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608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清晨,天空亮亮的,太陽也準備露臉。姚瑤對著窗外深吸口氣,拿起床上的包包離開房間。當走出家門,同時也聽見隔壁傳來關門聲,她走近,隨即叫道:「周大哥!」

「咦?瑤瑤?」一聽聲音,周信凱有些吃驚,「等等有課嗎?」

晨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1) 人氣()

當姚瑤仍一臉呆滯的,他跨過躺在地上的陳康偉,發現他正掙扎的想站起來,一臉痛苦。

「…下次要玩請在別的地方,這裡不是你的地盤。」他淡然道,接著立刻朝他肚子猛力一踹,陳康偉當場哀嚎一聲,抱著腹部整個人縮在一塊!

看了他一會兒後,藍旭將鐵棒丟到一旁草叢,之後目光便轉到姚瑤身上。

「站得起來嗎?」他問。

然而姚瑤卻完全被嚇傻,一時之間根本回不了神。見她這副模樣,他輕嘆口氣,隨即伸出手。

這動作又使她不禁一愣!

「妳要坐到他爬起來嗎?」他看著她,語氣依舊冷淡,「我可不會再救妳第二次。」

她抿著唇,盯著仍在一旁哀嚎的陳康偉半晌,之後便緩緩朝他伸出手。他輕而易舉就把她拉起來,在被他握住的那剎那,彷彿有股電流,藉著他手的溫度迅速傳至姚瑤全身!

在她抽回手的同時,他走向旁邊,從涼椅上拿起書包背起,接著就轉身走掉。姚瑤望著他許久,直到胸口那股澎湃稍微平息,才慢慢跟上去。回頭望望陳康偉,一想到他可能下一秒就跳起來抓人,又不禁加快腳步離開原地。

尾隨藍旭在後面走著,姚瑤下意識緊握著包包,望著他的背影,覺得不可思議,更不敢相信,一直以來都把他當作是一場夢,萬萬想不到會在現實中重逢!

內心不知何時又亂了起來,亂到連自己都覺得莫名奇妙。

就算那不是夢,為什麼整個人卻像失了方向,彷彿不知如何是好?

這根本不是平常的自己…不是平時的姚瑤。

為什麼…



「喂。」

忽然聽到聲音,她一驚,立刻抬起頭,這時才發現已走到當初和他相遇的地方…

「醒了沒?」他看看其中一台販賣機,「需不需要買瓶冰水淋一淋?」

他說的很認真,在姚瑤耳裡聽來卻像在挖苦,她沒好氣地:「不必了!」

她快步走上前想離開,經過他身旁時卻又聽見他說:「…妳醉的時候好像比較坦率。」

或許是惱羞成怒,她立刻回過頭大喊:「喂…!」

正想要開罵,但在街燈的照明下使她目光不自覺落至他右手,當看見他掌心鮮明的紅色,當下一句話都罵不出來了!

「你的手…」她心驚。難道是剛才不小心弄傷的嗎?

聞言,他也舉起右手一望。姚瑤不禁慌張起來。

真糟糕,怎麼會這樣?怎麼會讓他受傷了…

在她陷入苦惱的同時,藍旭抬眸望向她,低聲道:「右手伸出來。」

「什麼?」她微愣,雖然納悶,但也慢慢伸出手,當她低頭一看,嚇得差點叫出來。手掌上那明顯的擦傷,血幾乎沾滿整隻手,這樣的畫面幾乎讓她傻掉!

「自己受傷都不知道嗎?」他揶揄的口氣,讓她覺得臉越來越熱,想要罵卻又出不了聲,只能忿忿瞪著他!

