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02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自有記憶以來,我就不喜歡夏天。

悶熱、海水帶來的濕氣總會讓我暈眩。

而這個夏天,進到我們班級的轉學生才沒幾天,關於他的謠言就已經傳得滿天飛。

據說他家裡十分有錢,爸爸還是一家大公司的董事長。也有同學說看過他搭一台高級賓士,所以那些謠言應該是真的。

只不過像這樣的大少爺怎麼會跑來這種鄉下地方?許多人都不禁覺得好奇。到目前為止也沒看他和誰打過交道,下課不是睡覺就是出去到上課才回來。顯赫的家庭背景加上一張冷漠卻好看的臉,讓許多女生都對他很有興趣,積極地想認識他。

雖然末良一開始也有跟我聊過他,但並不像其他人那樣瘋狂,只是單純對這個人感到好奇而已。而我則是半點好奇跟興趣都沒有,雖然他是我們這裡的話題人物,但光是那目中無人的態度就讓我對他提不起任何好感。

不過就是在耍有錢人的傲慢罷了,我心想。



「凱岑,聽說妳們班有個很有錢的轉學生對不對?」社團練習時,正恆學長突然問。

「對啊,連你也知道喔?」我彈著吉他,頭也沒抬。

「因為我們班上有不少女生都在談他啊。」他笑笑:「在妳們班應該更受歡迎吧?」

我聳聳肩。

「難道妳對他不好奇嗎?」

「幹嘛要好奇?」關我什麼事?

「完全沒興趣喔?」

「不然咧?」我失笑。

接著我又看到他露出微笑,像是放心的微笑,「沒有啦,我只是在想有那麼多人喜歡他,會不會妳也……」

「我才沒那麼膚淺。」

他低頭看著我彈奏的手,沉默許久之後開口:「凱岑。」

「幹嘛?」

「我有一些話……想跟妳說。」

「成果發表會的事嗎?放心啦,我已經加緊在練習了,你沒看到我已經忙到午飯都沒吃就跑來練習了!」我翻了翻譜。

學長先是一怔,靜默片刻後莞爾道:「嗯……我知道,妳好好加油。我相信妳的實力。」

我嘴角一揚,沒有再說話。等到聽見學長離去的腳步聲,彈奏的手才慢慢停下來。

抬頭深吸口氣的同時,胸口傳來了一陣悶……




晚上,我洗完澡從浴室裡出來,正要回房間時那個男人剛好走來,見我身著背心跟短褲,忽然停下將我全身上下打量一遍。

他的眼神讓我覺得不舒服,不禁蹙眉問:「你看什麼?」

「呵呵,我們家凱岑不錯喔,越來越有女人味了……」他詭譎笑笑,低聲自言自語,盯著我身上一會兒後便走開了。他的視線讓我感到一股寒意,令人直打冷顫的寒意,下意識拉好披在肩上的浴巾,快步回到自己房間……




「怎麼啦?」上課鐘聲響前,聽到末良突然嘆一口氣。

「沒有啦,只是……」疊好桌上的作業,她抬頭往唐宇生的位子方向看去,無奈地說:「唐宇生又不交作業跑出去了。」

我望望教室,果然,真的沒看到他人。

「他每次都遲交,跟他講過隔天卻還是一樣,總不能天天都去催他吧?好煩喔。」她嘟起嘴。

「直接罵過去啊,告訴他妳這個學藝不是這麼好欺負的!」

「我哪罵得出來啦?」她失笑出聲,「算了,就直接交吧,跟老師解釋一下就好了!」

「對啊,這本來就不是妳的問題。」

「要是我有一點妳的魄力就好了。」她又嘆一口氣。

「可以教妳啊,妳就代替我當班長吧。」

「才不要!」她吐吐舌頭,抱著作業走掉,而在她離開沒多久,我就看到唐宇生走進教室。

幾個禮拜過去,那些老愛纏著他的女生變少了,原因在於他根本連甩都不甩她們,因此引起不少怨言。

午休結束從社團回教室時,偶爾會跟他擦肩而過。不曾招呼,頂多互望一眼。

這傢伙的孤僻已經到大家都覺得不可思議的地步,完全只活在他自己的世界裡。那雙褐色眼眸容不下任何人,無論是好的還是壞的,他全部拒絕。

處在同一間教室這麼久,還是沒有辦法摸透這個人。




「哇,下雨了啦!」放學走出教室時末良驚喊。

「要命,太突然了吧?」倒楣,剛好沒帶傘。

「岑岑,妳今天不用載我了,我直接搭公車回家就好,妳趕快回去吧!」

「可是妳沒傘怎麼去公車站?」

「跑一下馬上就到了,妳快點走吧,不然雨越下越大!」

和末良互道再見後,我趕緊衝向後校舍去牽腳踏車,出來時卻突然聽到一個奇怪的聲音,往地上一看,居然有個超大鐵釘在地上,把我的後輪胎給戳破了!

