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良與唐宇生交往的事,隔天就傳得沸沸揚揚,由於班上同學老早就懷疑他們兩人,所以知道後並沒有太大反應。反而讓大家跌破眼鏡的是我跟學長交往的事,中午末良聽到傳聞後立刻跑來社團找我問清楚,而當時正專心練吉他的我,面對她的問題卻只是面無表情的點點頭。

「到底怎麼回事?妳不是說妳不喜歡學長嗎?為什麼會……」她滿臉訝異,依舊不敢置信。

「就突然喜歡上了。」我隨口說說。

「可是……妳怎麼什麼都沒跟我說?」

「我不想讓別人知道這件事。」

「連我都不能說嗎?我是別人嗎?」她不開心地嘟起嘴,「岑岑妳好過份!」

「抱歉,我不是這個意思。」我苦笑,「我只是想低調一點罷了。」

「就算妳想低調也沒辦法啦,連老師都知道了。」她偏著頭,「不過老實說,我真的很替學長開心欸,他喜歡妳這麼久,沒想到最後真的打動妳了,我還擔心妳都不會接受任何人的心意呢。」

我抬頭,看著她充滿喜悅的笑臉,我卻連一點笑容都擠不出,怎麼裝都裝不出來。

「唐宇生對妳好嗎?」

「嗯,很好啊。」她靦腆微笑,「真的對我很好。」

「喔,那就好。」我低喃,聲音小到像是在對自己說。



是的,這樣就好了……





「好久沒回來了,家裡好像積了不少灰塵嘛。」媽踏入家門後望望四周笑說。

「哪有,我都有打掃好不好?」我沒好氣地。

「正恆今天怎麼沒送妳回來?」

「他要補習哪有時間?而且也沒那個必要。」

「妳這孩子,都跟人家在一起了還說這種話,他是個好孩子,要好好對待人家……」

我嘖了一聲,轉身將媽的換洗衣物拿到樓上去。

媽出院後所有鄰居都跑來關心,也幫了家裡不少忙。這次意外使得家裡已經沒辦法繼續做生意,而且光是媽的醫藥費就花了不少錢,雖然鄰居們都大力幫忙,但家裡經濟還是漸漸陷入困境。而這些日子因擔心將來生計在醫院天天以淚洗面的媽,直到最近情緒才開始好轉。大概是良心發現,家裡那個男人終於不再只是成天無所事事當米蟲,開始出去工作了。而在媽出院前的一個禮拜,放學後我也開始在一家唱片行打工。由於知道媽絕對會反對,所以我並沒有告訴她,而是騙她說在學校練吉他。