瞧她生氣的模樣,藍旭不自覺地笑了,不同之前那樣冰冷。注意到這點的姚瑤,不知怎麼的目光再也不敢對上他。

「…你為什麼會在這裡?」她立即一問,想掩飾自己的窘狀,「那麼晚還在外頭鬼混!」

他沒回應,轉身走向販賣機,隨即從書包裡拿出錢包,姚瑤一看,也跟著走過去。

「跟女朋友約會?」

他仍沒說話。

「…是不是打擾到你們了?」

他拿起飲料坐下板凳,眼神變回先前的漠然,「把妳的手處理好吧。」

她瞧著他,之後便沒再出聲,買瓶水坐到一旁開始清洗傷口,正準備拿出手帕,就聞到一股味道。抬眸一看,就見他嘴角叼著菸,望著前方不發一語。她停下包紮,不自覺地開始端睨他起來。

淺褐色的頭髮…長長的睫毛…隨著煙的籠罩而慢慢模糊,身旁的黑色書包上,也帶點立可白的痕跡…

發現她目光的藍旭,低問:「幹嘛?」

她急忙轉回視線,假裝沒事的繼續處理傷口,他盯了她一會兒,將煙熄滅站起身,直接在她身旁坐下,拿走手帕開始幫她包紮。姚瑤微微一顫,頓時反應不過來,只能愣愣看著他。

靜謐裡,那股淡淡菸味,使自己起伏不定的心跳,越來越清晰…




「什麼?!」王芷晨尖叫,音量大得使教室其他人幾乎全看過來。

「要聾了要聾了…」姜玲一臉痛苦的緊摀耳朵。

「芷晨,妳太大聲了啦。」杜云芬也說。

「就說陪妳一起去妳不聽,這下可好啦,被弄到受傷!」不理會兩人的勸阻,她依舊氣呼呼的大聲罵道:「這就是太單純的下場,拜託妳學聰明一點可不可以啊?!」

面對王芷晨的怒罵,姚瑤始終嘟嘴不吭一聲,任憑她繼續發飆,不敢直接反駁。

「好了啦,至少瑤瑤現在沒事啦,不要再罵了啦。」杜云芬拍拍她。

「下次被我看到一定把他打成蜂窩,可惡的混蛋!」她立即坐下,神情充滿殺氣。姜玲哈哈大笑:「對啊對啊,以妳的跆拳道底子一定沒問題!」

「小玲妳別再火上加油啦!」杜云芬輕敲她的頭,接著問姚瑤:「怎樣,傷口會痛嗎?有沒有給醫生看?」

「沒事。」她甜甜一笑,舉起右手,「只是小擦傷而已,後來重新上藥過了,別擔心。」

「既然沒事了,那我們去玩吧,反正下午也沒課了嘛!」姜玲開心地說。

「妳就只想著玩。」王芷晨她白一眼,「我等等還有打工,不行啦。」

「Me too!」杜云芬遺憾的笑笑。

「唉唷,怎麼這樣?」她洩氣地,又拉拉姚瑤的手問:「瑤瑤,那妳呢?」

「我…OK呀,那我們去唱歌吧?」她點頭。

「好耶!」姜玲興奮叫道。

「等我打完工再去找妳們,云芬妳可以嗎?」王芷晨邊問邊起身。

「嗯。」杜云芬也站起來,對她們說:「之後再打給妳們喔,掰掰!」

姚瑤和姜玲揮揮手,直到她們走出教室,才笑嘻嘻地開始整理課本,離開學校衝向錢櫃!

一進到包廂,姜玲便興高采烈的開始點歌,拿著麥克風站上沙發唱唱跳跳;姚瑤則是異常的安靜,神情茫然的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瑤瑤,妳怎麼啦?又在發呆!」歌結束後,姜玲忍不住拍拍她。她立即回神,隨即不好意思地笑笑:「…抱歉。」

「妳今天很怪喔,不是特別沉默就是盯著手發呆,是不是被陳康偉那傢伙嚇傻啦?」她疑惑問。

「不是啦…」姚瑤又笑,一望向銀幕便趕緊道:「啊,我的歌來了,麥克風麥克風!」

雖然對她的不自然感到納悶,但姜玲也沒想那麼多,之後也跟著一起唱。就在兩人唱到忘我的時候,一位服務生端著食物走進來,慢條斯理地一道道放在桌上。

「小玲,妳瘋啦?什麼時候點這麼多東西?!」姚瑤詫異道。

「哈哈,肚子餓了嘛!」她開心地,拿起其中一盤準備大快朵頤,「我一直很喜歡這裡的雞排,真的超讚的!」

姚瑤微笑地看著桌上滿滿的食物,也跟著吃起來。兩人吃完唱、唱完吃,不知不覺幾個小時過去了,之後姜玲手機忽然響起,一看來電顯示馬上接起來說:「喂?云芬,妳們打完工啦?」

姚瑤望她一眼,又繼續唱著歌,姜玲通完電話後,笑著說:「云芬她們說現在過來!」

她點頭,然而胸口卻忽然一緊,不自覺抓住衣服,霎時停止唱歌!

