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開始我就知道,總有一天,末良會遇到喜歡的那個人。

總有一天,她會離我而去。

我告訴自己,在那個人出現之前,我要好好守護末良。只要那個人一出現,可以給末良幸福,我就該放開她了。

直到現在,我仍不了解唐宇生到底是怎樣的一個人?也不了解他到底喜不喜歡末良?就算想知道,此刻的我卻連一點點想向他確認的心情都沒有。

心沉甸甸的,很重。

重得連我想伸手擦去末良眼淚的力氣,都沒有。



「凱岑,妳那個學長真的很不錯,對妳那麼好,還每天來看我。」媽笑吟吟的問:「妳到底喜不喜歡人家呀?」

「……我現在不想說這個。」我將切好的水果放在盤子上。

「妳這孩子也真是,人家對妳那麼好,又那麼關心妳,哪裡不好?」

「難道他對我好,我就該跟他交往嗎?」

「哎,媽媽不是這個意思……」

「早點休息吧,我先回去了。明天再來看妳。」我語氣冷漠,迅速背起書包走出病房。越來越煩燥,越來越生氣。

氣自己什麼話都不能說。



「凱岑,妳在這啊?末良到處在找妳耶。」一位女同學看到我躺在保健室驚訝地說。

「……是喔?」我有些心不在焉地回應。

「怎麼了?哪裡不舒服?」

「生理痛啦,剛吃了藥,躺一下就好。」我說:「末良找我做什麼?」

「不清楚耶,不過我看她臉色很難看,好像發生什麼事了。」

聞言,我立刻起來緊張道:「她在哪裡?」

「剛下課時她找不到妳,沒多久就跟唐宇生離開教室了,我也不曉得她現在在哪?」

我呆了片晌,之後還是下床走出保健室。忍著下腹傳來的陣陣悶痛,我開始尋找末良的身影。在校園幾乎繞了一圈,直到上課鐘響還是沒看到人。我心想或許她已經回教室了,便折回準備回去,卻在經過操場時聽到從樓梯下傳來的一陣啜泣聲。我納悶,悄聲走下去沒多久就看到一對男女相擁的身影。

哭泣的人,正是末良,雖然背對著我,但我還是立刻就知道是她。而唐宇生雙手抱住末良不斷顫抖的肩膀,閉著眼輕撫她的頭,她的髮,像是在安撫。我雙腳僵在原地無法動彈。胸口像是被什麼給瞬間挖空,既重,又用力,卻快得連痛都來不及感覺到。

我就這樣靜靜望著他們,沒多久唐宇生睜開眼,視線不經意轉向這裡,發現我時他並不驚訝,也沒任何動作,只是面無表情的看著我。

我緩緩吸一口氣,費了好大力氣才能移動雙腳離開那裡。腹部的疼動讓我走沒幾步路就冒冷汗,我咬著唇想快點回到保健室,雙腳卻越來越沒力,最後不禁跪坐在牆邊,捧著肚子微微喘息……

「妳還好吧?」

聽到聲音我猛然回頭,發現唐宇生就站在身後。正訝異他怎麼會是一個人時他已經走到我身旁蹲下,說:「哪裡不舒服?」

我沒有回答他的問題,只是低問:「……末良呢?」

「先回教室了。」

我抿抿唇,接著倚著牆慢慢起身,當他伸手要扶住我,我卻反射性地用力拍開!

