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09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在前往目的地的路途中,我們沒有再交談。

我凝視窗外的景色,夕陽才正要西下。閃過眼前的片片田地,也變成了一片金黃色。

我不時偷瞄唐宇生,他沒有再望著前方,而是低頭不知道在想什麼。所有一切都讓我覺得莫名奇妙,完全搞不懂這傢伙想打什麼主意!

不過……他真的很不對勁。


「前面是單行道,不能再開進去了,可能要請你們用走的喔!」司機邊說邊緩緩將車停下。終於回過神的我,見唐宇生快速付了錢然後下車,我才打開車門。

周圍都是田地,前方街巷有幾棟房子,此時除了農夫街上幾乎沒有什麼人,一片靜謐。

走近唐宇生,他正站在原地凝視那條街,一會兒回頭問:「就是那裡嗎?」

「嗯。」我點頭。

他開始往前走,我跟在他後面,心想終於可以搞清楚他要做什麼。然而正準備進入那條巷子時唐宇生卻忽然放慢腳步,害我整個人差點撞上他。只見他最後站在原地,似乎正望著前方,順著他的目光一看,有兩個逐漸走近的身影。

一個婦人跟一個小男孩邊說話邊走著,婦人面貌清秀,牽著載青菜的腳踏車,小孩則跟在一旁玩著氣球,由於男孩又叫又跳的,手中氣球掉了好幾次,最後一次則被風吹到唐宇生面前。

「你看,氣球掉到那個哥哥那裡了。」婦人輕斥,對小男孩說:「快點,去拿回來!」

小男孩立刻又蹦蹦跳跳的跑到唐宇生面前,睜大眼睛看著他手中的氣球欲言又止。但唐宇生沒有立刻歸還,而是低頭凝視著小男孩片刻,最後才慢慢把球給他。

「要跟哥哥說什麼?」婦人喊。

「謝謝。」男孩靦腆的低聲說,隨即轉身跑向婦人。她對我們點點頭微笑,便帶著男孩離開。隨後還聽見男孩問她說:「媽媽,我可不可以再吹一顆氣球?」

「可以呀,不過現在不行,我們要先去叫阿公回家吃飯,晚上叫爸爸幫你吹好不好?」

「好,我要叫爸爸吹好多顆!」

看著他們母子離去的身影,我不禁覺得有些感動。不論是撫摸男孩的額頭,還是語氣的溫柔,都溢滿著濃濃的母愛,既讓人覺得溫馨,也很美麗。

回過頭,發現唐宇生目光也一直停留在他們身上,直到看不見那對母子的身影。雖然依舊面無表情,我卻在他眼裡看見了比方才更深的黯淡……

「你怎麼了?」我忍不住問。

他輕輕吸一口氣,搖搖頭,忽然轉身往回走,「回去吧。」

「啊?」

「可以了,回去吧。」他頭也不回,自顧自的往回走,弄得我莫名奇妙立刻追上去,「喂,你搞什麼鬼啊?大老遠跑到這邊來到底是幹嘛的?」

他沒回應,依舊繼續走著。我不耐的瞪著他,真的覺得自己碰到神經病了!

此刻夕陽未落,餘暉將我們的影子拉得長長的。鳥叫聲,泥土混著青草的味道,讓我忍不住再度注意起四周的景色。最近忙到天昏地暗,根本沒時間也沒心情去管其它事情。而這也是我自己所選擇的。只要藉此來佔據一切,或許自己就不會胡思亂想。

尤其在一個人的時候。

我輕輕嘆息,回眸望向唐宇生。緩慢的腳步讓他的身影看起來顯得特別落寞。某種直覺讓我知道,這傢伙一定發生什麼事。剛才看到那對母子之後,他就變得怪怪的……

「丁凱岑。」

整個人還陷入在思緒中,他忽然開口叫我。「啊?幹嘛?」

「如果有一天……」他用著低低的語調,問:「如果有一天,妳被迫必須要放棄妳最重要的東西,如果不放棄,就會傷害到其他人。妳會選擇放棄還是繼續爭取?」

他的問題讓我當場愣在原地,平淡的語氣,卻激起我壓在心底的某樣東西……

「我不知道。」許久之後,我回應:「我從沒想過這個問題。」

「是喔?」

「那你呢?」我反問:「你會放棄,還是繼續爭取?」

他沉默。

當發現彼此竟聊到這種話題,自己都覺得莫名奇妙外,卻也察覺出眼前這個人不為人知的一面。是發生什麼事會讓他提出這麼嚴肅的問題?