「嗯?怎麼不唱了…」姜玲轉頭一望,接著訝異道:「瑤瑤,妳怎麼…怎麼滿頭大汗啊?」

「…可能吃壞肚子了。」她吐吐舌頭,有些吃力地笑笑,「抱歉,妳先唱吧,我去一下洗手間。」

說完,她立即起身走進廁所,一關上門整個人便坐倒在地上。她緊咬下唇,不斷喘息著,從胸口傳來的劇烈疼痛,讓她壓抑住想要大叫的衝動,慌亂地從包包裡拿出一袋藥,手卻顫抖得怎樣都打不開!

「嘿,來啦來啦!」姜玲的聲音,因麥克風而特別大聲,聽不見其他人聲音。「瑤瑤在廁所啦,好像吃壞肚子了…」

說完,她又繼續唱,沒多久也聽見王芷晨跟她一起唱了起來。

姚瑤將藥倒出,直接往嘴裡塞,嚥下去後,整個人慢慢躺在地上。她微微喘氣,額上的汗水滑落地面,當疼痛逐漸退去,卻開始咳了起來。握著手中的藥袋,緩緩調整呼吸,眼神空洞地盯著天花板上的燈,腦中不自覺地空白一片。

當雙眸慢慢闔上,外頭傳來的歌聲和嬉鬧聲,也逐漸聽不見…


「哈哈,唱得真過癮!」走出錢櫃,姜玲滿足的說道:「好久沒有這麼痛快了!」

「錢也花了不少,小姐,這麼多食物虧妳也點得下手。」王芷晨一臉佩服。

「一唱就忘了時間了。」杜云芬笑笑,望望手錶,「等一下還要去哪嗎?」

「到Alex那去吧,我想去跳舞。」王芷晨說,姜玲馬上興奮拉住她,「好好好,我們走吧,我也要跳!」

「妳還有力氣玩啊?」杜云芬驚訝地,接著轉頭問:「瑤瑤,妳也要去嗎?」

「我…」她望著她們,最後輕聲道:「妳們去吧,我覺得好累,想回家了。」

「也難怪啦,唱這麼久。」王芷晨點點頭,又看看在一旁活潑亂跳的姜玲,「不過這傢伙到底是哪來這麼多體力…」

「既然累了,就先回去休息吧。」杜云芬說,見她點頭後,便跟著她們離開,這時王芷晨忽然回過頭喊:「回去記得小心一點,別隨便跟怪叔叔走喔!」

姚瑤微笑,等到她們走掉後,才移動腳步轉身離去。天色幽暗,街上的人群也明顯變少,看看時間,才發現已快十二點…

走著走著,思緒又不自覺回到昨晚。種種一切…始終佔據心頭揮之不去,當發現自己不時想著那男孩,整個人就變得不對勁。對方不過是個小鬼頭,為何卻讓自己這樣魂不守舍…

低下頭,望著重新包紮過的手,她呆了半晌,腦中忽然浮出了個問題:

他今天,也在那嗎?

心底湧上的那股悸動,讓她腳步逐漸加快。一種莫名的期盼,支配全身上下每一個細胞,不斷告訴自己,想要再見面。

沒有太多思考,完全依著身體欲望去行動。這種無法言喻的心情,從未有過,更不曉得自己會有這樣的渴望存在…

當腳步停下,望著眼前寧靜的這條路,她微微喘氣,接著開始四處張望。她慢慢向前走,目光始終在周圍環繞,想要尋找那個人的蹤跡。當走到自動販賣機那,見板凳上也沒半個人影,不禁一陣悵然,失落感也沉重起來。她拉好包包,準備轉身回去,然而當雙眸一抬,眼前的人影就讓她目光再也離不開。

褐色的頭髮…身穿制服、背著書包,靠著燈桿的一個男孩,就坐在前方的圍欄上眺望河面。姚瑤盯著他好一會兒後才慢慢走過去,每靠近他一步,心跳聲也就跟著加快...