「我沒事。」我望著地面,冷著聲音說:「我自己走。」

害怕自己的情緒會失控,害怕看到他的臉自己會崩潰,害怕自己會想要毀了一切。

害怕自己會被所有的悲傷給吞噬……




「岑岑,妳醒了?」

當看到末良的臉,我的目光就再也離不開。

「好一點了嗎?」她摸摸我冰冷的額頭,憂心地問:「還會痛嗎?」

我搖搖頭,聲音沙啞地說:「聽說妳上節課一直在找我。」

「嗯……」她恬笑。「有些話想跟岑岑說。」

我看著她那雙有些紅腫的眼睛,最後伸手輕輕一撫,問:「妳哭了?」

她緊抿著唇,雖然微笑眼淚卻又立刻湧入眼眶。「嗯。」

「怎麼了?」

「我媽……要跟那男人要結婚了。」她眼淚落下,「無論我這次再怎樣跟她鬧,她也不理會了。我們大吵一架,她還打我一巴掌,最後兩個人都哭了。但她還是不肯改變決心。」

「……」

「我以為我只要繼續反對,她就真的不會再婚。」她淡淡道:「看來是我太天真了。」

「末良。」我緩緩起身,拭去她的淚問:「妳不希望妳媽幸福嗎?」

她一怔,淚水卻越掉越凶,「我只希望她眼裡只有我,還有我爸。」

「末……」

「不過沒關係,我已經不想管了,她想結婚就去結,我是絕對不會原諒她的,也不會再承認她是我媽!」

聽到末良如此冰冷的言語,我難過地不禁抱緊了她。彼此相擁一會兒後,她在我耳邊忽然說:「岑岑,有件事……我想告訴妳。」

「什麼?」

她頓了頓,接著語帶羞澀地小聲道:「我跟唐宇生在一起了。」

我再度沉默。

「他跟我說……之前謠言中的那個女生是他以前在台北的朋友,是他的乾姊。」她聲音顫抖,卻是和方才完全不同的情緒,「我覺得好像在作夢,真的好像在作夢……」

我仍說不出話,只覺得眼前一片黑暗。

末良那充滿喜悅跟溫柔的聲音,在我心底狠狠劃了好幾刀……

「岑岑,妳知道嗎?自從我爸死後,我一直覺得很痛苦,很不快樂。」她低喃:「可是現在我覺得好幸福,第一次這麼幸福,開心到快死掉!」

我強忍著胸口傳來的疼痛,露出微笑說:「嗯,太好了。」

「嘻嘻。」她也笑,害羞又愉悅地。我低頭靠著她的肩,擁著她的手不禁加重,低喃:「真的,太好了……」

心裡的某處,已經碎裂。

我再也找不到那碎片。那一塊缺角,也已經補不回去。



永遠都補不回去了……




「阿姨今天出院吧?我可以去幫忙嗎?」學長問。

「可以啊。」我邊說邊收好吉他,卻看到他訝異的神情。「幹嘛?」

「沒有……只是有點驚訝,因為妳之前幾乎都拒絕的,沒想到這次會這麼乾脆就答應。」

「……」

「那我在外面等妳喔。」他離開教室。我呆坐在原地好一會兒,耳邊只聽得見從遠方傳來的海浪聲,既平穩,又規律。而內心也同樣平靜的我,卻已經激不起半點浪花……

走出教室,學長就站在前方等著我。我凝視他背影好一會兒,發現從前在乎的許多東西忽然全不見了。

為了她而執著,為了她而堅守,為了她而停留。

但她最重要的那個人,卻已經不是我。


不是我。


我走上前握住學長的手,他立刻回頭驚訝看著我。我直視他問:「你說你喜歡我,對吧?」

可能是太過驚訝,他一時無法出聲,只能點點頭。

「如果我說我心裡有別人,」我語氣平淡:「你還是想跟我在一起嗎?」

他又是一愣。

「若沒辦法,就把我的手拿開吧。」

語畢,彼此都陷入沉默沒多久,他將我的手緊緊握住,露出微笑。我低頭看著他的手面無表情地問:「你真的願意?」

「嗯。」

「我只會讓你覺得寂寞,這樣也無所謂?」

「嗯。」

「你會後悔的。」

「不會。」他把我拉進懷裡,肯定地說:「我有信心,有一天會讓妳只看到我。」

聞言,我不禁輕笑。笑他,也笑我。



為何人總愛選擇會讓自己更痛苦的道路走……

晨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