末良曾看過他這一面嗎?

還是在她面前,都只表現出溫柔的樣子?

「唐宇生,可以問你一件事嗎?」我開口。

「嗯。」

「你真的喜歡末良嗎?」

他忽而停下腳步然後回頭,用有些冷漠的口吻回問:「不然呢?」

「抱歉,當我沒問!」我迴避他的視線快步往前走,卻被他拉住手。「妳討厭我對吧?」

我一愣。

「我跟末良交往,妳很不高興,對吧?」他的視線直直刺入我的眼,讓我立刻甩開他的手!

「你少亂講!」我瞪他,「我只是不希望有人傷害她──」

「妳認為我會傷害她?」

「我不是那個意思。」我握住剛被他抓住的手腕,別過視線說:「她……對我來說很重要,她是我最好的朋友,我很清楚她是很敏感也很脆弱的,所以我才會擔心,你不是……」

「不是什麼?」

我抿抿唇,深吸一口氣:「你不是真心喜歡她。」

語畢,我們都陷入沉默。沒多久唐宇生忽然轉身往一旁走去,我回頭一看,發現他動也不動的凝視前方溪流。

我先是站在原地片刻,最後緩緩走過去時他開口:「妳一開始就懷疑我了?」

我停下,但沒有回答。

「我問妳一個問題。」

「什麼?」

「跟一個不喜歡的人交往,妳覺得理由會是什麼?」

我又愣住。

「不知道嗎?」

我又別過頭,將視線落向被夕陽染色的溪流,喉嚨乾澀的說:「不知道。」

他輕輕嘆一口氣,「我認為,理由有兩個。」

我忍不住又看他。

「第一, 因為寂寞。」他語氣低沉:「第二,為了忘掉心裡真正喜歡的那個人。」

我錯愕的瞪著他!

「對末良,這兩種理由都不是。」他說:「所以妳不必擔心了。」

我緊咬下唇,沉重的壓迫感幾乎要讓我喘不過氣來,那股痛楚也再度開始蔓延胸口……

「末良很幸運,有妳這個朋友保護她。」

我又一愣。

「像妳們這樣……」他仰頭望著天空,低喃:「應該會永遠在一起吧。」

「唐宇生?」這傢伙怎麼了?

他又靜默,接著說:「走吧。」

當我們離開那後,在計程車上依舊沒說半句話,頓時都陷入自己的思緒裡。最後,我要車子停在唱片行門口。

「妳不回去嗎?」唐宇生問。

「還有一個小時半才下班,想把它做完。」

聞言,他忽然也下了車,從書包裡拿出了兩張摺起來的紙給我。還來不及問他是什麼他卻已先開口:「今天,很抱歉。」

我抬頭。

「也謝謝妳。」

我看著他,沒有說話。他上車沒多久隨即便離開了。我低頭慢慢打開手中的紙,訝異發現居然是一份手寫的吉他譜!

「什麼對吉他已經厭倦了……」我翻翻譜,咕噥:「明明就還愛得要死。」

我不知道他送我這份譜,是不是希望我繼續彈下去?

也不知道他放棄吉他的真正原因,究竟是什麼?

我只知道,自己,已經再也不想接近這傢伙了……



 
 


