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001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請尊重原創勿擅自轉載盜用 
 

耳邊忽然傳來陣陣海浪聲。

沒有人的沙灘,一望無際的大海,所有一切都是那麼熟悉。

儘管頭上烈日照得我幾乎睜不開眼,腳下卻是像凍結般的冰冷,被這種感受折磨到受不了的我,整個人忽然被劇烈搖晃,下一秒整個人就跌了一大跤,重重的被摔在地上!

再度睜開眼,一張面孔晃啊晃,沒多久視線才清晰起來。

「大姊頭,妳醒了嗎?」眼前人正笑嘻嘻的盯著我。

我看他一會兒,接著伸手打他的頭,「你這臭小鬼幹嘛突然冒出來,想嚇死我啊?」

「我沒有啊。」他一臉委屈。

「剛是你搖我的對不對?」

「學姊,我們剛有阻止他喔,是大豬堅持說要叫妳起來的,不干我們的事!」一旁其他的學弟妹們趕緊澄清,把矛頭全都丟給他。大豬學弟立刻退後緊張的說:「等一下大姊頭聽我解釋,這是有理由的,因為我剛看妳臉色很難看而且還在冒汗所以我才這樣的,不然我就是吃了熊心豹子膽也不敢叫醒妳啊!」

我冷冷看著他,最後笑著推他的頭:「白痴喔,躲那麼遠幹嘛,我是會吃了你嗎?」

「所以妳沒生氣?」

「沒有啦!」我從椅子上站起,看看手錶,「時間差不多了,云云,我們走囉!」

「好,凱岑學姊等我一下!」坐在角落的一個學妹匆匆忙忙收起吉他。大豬納悶問:「奇怪,大姊頭妳跟云云怎麼會一起走?課一樣嗎?」

「不是,是我們系上有演講,一到四年級全都要去聽。」我背起包包懶懶道:「等演講結束後我再過來,大豬你別再偷懶了,快把曲子練好,等等回來我要驗收喔!」

「蛤?不要吧?」他大驚失色。

「就是要,快點去練習!」我對所有人喊:「其他人也是,快點把曲子練好別想偷跑回去,每個人我都會驗收喔!」

教室裡瞬間哀號聲四起。

「學姊,距離發表會還早呀,為什麼這麼快就要驗收?」云云跟上我時趕緊問。

「妳今年才進來所以不知道,去年社長就是太放任了,結果把發表會弄得亂七八糟,害大家被罵得好慘,也沒辦法出去帶活動,所以今年就把監督新生的責任交給我,避免去年的情況又發生。」

「那、那怎麼辦?我都還沒練好!」她一臉慌張。

「妳才剛開始學沒多久,我不會那麼不人道馬上就要妳彈一首歌給我的啦。」我笑笑摸她的頭,「我也只是在嚴的時候嚴,畢竟很多新生都是第一次學吉他,若基礎沒打好後面路不可能走得順的,也可以知道哪些人只是因為好玩或者真心想學的。」

「學姊,那妳學吉他學多久了?」

我抬頭想了想,「我從國一開始學的,到現在……快九年了吧。」

「哇,好厲害!」她驚訝,「怪不得學姊吉他彈這麼好!」

「只是勉強還能聽啦!」我失笑,「快走吧,遲到的話系主任又要開罵了。」




炙熱的陽光,和剛才在夢裡的一樣。

已經離開那片海那麼久,也沒有再回去過,可能是因為陽光太過刺眼,才會突然又夢到那個地方了吧?

轉眼間,我已經是個大三學生。和以前差不多,都在吉他、課業和打工中度過。

到了大三課業開始變得繁忙,已經不像以往兩個禮拜回老家一次,加上社團的事讓我忙得差點連打工的時間都沒有,但對我而言這樣的生活依然是充實的。

高中畢業後,以前同學沒有半個連絡得到我,除了因為手機號碼換了外,我也不會主動去聯繫和從前有關的人事物。

除了吉他。

只有吉他,至始至終一直陪著我。

在快樂的時候,悲傷的時候,甚至什麼都沒想的時候。

在我身邊的永遠是吉他。

除了這之外,上大學後我也開始學其他樂器,跟著社團一塊在校內校外辦活動,也認識了一些人,讓我得到了週末在餐廳駐唱的工作。雖然不穩定,但也是做自己喜歡的事,所以並不覺得無聊或是空虛。

