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開保健室後我回到社團教室,發現放在腳架上的樂譜不見了。

找了一會兒後在垃圾桶裡看到它,被撕成碎片,完全救不回來。

我拿出手機打給學長,接通後他立刻著急問:「凱岑,妳還好嗎?對不起,對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說那些話的,我只是……」

「你為什麼要把我的譜丟掉?」我冷冷問。

「我……」他愣住。

「你為什麼要這樣糟蹋別人的心血?」

「……」

「你喜歡我嗎?」

「喜歡,當然喜歡,不然我怎麼──」

「或許你認為情人之間就是要互相坦白,不能有半點秘密,但那是不可能的。」我深呼吸,「對有些人來說,有些事是這輩子死都不想讓別人知道的。如果你認為交往了就該全部坦承,那我可以很清楚的告訴你,我做不到。」

「凱岑……妳不相信我嗎?為什麼妳……」

「不相信我的是你。」我打斷:「你只是想控制我的世界,想把我關進你的視線範圍,自認為有信心可以改變我,如果這是你喜歡一個人的方式,那只會讓我更想逃。」

「但妳從不給我去了解妳的機會!」他語氣沉痛,沉默一會兒後又開口:「……凱岑,我必須對妳說重話。」

「什麼?」

「以一個女人來說,妳很不正常。」他壓低聲音,像是因憤怒而顫抖:「從以前開始,妳就不給男生任何一個接近妳的機會,就連男朋友妳也……妳從沒有讓我有自己是妳男朋友的感覺。像懼怕男人一樣……永遠都是躲遠遠的,無視別人的心情,只要自己好怎樣傷害別人都無所謂,別人多難過妳也都無所謂,妳從沒有把我放在心裡過!」

我傻掉!

「凱岑,如果妳再這樣下去,沒有人會敢去愛妳,因為得到的只有傷害。到最後連妳愛的人都會離開妳。」深吸一口氣,他又說:「希望我是被妳傷害的最後一個!」

當他切掉通話後,我整個人依舊呆站原地動彈不得。

腦袋一片空白,最後海浪聲把我拉回現實。



喘不過氣……





當天晚上我抱著吉他坐在床上發呆,直到手機響起才回過神。

搖搖頭,試著讓自己清醒點,看到來電顯示後我立刻接起:「喂?末良?」

「岑岑,妳還沒睡吧?」

「還沒呀,怎麼了?這麼晚打給我。」我不自覺露出微笑,末良的聲音讓我緊繃的心情頓時舒緩不少。

「我……我有事想拜託妳。」她忽然壓低聲音。

「什麼事啊?」

她沉默半晌,接著吞吞吐吐的說:「今晚……可不可以讓我假裝睡在妳家?」

「為什麼?」

「因為……」她聲音變更小:「我今晚要住在唐宇生家。」

我整個人愣住,喉嚨忽然一陣乾澀,一會兒後才能開口:「妳……現在就在他家?」

「嗯,我剛跟我媽吵架……就賭氣跑出來了,幸好宇生是一個人住,沒有家人在。」她輕聲:「如果她打給妳,麻煩幫我跟她說我在妳家睡,好嗎?」

「……」

「岑岑,拜託妳。」


我忘了我怎麼回答她,不過我想應該是答應了吧?

她的要求,我從來就沒辦法拒絕。

唯有這一次。

唯有這一次,我是真的想拒絕,甚至想衝去把她帶回來。

但我有什麼資格?我有什麼立場?我有什麼權力?

唐宇生是她的男朋友,但我只是她的朋友,我有什麼能力?

隨著時間越晚,我整個人越是焦躁不安在房間來回踱步,最後躺在床上用被子把自己包起來。

想起之前躺在這張床上的末良,那美麗的睡顏。

貼近的呼吸、平穩起伏的胸膛、長長的睫毛、透紅飽滿的嘴唇、散落在枕頭上的淡淡髮香、倚在我身邊的體溫,如今一切全給了唐宇生,只為他所有。

那些曾經只屬於我的一切……


『以一個女人來說,妳很不正常。』


我在被窩裡忍不住大叫,聲嘶力竭。

滿滿的忌妒和憤怒幾乎讓我失去理智,除了喊破喉嚨,除了歇斯底里,我找不到任何方法去壓抑胸口那狠狠被撕裂般的痛!