「凱岑,我想問妳一件事,可以嗎?」當晚,學長忽然打電話給我。

「可以啊,什麼事?」我邊保養吉他邊說。

他停頓了一會兒,最後問:「交往前,妳曾告訴我……妳心裡還有別人,對吧?」

我一怔,不自覺停下手邊動作。「幹嘛忽然問這個?」

「因為……我想知道,妳現在是不是還喜歡著他?」

「……」因為太過訝異,我還沒回過神。

「凱岑,妳喜歡我嗎?」

「喂,你幹嘛──」

「我想知道自己在妳心中究竟有沒有地位?」他聲音忽然變大:「妳是不是還喜歡著他,對我沒半點感覺?」

電話那頭忽然傳來其他人的聲音,像是阻止,像是拉扯,又有像是空罐子掉下相撞的聲音,然後,是其他人的笑聲。

我怔了一會兒,最後問:「賴正恆,你在幹嘛?」

他沒回應。

「你喝酒是不是?」

「……妳還沒告訴我,」他開口,「那個人是誰?妳忘了他沒有?」

「你現在不清醒,我不想跟你說話,快點回去休息吧。」我冷冷道。

「丁凱岑,妳把我當什麼?」他大吼。

「你發什麼神經?幹嘛大呼小叫的?」我也動怒了。

「交往這麼久,妳卻連碰都不讓我碰,想要抱妳,卻老是躲得遠遠的,連吻妳都沒幾次,妳就只是躲,一直敷衍我?我到底哪裡不好?我那麼喜歡妳,為什麼妳就是不能接受我?」

我整個人愣住,接著聽他語氣難過的說:「雖然已經跟妳在一起,可是我卻比以前更不了解妳,妳能不能告訴我,妳到底在想什麼?」

「……」

「妳知道嗎凱岑,跟妳在一起,很寂寞。」他深吸一口氣,「……真的很寂寞。」

「一開始,我就告訴過你了吧?」我心一緊,忽然覺得開口說話,很困難,「所以你現在是想告訴我,你後悔了嗎?」

「……」

「那就把我甩了吧,別再繼續讓自己痛苦下去──」

「不要!我沒有那個意思!」他立刻說:「我只是希望……妳可以對我坦白,把妳所有的煩惱都告訴我。我知道你有難過的過去,也有不想讓別人知道的過去,可是我還是──」

「賴正恆,你在說什麼?」我愕然。

「我知道妳會變成這樣,是因為妳爸的關係。我是妳的男朋友,妳卻不肯對我坦白,告訴我到底是什麼原因,你們到底──」

「賴正恆!」我吼了出來:「不必說了,我們現在就結束,你不用再因為我覺得痛苦,你解脫了!」我掛掉電話立刻衝下樓,正準備回房休息的媽看到便訝異問:「凱岑,怎麼啦?」

「妳是不是跟賴正恆說了什麼?有關爸的事。」

媽一愣,隨即連忙搖頭,「沒有,媽媽怎麼可能會告訴他這種事呢?」

「以後不要再跟他說這麼多!我們跟爸的事,都跟他完全沒關係,妳明明就不希望別人知道這些事,為什麼還要說出來?」

「凱岑,媽媽真的什麼都沒說啊!」她慌張的拉住我,「發生什麼事了?跟正恆吵架了嗎?」

「從今以後,」我喘著氣,咬牙道:「他跟我完全沒關係,妳也不要再讓他進家門!」

我奔回房間,留下一臉愕然的媽。我用力關上房門,從櫃子裡拿出所有他送我的CD和小禮物,把它們全丟進垃圾桶。最後坐在床上緊緊抱著枕頭,將臉埋入其中。


『我知道妳會變成這樣,是因為妳爸的關係。』


「不是不是不是不是不是不是!」我放聲大吼,不斷大吼,當最後漸漸沒了力氣,只剩呢喃。


『爸爸對不起妳,害妳被同學笑。還有媽媽,對不起。』
 
『對不起……妳一定很恨爸爸吧?』


我深呼吸,一次又一次的深呼吸。

鼻頭,竟跟著酸了。


 



 


隔天一早,我在座位上看到一份早餐還有一張信紙,是他的道歉信,我二話不說立刻把早餐跟紙丟進垃圾桶!

末良訝異的看著我的舉動,有些擔憂的拉拉我,「岑岑,妳怎麼啦?跟學長吵架了嗎?」

「我們分手了。」我說。

「什麼?」她驚叫,「到底發生什麼事?怎麼會忽然……」

我沒回應,拿出英文課本開始讀了起來。儘管末良一問再問,我卻什麼都沒辦法告訴她。

中午練吉他時,我拿出昨天唐宇生給我的樂譜,想說好奇來彈一彈看是什麼樣的曲子,學長卻忽然出現在社團,我馬上起身準備離開!