這樣簡單又平凡的日子,本來就比較適合我。

已經習慣不依賴任何人,更不想被人依賴,因此習慣了獨來獨往,習慣自己處理所有一切,習慣任何必須習慣的事。

身邊唯一沒變的,就是音樂,就是吉他。

變得比從前更依賴它,甚至成癮。

是從以前到現在,怎麼切也切不斷的牽絆……





一天中午,我剛買完午餐準備到教室享用時忽然接到吉他社社長雷公的電話,在電話那頭他用轟天雷的音量大吼:「凱岑,凱岑,妳現在在哪?快點來社辦!」

「幹嘛?」幸好我及時將手機拿遠,才沒傷了耳朵。

「妳快來就對了啦!」說完他就切掉通話。當下我以為是社團那些小鬼們闖什麼大禍,因此立刻往社辦衝去。然而一到那後卻發現他們都聚集在社辦外頭,一看到我大豬馬上跑來對我興奮喊:「大姊頭,恭喜妳出運啦!」

「什麼東西?」我納悶,剛跑太急整個人還有些喘。

「有個人特地從台北來找妳,還是個超級大帥哥,現在在裡面跟社長講話!」云云也一臉興奮。

「台北……」我蹙眉,這時似乎聽到聲音的社長也馬上跑出來不耐煩的問:「妳怎麼這麼慢啊?」

「拜託,還不到一分鐘欸。」我白他一眼。

「算了算了,別說廢話了,快進來!」他一把抓住我的手拉我進社辦,「有個人說要找妳!」

「又不是總統來了幹嘛這麼緊張──」還沒說完,我就看到一個男生背對我坐在椅子上,一發現我進來便起身回頭對我微笑。

我看著眼前這戴著眼鏡一臉白白淨淨的男生,看起來跟我年紀差不多,卻有異於一般大學生的特殊氣質。我仔細觀察他許久,怎樣都沒有見過他的印象。

「妳認識他嗎?」社長在我耳邊悄聲問。

「完全不認識。」

「他是專程從台北來找妳的,說有重要事要找妳談。」社長說:「那我先出去了。」

當社長離開後,我走到那男生面前,依舊是一臉納悶:「你找我嗎?」

「對。我叫白修棋,政大三年級,叫我小白就可以了。」他眼睛因微笑而瞇成一直線,「很高興終於見到妳了,丁凱岑。」

「請問……我認識你嗎?」我頓時一頭霧水。「聽說你是專程來找我的?」

「嗯。」

「為什麼?」

他沒有立刻回答,看到我手上的便當時又笑:「不好意思,害妳沒時間吃午餐,妳可以邊吃邊聽,我已經跟妳的社長講好,請他給我一點時間。」

「聽起來……好像很複雜。」

「嗯,因為我必須盡力說服妳。」

我困惑看著他,他依舊笑笑的,看似和藹可親,我卻覺得這傢伙……似乎不簡單!

「什麼事?你是怎麼知道我的?」不會是誰想陷害我吧?

「嗯……在回答這個問題前,我想先問妳,」他看著我,問:「今年的墾丁海洋音樂祭,妳有上台表演,對不對?」

「你怎麼知道?」我一驚,我從沒有告訴任何人過。

「我朋友當時也有表演,他是其中一個樂團的鼓手,他跟我說在彩排的時候注意到一個女電吉他手,無論是舞台魅力還是技巧水準都非常高,但從沒看過那個人,後來他稍微去打聽一下,才知道那女生只是暫時代替臨時不能來的吉他手,不是樂團裡的人。我聽了之後也很好奇,也看到妳表演的影片,找到最後才發現原來是妳。」

「……」

「可以問一下,妳學電吉他已經有多久了嗎?」

「上大學才開始學,之前只彈吉他。」

「有想過將來走音樂這條路嗎?」

「沒有。」

他忽然斂起笑容,看著我沒有再說話。我輕輕一嘆,不想再被問所以乾脆直接道:「所以你來找我到底有什麼事?不可能只是來看丁凱岑是誰吧?」

他從身旁包包裡抽出一張紙到我面前。上頭印著一棟裝潢典雅氣氛佳的屋子,看起來像是一家酒吧,可是又不太像,因為實在很大。

「這是我的店。」他說。「前年開張的。」

「你的店?」我狐疑。怎麼可能啊?

「對,在台北。除了私人樂團外,也有人在裡頭駐唱……」

聞言,我不禁抬眸,只見他再次淡淡一笑。




「我來找妳,就是想請妳成為我店裡的駐唱歌手。」
 
 
 
 

 

晨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8) 人氣()




§

 

「在那個人出現之前,我願意先代替他像那時一樣,聽妳所有的發洩還有真心話。」
 
「真的受不了,撐不住了,就都衝著我來吧,無論什麼時候我都會聽。」
 

 
他在我耳邊低語,手指還輕輕撥著我的頭髮。

 

「想逃避的話就逃避,沒關係的。」

 
 
儘管額頭的高溫使我無法清醒,他的一字一句卻還是清楚傳入我耳裡。

撐開沉重的眼皮,眼前卻漸漸濛上一片霧氣,喉嚨也嚥到一股濃濃酸楚。
 

在那一刻,我不曉得自己是因為正在發燒才會突然覺得想哭,


 