最後,我疲憊的望著窗外,月光的明亮讓我不敢直視,太刺眼。

逼迫我只能閉上眼睛逃避,逃避,逃到光照不到,沒有人看得到的地方……







模糊中,我感覺床邊似乎微微陷下,不小的重量。

棉被緩緩被掀開,稍涼的空氣使我不禁皺起眉頭,接著便感到有東西在觸碰我的身體。

當它一伸進我大腿內側我立刻驚醒,黑暗中一個巨大身影壓在我身上,一見我醒來他立刻摀住我的嘴!

「噓,安靜!給我安分點!」他低聲命令,還不忘往門邊看。

當發現是家裡那男人,我馬上死命掙扎,但他一手抓住我的手,整個人又跨坐在我身上,沉重的壓力迫使我只能用力踢著雙腳!見我不肯就範還用力咬他的手,他氣得甩我一巴掌,「媽的,老子每天為妳這小毛頭還有那什麼都不能做的瘸子工作到半死不活的,讓我上一下慰勞慰勞吧?」他又摀住我的口,扯開我的睡衣猥褻地笑著,繼續對我上下其手!

他的話使得我憤怒大過害怕,使勁的掙脫他的壓制,當他身子稍微抬起我立刻朝他下體猛力一踢,他咒罵一聲整個人跳起來,我推開他直接往房外衝。被聲音驚動的媽也從房裡出來,看到我殘破不堪的衣服和臉上紅印,驚得臉色發白:「凱岑,妳怎麼回事?」

「問他。」我抓著衣服指著媽身旁的男人:「問他剛對我做了什麼?」

那男人裸著上身老神在在的抓抓頭,隨即走進房間。媽整個人怔了半晌,什麼話都說不出來只能呆站原地,看到我拿起電話時問:「凱岑,妳做什麼?」

「做什麼?當然是報警!」媽立刻跑過來抓住我喊:「凱岑,等一下,不要!」

那一瞬間我以為自己聽錯,回頭怔怔看著她,「妳說什麼?」

媽搖搖頭,眼眶泛紅。

「妳說不要?」

「凱岑,媽媽……」

「他要強暴妳的女兒,妳居然叫我不要報警?!」我大吼。

「凱岑,對不起,對不起……」她緊抓著我低頭不斷道歉,整個人縮在一起。

「妳道什麼歉?為什麼要放過那王八蛋?」我又吼。

媽不停的哭,蒼白的臉上盡是淚。

「凱岑,媽媽……」她搖頭,泣不成聲:「媽媽對不起妳,可是,我們家現在是靠他在撐,如果沒有他……我們……」

我當場傻在原地,不敢置信的看著她:「所以……把我出賣了也無所謂?」

「凱岑,媽媽不是這個意思,媽媽是……」

「夠了!」我甩開她的手崩潰大吼:「我沒有妳這種媽媽,為了錢把自己女兒當犧牲品,我再也不想看到妳了!」

我衝進浴室打開蓮蓬頭,把自己全身上下徹底洗一遍,不斷洗著剛那男人碰過的地方,洗到皮膚都泛紅了,那種噁心的觸感卻還在,怎麼消都消不掉!

我死命地繼續用力搓洗身體。身子的顫抖止不住,心臟也不停狂跳,這種難受幾乎使我想吐!

最後,我無力的蹲在地上,眼眶好熱,鼻頭好酸,眼淚卻怎樣都掉不出來。

無法思考無法動彈,只能不停地大喊……





隔天早上的班會,其他幹部發表完後才輪到我上台。

頭重腳輕,昏沉的連眼睛都很難睜開。我拿著單子開始宣布事情。

「今年學校舉辦的運動會將和園遊會辦在一塊,各班要在下個禮拜前決定好是要賣東西還是設置遊戲,希望各位提出好的建議……」

台下同學不斷地小聲聊天,嘻嘻哈哈的笑聲讓我的頭又疼了起來。

只要閉上眼睛,昨晚的畫面就不斷在腦中閃過揮之不去。頭痛欲裂,覺得自己連站都要站不住。同學還是自顧自的在嬉鬧,完全沒理會也沒有半點合作的意思,儘管要他們安靜然後提出意見,卻還是沒有好效果。