當跟他只剩幾步距離,他似乎也沒發現,她嚥嚥口水,走向前,輕拍他肩膀,之後就迎上他的目光…

「嗨!」她微微一笑,輕聲地:「又在這鬼混啦?」

藍旭望著她,漠然道:「妳有資格說我嗎?」

「我又沒關係,但你是高中生欸。」她聳聳肩,走到他身旁,「坐在這…不怕跌下去嗎?到時可沒人救得了你喔。」

「…囉唆。」他瞥她一眼,從上面跳下來後便走掉。姚瑤又笑,跟著他走到後面草坪,只見他將書包往扔到一旁,隨即躺了下來。她走近,望著他問:「…你每天晚上都在這待這麼晚嗎?」

「差不多。」他雙手放至腦後,眼睛也閉了起來。

「為什麼?」

「比較安靜。」

「爸媽都不擔心嗎?」

他睜開眼,望著天空沉沉道:「妳會不會管太多了?」

「...抱歉,我只是好奇。」她淺笑,在他身旁坐了下來。「不過…我可以再問你一個問題嗎?」

「什麼?」

「我們…」她抿抿唇,低聲問:「是不是有見過面?不是在這裡,在別的地方…」

聞言,藍旭目光一轉,靜靜凝視她許久。

「…這種搭訕方式老掉牙了。」他淡淡道,語氣卻沒有半點嘲笑。

姚瑤頓時有些尷尬,但臉上依舊掛著微笑,「我也覺得。」

他視線依然留在她身上,之後坐了起來,「我也可以問妳一件事嗎?」

「咦?」她微愣,隨即點了頭。

「妳還記得之前喝醉時說的話嗎?」他望著前方,平淡道:「當時妳說…我可以努力用功,考上理想的大學,出社會,結婚,生孩子,之後慢慢老去…對吧?」

她愕然的睜大眼!

「可是妳說妳不行。」他轉頭,雙眸直視她,「為什麼?」

姚瑤先是看著他,之後垂下眸,腦子瞬間亂成一片,彷彿有很多東西在敲打著,很吵很吵…

「有嗎?我怎麼不記得我說過這些話?」她聳聳肩,微笑地說:「應該酒喝太多了,八成都是亂講的!」

「喔…」他低應,從書包裡抽出一根菸,「但就算醉了…一般人會說那種話嗎?妳不會只要喝醉就會那樣吧?像個小孩子一樣。」

「…你管太多囉。」她語氣不帶起伏的說著。藍旭也沒再說話,靜靜抽著菸,和她並肩坐著眺望前方。

隨著時間一點一滴的流逝,感覺體內也有東西跟著離自己而去。或許就這樣結束一生,只要靜靜等待死亡的到來。

連想為自己做些什麼,都無能為力。

不曉得該怎樣對自己好,怎樣才算好?怎樣才能讓僅剩一點生命的自己快樂一些…

目光不自覺落到右手,盯著它許久,又不禁往身旁一望,從他口中吐出的白煙,慢慢消失在空氣中…

「對了,昨天的事…」姚瑤又望回手,輕聲道:「我還沒跟你道謝呢。」

他沉默地,一會兒後才說:「沒什麼,我也差不多忘了。」

她微笑,身子慢慢靠近他,低聲說:「無所謂,還是謝謝你。」

語畢,她拿走他嘴角上的菸,接著輕輕吻了他。

藍旭先是淡淡望著她,最後也慢慢回應,手繞到她頸後,將她拉近自己…

在姚瑤心底,認為一切都不會有什麼改變。然而此時此刻,內心卻湧起一股莫名的預感,彷彿暗示自己有些事將要發生,就要發生。

從這一晚、這一吻,悄悄開始…


晨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8) 人氣()

 

澄黃,帶著明亮灑落四周,已讓人分不清是路燈還是月光。

街上僅剩幾個路人,不同的步伐,已成了深夜裡唯一的聲音。

晨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