「凱岑!」他連忙拉住我,「妳聽我說好不好?我不是故意──」我甩開他的手,說:「不管你是不是故意,我都已經沒辦法跟你在一起了,就讓彼此輕鬆一點吧。」

「是我不對,昨天真的是我不小心喝醉了才……凱岑,妳原諒我好不好?」

我不理他,收好吉他逕自往門外走,卻聽他大喊:「妳根本沒有喜歡過我對不對?」

我停下。

「妳也根本沒在乎過我,對不對?不然妳不會這麼輕易說結束。」他低聲:「在妳心中,我還是沒辦法超越過那個人嗎?」

「……」

「是唐宇生嗎?」

「什麼?」我回頭。

「是唐宇生對吧?妳喜歡他對吧?」

我頓時覺得好氣又好笑,直瞪著他說:「你瘋了嗎?他是末良的男朋友欸!」

「那他為什麼常出現在妳打工的那家店?妳昨天為什麼又跟他出去?」

「你……」我愕然。

「昨天我去找妳,店長說妳請假了,還是跟唐宇生一起走的。」

我頓時啞口。

「果然是他,對吧?」他走近我,「從那次他出現在這間教室,又常在唱片行逗留,你們都是在一起的對吧?」

我完全傻掉,「……難道你從一開始就懷疑他?」

「難道不是嗎?」

我不自覺搖搖頭,簡直荒唐到了極點!

「我不想再跟你說這麼多了。」我閉著眼深呼吸,「一開始我就告訴過你,是你執意要跟我交往,如果你已經沒辦法忍受,那就不要再繼續下去──」

「然後妳要跟他一起了,是嗎?」他臉色難看,「妳要背叛末良嗎?」

「賴正恆!」我大吼,瞬間忽然一陣暈眩。他連忙伸手卻來不及,我整個人已倒在地上昏了過去……





「岑岑,岑岑!」

我緩緩睜開眼,末良立刻開心地笑了出來,急忙問:「妳還好嗎?有沒有哪裡不舒服?」

我愣愣望著她片刻,再看看四周,「我怎麼會在保健室?」

「妳剛剛在社團教室昏倒,護士阿姨說妳操勞過度才會這樣。」她握住我的手,然後抱住我,「真的嚇死我了……幸好妳沒事,拜託妳不要再嚇我了啦!」

我不禁微笑,輕撫著她的頭。


『跟一個不喜歡的人交往,妳覺得理由會是什麼?』

『第一,因為寂寞。第二,為了忘掉心裡真正喜歡的那個人。』


我掉入思緒之中,頭依舊沉重,怎樣都抬不起來。

「岑岑,怎麼了?」末良看著我發呆的臉。

我凝視著她,那雙美麗的眼睛也直盯著我。


『妳要背叛末良嗎?』


「不會的。」我不自覺低喃。

「嗯?岑岑,妳說什麼?」她偏著頭眨眨眼。

我搖頭又笑了,伸手將她緊緊抱住。





這一生,我都不會背叛妳的。
 
 

晨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5) 人氣()

 
「岑岑,妳怎麼了?沒事吧」下課時末良搖搖我,輕柔的嗓音讓我從夢中醒了過來。眼見她偏著頭一臉擔心的盯著我,問:「怎麼每節下課都在睡覺,很累嗎?」

我抬起身子微笑,眼睛卻還是閉著,「還好啦。」

「阿姨身體還好嗎?」

「嗯。」

「我今天想去看她。」

「不跟唐宇生一起回去嗎?」我有些訝異。

「我很久沒看到阿姨啦,而且怎麼可以因為他就不去關心阿姨……」她嘟嘴,似乎有些不好意思。

「想這麼多幹嘛?呆瓜。」我忍不住笑了。

不知怎麼的,感覺載著末良去家裡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像從前一樣嘻嘻哈哈聊著今天發生的事,發牢騷、說心事,感覺又回到唐宇生來之前的末良,那個我以為只屬於我的末良。

當唐宇生出現在彼此的話題裡。

當她說的幾乎全是關於他。

當她臉上露出我從未見過的幸福笑容……

當在她身上不斷看到唐宇生的影子,彷彿都是在警告我:已經不能再像從前那樣了!