我抬頭看看旁邊正要拆掉的建築物,大概是施工時不小心掉到這邊來的。更慘的是雨勢越來越大,我卻只能在原地看著其他學生騎車離開,不禁懊惱地嘆一口氣,只能暫時把車停在這,直接搭公車回去了。

就在我用書包擋雨快速跑出學校的時候,一輛黑色轎車忽然在我面前停下!

眼前忽然出現這樣氣派的車讓我不禁訝異,大雨卻馬上讓我回神,正要離開身後突然有人喊:「喂!」

我回頭,發現唐宇生居然站在校門口,拎著書包對我說:「妳也上車吧。」

「啊?」還沒弄清狀況就見一位西裝筆挺的老先生下了車,匆匆忙忙撐傘跑到他面前著急道:「請快上車吧!」

他點點頭,又看我一眼便直接上了車。而那位老先生也馬上跑到我面前說:「同學,妳也快點上車吧。」

「不、我不用了!」我嚇一跳。

「那怎麼行?雨這麼大,要是感冒就糟了!」他說,竟然就直接把我的書包跟吉他拿走。我慌忙追去他卻幫我打開後車門,露出和藹的微笑:「請上車吧。」

這種狀況我已拒絕不了,最後只好硬著頭皮乖乖上車。當老先生將車子開走,強大的水花立刻在窗前潑了開來!

這突如其來的狀況讓我依舊很難反應過來,老先生問完我家地址沒多久,唐宇生就從後面拿出一盒面紙到我面前,似乎忘了自己也是全身濕,「擦一下吧。」

我愕然,這還是第一次聽到他開口說這麼多話,一時之間居然連道謝都忘了……

由於這台車空間非常大,因此我們之間有些距離。雖然誰都沒說話,但唐宇生望著窗外許久,最後目光卻緩緩落到我前面的吉他上。

他的視線引起我的注意,卻沒有出聲。而他眼睛就這樣停留在吉他上,沉思似地一動也不動……

當車子開到家附近,雨勢也變小了,我立刻請老先生停車:「我在這裡下車就好了。」

「可是還在下雨哪。」

「沒關係,我家就在前面巷子,不必特地開進去了。」我拿起書包跟吉他下車到前座說:「謝謝,麻煩您了!」

「不客氣,不客氣。」老先生親切微笑。

我抿抿唇,走到後車座另一頭輕輕敲了下車窗,唐宇生便將車窗拉下。

「謝謝。」我說。

他凝視我片刻,淡淡應了句:「不客氣。」

車子開走後,我仍站在原地好一會兒,不禁低頭看看手中他剛給我的面紙。



發現這傢伙或許不是我想像中的那麼傲慢……
 
 
 

晨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7) 人氣()




親愛的,其實妳一直都不知道。

不知道妳自己,有多麼的美麗。

回憶這一生最美好的東西,是妳的笑臉。

回憶這一生最美好的時刻,是和妳一起。


 
小時候捉迷藏,妳總愛躲在衣櫃裡。

明明已經看到妳,我卻還要裝作沒看見。

為的只是想見妳竊喜的表情。

 

小時候家家酒,妳總愛扮演新娘子。

明明已經想回家,我卻還要留下陪著妳。

為的只是不忍丟下妳一個人。

 

妳總愛穿著妳媽媽的長裙,擦著妳媽媽的口紅,一次又一次的問我好不好看?

被發現時,又拉著我趕緊逃跑。

 

妳問我為什麼總不回答?
 

 
親愛的,妳不知道,我只能傻傻地裝作不在乎,說著違背真心的話。

而妳,也傻傻地每次都當真。

難道都沒發現,說那些話時,我都不敢正視妳的眼睛嗎? 


 
第一次牽手,是妳跌倒受傷送妳回家的時候。

第二次牽手,是妳決定跟我共度一生的時候。


中間的時光,有分離,有淚水,有傷痕。
 
 
有彼此的歲月,沒有彼此的歲月。

交錯在你我之間曾停滯過的空白。

妳的模樣,妳的聲音。

此刻已開始悄悄將它們填滿。

 
 
親愛的,妳不知道,我有多麼地幸運。

不知道妳披著白紗走向我的模樣,在我夢裡出現過多少次。

 
 
終於,可以永遠牽著妳的手,一起走過最後的人生。

終於,能夠對妳坦白那一句深藏心底多年,始終不敢說出口的話。







「親愛的,因為此刻的妳,是如此地美麗。」
 



 

晨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