漸漸的,對末良也已經不會坦白太多。

除了不想再讓她擔心,也想讓自己慢慢結束對她的依賴。雖然無法忘掉這一份感情,但至少可以不讓自己越陷越深。



不會後退,也不會繼續前進。






「凱岑,今晚一起去逛街好不好?」電話哪頭學長的聲音異常開朗。

「不行,我要打工。」我邊跟同學揮手道別邊走到停車場,「你不是要補習嗎?」

「今天沒有啊妳忘啦?」他又說:「妳這樣每天打工……我們根本沒有時間在一起,也只能偶爾社團活動的時候碰面而已。」

「抱歉。」面對他充滿期待的語氣,我卻異常冷漠:「但你也知道我家現在狀況不好,必須想辦法貼補家用,實在沒有心情玩樂。」

「喔……那好吧。妳打完工後打給我,我送妳回家。」

我不想再多說,最後只好答應然後掛上手機,抬頭輕輕嘆了口氣。望了望自己的腳踏車,末良的位子還在,卻無法再像從前那樣載著她回去,能那麼做的主角已經不是我。

我摸了摸腳踏車不禁又嘆口氣,隨即騎著它離開學校。


我將剛上架的唱片整理好,嘴裡哼著店裡正在播放的歌曲,沒多久另一個店員朝我這大喊:「凱岑,幫我結一下帳,我現在走不開!」

「喔──」我立刻起身跑到櫃檯,頭也不抬的迅速幫顧客結帳,「請問需要袋子嗎?」

「不用。」熟悉聲音的回應,讓我瞬間停下動作抬頭一看。

唐宇生將結完帳的三張唱片放進書包,不疾不徐的說:「我直接帶走。」

他忽然出現在眼前讓我頓時有些反應不過來,沒多久又聽他問:「妳一直都在這打工?」

「……沒,前陣子才開始。」我態度漠然,走到架子前蹲下繼續整理東西,「謝謝光臨。」

「妳沒告訴末良嗎?」

「什麼?」

「她說妳最近晚上不知道在忙什麼,老是聯絡不到妳。」

「……」

「聽說妳母親出意外,前陣子才出院。」

我看著他一會兒,冷然問:「你怎麼知道?」

「末良告訴我的。」聽他那麼自然地叫她的名字,胸口還是不自覺一緊,卻也只能用沉默來壓抑因忌妒而湧上的濃濃怒意。

「為什麼不告訴她?」

「我不想讓她擔心。」我迅速站起,準備將剛用來裝唱片的箱子搬到外頭,「所以麻煩你,別把我在這打工的事告訴她,可以吧?」

見他沉默,我回頭望著他又問:「可以吧?」

他點頭。

「謝了。」我走出店外,卻見學長正騎著機車往這來,一看到我就露出大大的微笑,在我面前停下車問:「下班了嗎?」

「差不多了。」我說,身後傳來自動門打開的聲音。當看到唐宇生從店裡走出來,學長明顯愣了一下,沒多久忽然又笑笑問:「嗨,學弟,來買CD啊?」

我們都沒想到學長會主動跟他打招呼,不禁互望一眼。

唐宇生點點頭,沒有笑容也沒有說話,似乎也納悶於他的舉動。接著學長又直接到他面前問他買什麼唱片?沒多久兩人居然就這樣開始聊了起來,全是音樂的事。

看他們相處融洽,我感到有些不可思議,盯著他們一會兒後便回到店裡準備下班。再度出來時,已經看不到唐宇生人了。

「辛苦了。」學長站在門邊對我揮揮手。

「聊完啦?」我淡淡問。

「嗯,我發現那學弟還挺厲害的,對音樂很有研究。」他拿一個安全帽給我,納悶道:「他應該是很喜歡音樂的才對,卻沒學什麼樂器。他家那麼有錢,學個一兩樣應該很正常吧?」

「他說他沒學過樂器?」我問。

「嗯。」

「……」

「怎麼啦?」

「沒有,沒事。」我搖頭,聳聳肩,「我也覺得很奇怪。」

「不過……他怎麼會在這?」

我覺得他的問題有點奇怪,不禁抬頭看他,「什麼會在這?來買CD當然會在這。」

「喔,沒事啦,妳不要理我。」他立刻哈哈笑,有些尷尬的抓抓頭,「大概是最近太累了,腦子有點不清楚。」

「既然累就不用特地來啊,早點在家休息不是很好?」

「可是我想見妳啊。都沒有時間跟女朋友好好相處,我不喜歡這樣。」他似乎刻意把女朋友這三個字說得特別清楚。

「……回去吧。」我撇過頭,語氣淡然。

「真的不去逛逛嗎?」

「嗯,你就快點回去睡覺吧,不要勉強自己。而且我也想早點回去,我媽還在家──」

「我來之前有打給伯母,她以為妳還在學校,我就說等妳練習結束後會帶妳出去逛逛,她還很高興的答應呢,所以應該用不著擔心!」

聞言,我抬眸看著他,他這句話非但沒讓我覺得感動,反而覺得生氣。

「你之前打給我後立刻又打給我媽了?」我冷冷問。「你這樣跟她說?」

「是啊,因為我想妳是因為擔心伯母,所以才打電話給她。」他理所當然的點點頭,似乎完全沒察覺出任何不妥。

「你明知道我媽現在行動不方便,連洗澡吃飯都有問題,還執意要我放她一個人在家?」我又問。

「凱岑……?」他終於發現到我的不悅,趕緊解釋:「我不是這個意思,我只是希望有多一點時間能跟妳單獨在一起,不是故意要妳不顧伯母!」

「你明知道對我而言現在最重要的是什麼。」我直直盯著他,將手中安全帽拿還給他,「你自己去逛吧,我要回家了。」說完我逕自去牽腳踏車,獨留學長一臉錯愕的站在原地……







下課時間,我坐在位子上翻翻整理好的樂譜,沒多久聽到喀搭一聲,抬頭就見唐宇生將一張CD放到我桌上。

「幹嘛?」我納悶。

「給妳男朋友。」他說:「昨天他跟我借的。」

我困惑的拿起一看,是聯合公園的。

「麻煩妳了。」他說,正要轉身走掉時我立刻叫住他:「唐宇生,等一下。」

他回頭。

「……為什麼要騙說你沒有學過樂器?其實你也會彈吉他吧?」我指指自己的手:「上次在社團教室看你的手指就知道了,如果不是經常練,是不可能會有那些繭的。」

他看著我,一語不發。

「我沒說錯吧?」我說:「為什麼不乾脆承認呢?」

他沉默許久,最後露出一個似笑非笑的表情。

「因為就算承認也沒意義。」他低沉道:「我已經不彈吉他了。」

「……為什麼?」

「厭倦了吧,我現在比較喜歡聽別人彈。」他嘆一口氣。

「厭倦?」我蹙眉,不太相信他的說法。

「嗯,聽妳彈就可以了。」他看著我忽然說。

「啊?」我一愣,甩甩手,「算了算了,我的技術還差得遠!」

「不會。」他說:「妳彈得很好。」

我抬頭。

他低頭看看我桌上的樂譜,坦言:「我喜歡妳的音樂。」

我訝異地一時說不出話,還來不及回應他就已轉身離開。

我的目光慢慢回到樂譜上發了半晌呆,發現這是第一次聽到有人直接對我這麼說……






晨羽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