漸漸的,我想逃避一切,連末良都想逃避,然而所有的逃避和防備,卻總是可以輕易地崩潰瓦解。

只因為末良的微笑。




「阿姨,好久不見!」一看到媽,末良立刻衝上前給她一個大大的擁抱,逗得她不斷呵呵笑:「好,好。乖。」

我回房間換下制服,下樓看到末良還依偎在媽身旁握著她的手和她聊天。媽愛憐地摸摸她的頭髮,露出婉惜的笑容說:「唉,要是凱岑也像妳一樣該有多好,她對我啊,根本連撒嬌都不會,講話也凶巴巴的,完全不像個女孩子!」

「才不會,岑岑很有魅力的,她彈吉他唱歌的時候不曉得迷倒多少人。而且她個性堅強又獨立,我還想像她一樣呢!」末良想都沒想的立刻反駁。

「就是因為她太堅強獨立我才擔心,幸好,有正恆那麼好的男生願意跟她交往,不然我還真擔心她會單身一輩子。」

「阿姨妳太誇張了啦!」末良哈哈笑。

我站在樓梯口沒多久,最後擺出一臉不悅的模樣走過去,「喂,妳女兒那麼沒行情嗎?」

「還說呢,講話跟男生一樣,又不愛穿裙子,妳媽媽我當然會擔心啊!」

「……無聊。」我拿起掃把到門口準備清理,身後又傳來媽跟末良的笑聲。我在外頭清掃一會兒,沒多久卻見學長正朝著我緩步走來,並給我一個溫柔的笑。我站在原地動也不動的看著他,直到他走到面前,一臉歉意。

「抱歉,凱岑……」他輕輕說著,盯著我眼眸。「上次那件事,我不是故意要惹妳生氣的。」

我沒有說話。

「因為好不容易跟妳在一起,太開心了,所以一時衝昏了頭,沒有考慮到妳的心情,對不起。」他深吸一口氣,「妳可以原諒我嗎?」

「……」

「凱岑?」他語帶懇求。當看到我點頭,他才終於露出放心的笑容。我拿著掃具轉過身說:「進來坐坐吧。」

「不了,我得去補習了,想在妳沒打工的這天來跟妳道歉。」他苦笑,「不然不曉得又要等到什麼時候才能再見……」

我抿抿唇,點頭淡笑。

「那我先走了。」

「嗯,掰掰。」

他看了我半晌,許久後忽然又開口:「凱岑……」

「嗯?」

「我可以吻妳嗎?」

那一刻我不禁閃神,沒有點頭也沒有搖頭,學長卻已經緩緩移近身子,我的思緒依舊一片混亂。

當學長的唇覆上我的,當我努力忍住胸口那令人窒息的壓迫,閉上眼睛那一刻,耳邊同時傳來末良如鈴鐺般的笑聲。

最後那份壓迫,竟慢慢變成了痛……





大概是因為彼此都交了男朋友的關係,因此末良常會找我聊有關唐宇生的事,當然也會問我跟學長交往的情況。不過通常我都不會說太多,只是輕描淡寫的帶過去罷了,要我在末良面前談論學長的事,實在是太奇怪了!

轉眼間,他們交往已經快三個月,我卻從沒聽說他們有過爭執或是鬧不開心,一直都是甜甜蜜蜜的,這點讓我覺得很不可思議。難道唐宇生從未在她面前鬧過脾氣嗎?

「沒有耶,反而是我會跟他鬧脾氣。」她吐吐舌頭回答道:「不過就是抱怨一些事啦,他都會靜靜聽我說。可是說真的我也覺得很奇怪,我幾乎從沒看他生氣過。」

「真的假的?」我狐疑。

「嗯,甚至沒對任何人大小聲過。跟我說話時也都很溫柔。」

「那是當然的吧?」

她靦腆地笑了。

「不過你們交往這麼久,他都是那個樣子……」我提出質疑,「難道都不會納悶他到底在想什麼嗎?」

「還好啦,他本來就是那個樣子嘛!」她又笑了。

「好吧,我太多管閒事了。」我聳聳肩。

對唐宇生的納悶,並不至於到會讓我擔心他和末良之間,但這傢伙真的我行我素到一個無以復加。

除了老愛在上課中不見蹤影,之後在我打工的唱片行裡也常見他直接大剌剌坐在地上戴耳機試聽音樂。我沒想到他有這種習慣,一開始想叫他離開卻被店長制止,因為他經常在店裡買很多CD,早就被店長視為VIP客戶了。