當刺耳的笑聲跟談話聲再度傳入耳裡,我再也控制不住,將手中東西用力甩在講桌大吼:「叫你們閉嘴是聽不懂國語嗎?!」

全班瞬間一片寂靜,所有人包括老師都驚訝的看著我,連末良都傻住了。之後我才猛然回神發現自己失態,跟老師道歉後立刻衝出教室。

我跑到洗手台前彎下身讓水直接往頭上淋,想使自己稍微冷靜下來,沒多久末良急急忙忙跑到我身邊,看到我的舉動慌張問:「岑岑,妳怎麼了?妳沒事吧?」

我緩緩抬起身,面無表情的搖頭,任憑冰冷的水從頭髮上滴落。

「岑岑,妳這樣會感冒的。」她拿出衛生紙匆忙的想替我擦,卻被我拒絕。

「我沒事,妳別擔心。」我低聲,「我到保健室休息,妳回教室吧。」

末良滿臉憂心,從未見過這樣的我,頓時也不知如何是好,只能站在原地看著我離開。

結果我沒有去保健室,而是到社團教室。我在裡頭呆坐許久,沒多久卻聽到有人叫我。

「怎麼了?這時候怎麼在這?」林毅老師走進來,看到我臉色怪異納悶問:「身體不舒服嗎?」

我沒說話。

他搬了張椅子在我前面坐下,「怎麼了?跟正恆吵架了嗎?」

我看他。

「他最近老是失魂落魄的樣子,後來聽說似乎是你們之間有爭執。」他微笑,「好好溝通一下吧,他這個樣子身為班導師的我看了都難過啊!」

「……」

「好久沒彈吉他了。」他忽然起身從櫃子裡拿出一台吉他,「老師彈一首歌,給妳打打氣好不好?」

我還來不及反應,他就已再度坐下自彈自唱了起來。我靜靜聽著老師的歌聲和吉他聲,低沉中帶有磁性。以老師溫柔的歌聲詮釋曲子中所訴說的情意,讓我久久無法回神,讓人沉醉,卻又讓人心痛……

當老師唱完歌後,見我仍是面無表情的看著他,失笑自嘲道:「看樣子我的功力退步了,沒辦法讓妳心情好一點!」

我看著吉他半晌,最後問:「老師,你有喜歡的人嗎?」

「嗯?」這突如奇來的問題使他先是一愣,隨即又笑:「怎麼了?忽然問這?」

「你有嗎?」我目光直盯著他。

「這個……」他抓抓頭,接著聳聳肩,「老實說,還真的沒有,雖然我媽都希望我趕快找個老婆,哈哈!」

我也微笑,之後又問:「那老師你希望你的對象是怎樣的人呢?」

「怎樣的人……我也不會要求太多,只要處得來,也喜歡音樂就好。」他不好意思地摸摸頭,再度哈哈笑:「當然,若她也會彈吉他那就更好了!」

我不再說話,只是笑看著老師繼續彈吉他……

最後,我站起來走到老師面前,喚:「老師。」

「嗯?」

「我當你的女朋友好不好?」

「啊?」在老師抬頭那一刻,我立刻捧住他的臉低頭吻他。由於太過震驚他一時無法反應,最後才回神似的急忙推開我:「丁凱岑,妳做什麼?快住手!」

由於力道過猛,導致我們兩個都跌坐在地上。老師呼吸混亂,詫異地動也不動看著我。我低頭沉默一會兒,最後笑笑站起來,說:「老師,你好好笑,我只是開個玩笑而已。」

但老師還是愕然的看著我,似乎以為看到另一個人:「丁凱岑……妳是怎麼了?」

「沒事啊,老師你這樣很好笑欸。」說完我立刻就笑了出來,手蓋住雙眼。


『沒有人會敢去愛妳。』


笑著笑著,一滴眼淚卻從眼角落下。

我緊抿顫抖的嘴唇,喉嚨一哽,最後拔腿衝出教室!




淚水的味道瞬間沖毀那最後一道防線……
 
 
 
 

晨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