽咽地說︰「即使相處的時間不多,他也不想讓你擔心、不想成為你的負擔,都是因為他太愛您,所以才不敢將全部的事對你坦白。」

爸沉默,凝視哥許久,淚水一滴滴落在地上……

在所有人的等待下,轉眼間,三個禮拜過去了,我仍然一放學就到醫院去,坐在哥身旁,握著他的手,和他說話。

不知不覺,成了習慣……

「哥,你還記不記得?之前上課上到一半,你把我叫到後校舍去?」我輕輕撥他的瀏海邊說︰「現在只要一到中午我就會往那邊溜,每坐在那,就會想起之前跟你一起在那摸魚的時候。我從來沒翹過課,都是你害我也漸漸喜歡跟你一起往那邊跑。

「還有哇,我們好久沒有去濱海公路玩了,我好想再去看一次星星,聽一聽海浪聲,就等你再帶我去呢。」

低頭凝視著他,接著握住他的手。

「哥。」我輕聲喃道:「你聽得到嗎?」

你聽得到我的聲音嗎……

慢慢地,我將他的手打開來,在他手心上,輕輕寫下『我愛你』三個字,之後再將他的手握起來,放在他胸前。

當時哥,就是這樣對我表白。
 
他的出現,讓原本不敢去愛人的我完全改變。是他讓我有被愛的感覺,也是他讓我有愛人的勇氣,所有所有的一切……全都是哥給我的!

「我很感謝爸媽……」我不禁微笑,「因為他們相遇、相愛,我才能遇見你,我很感謝這一切,真的。」

是哥將我從以前的束縛中拯救出來,願意接納包容我的一切。

所以,我也絕對不會放棄他的。

絕對不會!








「……」

好溫暖……

慢慢張開雙眸,眼前忽然變得明亮,天空原先的烏雲密佈,不知何時已經散去,陽光悄悄灑落在四周每個角落。

我正要起來,整個人卻怔住,當目光一落下,就發現自己的手被緊緊握著。一抬頭就見哥正凝視著我,臉上慢慢漾出微笑。

我瞠著眼許久,還來不及說話,眼淚就已經先掉下來……

他伸出手,輕輕拭去我的淚,低沉的語氣帶著笑意,「妳真的很愛哭。」

「哥……?」我全身顫抖,心不停地狂跳著,「你醒來了?你真的……」

不是夢吧?這不會是夢吧?

「嗯。」他深深望著我,溫柔地說︰「我聽到妳在叫我。」

淚水,止不住的潰堤,我立刻上前張開雙臂,緊緊地抱住他……


晨羽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