更誇張的是,這還是在我來打工前就開始的。

他完全不顧他人眼光沉浸在音樂裡,每當我要打掃或是要搬貨時經過他眼前,他都會忽而睜開眼睛看我,不到一秒又闔眼繼續聽音樂。當學長偶爾來找我時,看到他時總會納悶,但最後也會去找他聊天。

有時在櫃檯看到他在試聽區的背影,心裡總是不禁會想。若他不是末良的男朋友,或許我就可以自在的面對他了吧?

每當出現這種想法,發現自己還是被末良緊緊綁住,心裡不禁覺得悲哀,也很痛苦。

要到什麼時候,我才可以從中徹底解脫呢……




某天,一個和平常一樣的日子,和平常一樣要去補貨時,我發現唐宇生又來店裡。以往他進來看到我都會稍微點頭,但這次他卻默默走到老位子坐下來。

當時我沒注意到有什麼不對,直到經過他面前時發現他不像往常一樣聽耳機,而是雙手倚著額頭,動也不動的坐在原地許久。

他還穿著制服,書包也還背著,似乎是直接從學校過來的。

面對他的異樣我並沒有特別關心,以為他只是在休息,於是繼續去做我的事。

「丁凱岑。」才剛離開他面前沒多久,他忽然叫住我。我停下腳步,「幹嘛?」

他沒有立刻回應,依舊低著頭。我又開口:「唐宇生,是你在叫我吧?」

他終於抬頭,我這時才發現他臉色難看,並用那雙沒有波動的眼神看我,「可以拜託妳一件事嗎?」

老實說,我有些驚訝,雖然他面無表情,但我還是在他臉上明顯看到不對勁,不太像是平常那從容自得又目中無人的他。

他從書包裡拿出一張便條紙,接著站起來遞給我。我接過,上面寫著一個地址。

「妳知道在哪裡嗎?」

我偏著頭,微微蹙起眉頭,「知道是知道……不過有點遠喔。」

他頓了片刻才又開口,聲音卻明顯沉下:「……是嗎?」

還來不及問他那是誰的地址,他目光立刻又對上我,問:「妳能帶我去嗎?」

「啊?我在打工欸。」我傻住,「你可以搭計程車去啊,搭車會比較快──」

「妳幾點下班。」

「……還有兩個小時。」

「妳店長在哪?」

「啊?」還搞不懂他要幹嘛就見他走到櫃檯,沒多久店長出來,跟他談沒多久就笑笑對我比OK的手勢,我整個人還一頭霧水,唐宇生又折回來對我說:「我在外面等妳。」

「什麼?喂,唐宇生……!」我錯愕的看著他出去,之後連忙跑去找店長。沒想到唐宇生居然幫我跟店長請了假,似乎看在他是老顧客的份上,二話不說就答應了,還要我趕快準備好別讓他等太久。

什麼跟什麼啊!

離開店後我怒氣沖沖地走向唐宇生質問:「唐宇生你搞什麼鬼,幹嘛擅作主張啊?」

「好歹我也常到你們店裡捧場,幫點忙應該不會怎樣吧?」他走向馬路準備叫車。他的回答讓我不禁更火,語氣也衝了起來:「不會找末良陪你去嗎?她不是你女朋友嗎?」

他看我一眼,不發一語的打開車門,示意要我先進去,見我固執地站在原地不肯動,他冷冷說:「妳想讓末良知道妳在這打工嗎?」

我瞪他,沒想到他居然會威脅我!

「你真的很差勁!」我忍住想朝他臉上揍一拳的衝動,立刻進到車裡,他也上了車,把地址拿給司機。我憤憤瞪他一眼,隨即把視線轉向窗外。

「抱歉,」當車子開始動後,他出了聲。

我回過頭,發現他又變回原先那黯淡神色,望著前方低語:「我是真的希望妳能陪我。」





如今回想起來,那是第一次,他在我面前流露出脆弱的一面。
 
 
 
 

晨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