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偏僻的鄉村中長大,身邊一切給我的感覺就只有單調跟簡單。

每天的生活幾乎一樣,枯燥、乏味,找不到其它吸引我的任何事物。除了吉他,末良是我現在的生活裡最不平凡的那一個。只因為我對她的感情,一點也不平凡。

究竟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是在國中時第一次見到她的時候嗎?

高一再次碰到她的時候,我才發現自己對她的那份情愫,殊不知早在第一次見到她的時候,我就已經深刻記住她了。

當知道自己對她是好朋友之外的感情,知道對她的感情不是友情而是愛情,也就同時決定把這秘密深藏在心底。

她永遠都不會知道的秘密。



「凱岑,上次給妳的CD聽了嗎?覺得如何?」午休時間,吉他社社長賴正恆出現在教室外頭,之後在我身旁坐下。

「聽了,我一直在練習第三首,應該一個禮拜就沒問題了吧。」我頭也沒抬,專心看著前一晚熬夜寫好的譜。

學長也是跟我同一所國中畢業,國一時加入吉他社而跟他結識,因此在學習吉他上已經是默契十足。

「那成果發表會就用這首吧。」他看著我的譜一會兒,最後說。

「為什麼?」我停下手,納悶抬眸,「你不是已經跟學姊她們決定好曲目了嗎?」

「喔,因為我看妳這麼喜歡,所以也想跟妳一起演奏這一首。」他看著我,帶著笑意的雙眼充滿溫柔。我下意識的別開視線,低頭繼續彈吉他。

從前我並沒有特別注意這一點,雖然其他人常這麼跟我說,但我還是只想相信彼此是喜愛音樂的同好而已,故意逃避任何的明示和暗示。可是自從末良也說出和其他人一樣的話之後,從前的不在意,已經讓我開始不自在。

我承認,這一切都是因為末良。

我不想把事情全部搞砸,不想失去原有的一切,因此只能希望學長什麼話都不要說,都不要告訴我。

自從認識末良後,就不想再讓任何人走進我心裡了……




「哇,今天還是你們兩個在練習啊?」二年級的英文老師,也是學長的導師林毅看到我們驚訝地笑笑,走到我們面前說:「不錯喔,這麼拼命,我這個顧問老師可以光榮退休把社團交給你們了!」

「拜託,還早咧。老師真退休的話我們就完啦!」學長笑著看了我一眼,我才稍微抬頭回以微笑。

「老師說真的啊,有你跟丁凱岑我就放心了。實力不錯,很相配!」

聽出老師話中有話,學長雖然又立刻反駁,卻一臉不好意思。我不想再讓這話題繼續下去,迅速站起把吉他拿到老師面前說:「老師,很久沒聽你彈了,來一曲吧!」

「喔,好啊。」老師高興的點點頭,接過吉他後坐下,抬頭看我:「想聽什麼歌?」

「Ocean deep.」我說。

「OK!」他又點頭,隨後又好奇問:「妳應該非常喜歡這首歌吧?」

「是啊。」我輕笑:「老師怎麼知道?」

「因為最近常聽妳彈這首啊。」

「託老師的福,我現在很想再聽老師唱這首歌。」我又笑。

「那我就獻醜啦!」他清清喉嚨,沒多久就跟著吉他聲唱起歌來。我閉上眼,靜靜聆聽老師的歌聲。第一次聽老師唱這首歌的時候就很喜歡,也是我上高中後練習的第一首歌。老師低沉的歌聲總可以唱到我心裡,容易失神,什麼都忘記想。

藉著這首歌,來沉澱內心的一切一切……

老師離開教室後,我跟學長兩人又練了一會兒,最後他先走我則是繼續練習。

「岑岑──」

末良不知何時站在外頭,叫了我一聲後笑嘻嘻跑來坐在學長剛坐的位置。「我剛在外面好久了,學長跟老師走掉後我才敢進來!」

「一開始就可以進來啦。」這樣我也不必那麼尷尬。

「岑岑,妳真的不喜歡學長嗎?看你們剛的氣氛真的很不錯耶!」她歪著頭,納悶的看著我。

「不喜歡。」不想拐彎抹角說什麼對他只是尊敬那些,只能乾脆點否則根本不會有人相信。

「這麼好的男生妳不要,真可惜,很多學妹都很喜歡他耶。」

「妳覺得可惜那給妳好了。」

「想到哪去啦妳,真是的!」她嘟起嘴。

我淡淡一笑,拿著吉他對她說:「要唱歌嗎?」

她開心的點點頭,當我彈起孫燕姿的「天黑黑」,她就閉上眼跟著我的吉他聲哼唱起來。

這幾乎是我們每天中午會做的事,和她一起無憂無慮的又彈又唱,唱完之後,彼此習慣性的相視微笑。

「其實,剛聽到妳說不喜歡學長,我鬆了一口氣呢。」她說。

「啊?」我愣住。

「因為,要是妳也喜歡學長,跟他在一起的話,我們就沒辦法像現在這樣了吧?」

「什麼啊?」我失笑:「我才擔心如果妳交男朋友的話,就把我這個好友給忘了。」

「怎麼可能!」她睜大眼喊,接著雙手攬住我脖子甜甜笑說:「我只要有岑岑就夠了,怎麼可能會忘掉妳?」

我怔了半晌,最後慢慢握住她攬著我的手。

忽然間,喉嚨一哽。

不知道是因為明白不可能,還是因為那句話太美的關係。

「……我也是。」我閉上眼,輕聲到像是在對自己說:「只要有妳就夠了。」
 
 

對方的存在,是習慣,也是幸福。

我不奢望她能明白我的感情,只希望她能一直像這樣,在我身旁開心地笑著。

因為這份幸福,有時也會讓我忘記現實的殘酷,但當時的我寧願什麼都不要想,只要好好珍惜跟她在一起的時光。我很高興,在她心中我也是那樣的重要。我們不只一次約好,畢業後,要一起上台北的大學,一起生活,一直在一起。

熱絡地談論未來的生活,未來的種種。而那個未來,身旁一定會有彼此。

那個約定是那樣的美,美到連我也不禁迷失。

無論是否會成真,只要現在,只要現在都不變就好。

什麼都不要變就好了……






「各位同學,我們班上這次來了一位轉學生!」


升上二年級的某一天班會,導師突然對全班人這麼宣佈。

「新同學唐宇生,是從台北來的,對這裡還不熟,大家要幫助他早點熟悉環境……」

講台上,站在老師身旁的他,面對所有人的好奇目光完全沒有反應,只是面無表情的看著窗頭,似乎在眺望旁邊的那片大海。


這個夢,不曾和任何人說過,卻一直是存在的。


當時的我,雖然明白這一天遲早會來臨,卻萬萬沒想到會來得這麼快。



 

眼前的這個陌生人,最後竟將我所有的期待跟美夢毫不留情地狠狠打碎……
 
 
 

晨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