還是因為其他原因……


 

§






晨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事的結局  早在你坐到我身旁那一刻
命運已經寫好了
你的好會讓我微笑  你的離開讓我難過
我的清醒 你的醉  你的傷心  我的淚 - 這就是 我們


我們的相遇  像你  像佈滿星星的黑夜
有些刺激  有些驚喜  卻也危險
機上的巧合讓你我認識
誰又會想到  你會符合我那童話般的王子?
可是王子與公主  有時候  也會變成陌生人


你的好  像midori sour一樣甜  好容易上癮
我要的 你總是不吝嗇的給
我喜歡的 你也說自己喜歡
我的幼稚 我的傻
你用你的成熟 你的脾氣 包容了一切


只是   到底要多少調酒 多久好朋友
才能換到你的真心
傷心多少   欺騙自己多久
浪子才會願意   給出承諾
什麼時候的你   會放棄那些她
怎麼樣的你   可以記住唯一


從一開始   我就好像站在路口
看著對面酒醉的駕駛   撞上靜置的一部車
眼前的意外要發生   我卻那麼無助 什麼都不能做
對你   也是一樣   任憑你主導我的世界
雖然從一開始就知道  那壞壞的笑容  眼神將是戒不掉的壞習慣
可是喜歡一個人的瞬間   邏輯道理   早就不存在
只能說   錯的真美麗


反反覆覆   想著你   又是想著你
笑著跟我說未來   拉著我認識你家人
寵我   懂我   卻又傷我


                   ── by  She

 






 

*【他們的故事】徵文中:題材不限,歡迎將你/妳的心情故事投稿至:peddymj@gmail.com (要有標題喔。)
       來稿時標點符號請注意。還有標明筆名或是部落格帳號,也請記得告訴我你的性別。若未告知帳號或筆名,文章貼出後一律用He和She代稱。

       歡迎大家踴躍來稿。:)
 
#以上作品都是網友的心血,請尊重原創不要擅自轉載及盜用,謝謝。#
 

晨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

 請尊重原創勿擅自轉載盜用

 
隨著每天考試和書本作伴的日子一天天過去,很快地,距離我們畢業的日子也沒剩多久。

先前的推甄已經讓幾個同學確定上了大學,但我們三個都決定都把全部心力放在七月指考,就算畢業了,和忙碌抗戰的日子也還沒結束。

我站在走廊上,意興闌珊的看著學校廣場正趕著搭建畢業典禮要用的舞台,沒多久末良也走到我身旁跟著我一起看。

「時間過好快喔。」她輕語:「轉眼間就換我們畢業了。」

「嗯。」

她緩緩將頭靠在我肩上時嘆一口氣,我納悶:「怎麼了。」

「沒有,只是忽然有點擔心……」她深吸口氣:「要是考不上怎麼辦?」

「不會啦,這一年妳很努力,我跟唐宇生都不擔心妳擔心什麼?」

她沉默半晌,接著又挽住我的手,忽然說:「岑岑,我是不是個很沒用的女生?」

「為什麼這麼說?」

「我什麼都不會,也沒有什麼特別可取之處,只懂得依賴妳跟宇生。」她抬眸看著我:「說真的岑岑,妳都不會覺得我很麻煩、很討厭嗎?」

「妳是怎麼啦?怎麼突然講這些有的沒的?」我訝異。

「會不會嘛?」

「大小姐,要是我覺得妳很麻煩很討厭我早就把妳趕跑了,還會讓妳像這樣黏著我嗎?」我敲她頭。

聞言,她先是睜大眼注視我,最後突然臉紅的笑了,眼角還含著淚。
 

那是喜極而泣。

 
當看她閉上眼再度將頭靠在我肩上那一刻,她睫毛上的淚珠讓我突然好想低頭吻她,但我只能將這份差點失控的感情狠狠推回去。

「岑岑。」

「嗯?」

「……我最喜歡妳了,嘿嘿。」

喉嚨一時哽住。發燙、乾澀,連出一點聲都沒辦法,只感覺得到自己雙手莫名的輕輕顫抖。

什麼話都說不出來……


 

 
 
 
 

走到家門口時,便聽到裡頭傳來男人的怒吼聲及摔盤聲,我立刻衝進去,發現那男人正對著跌在地上的媽惡言相向,還舉起手中的棒棍作勢要打下去時,我馬上上前將他整個人推倒在地,並搶走棒棍檔在媽面前!

「凱岑!」媽驚慌拉住我,臉跟手臂上都有明顯的傷痕。我頓時怒火中燒,舉起棒子立刻朝他胸口用力打下去,他慘叫一聲便趕緊起身逃命似往門邊跑!

「你是什麼東西啊?居然敢打我媽!」我追上去繼續朝他狂打,他又擋又躲的不斷後退。這時媽趕緊跑來阻止我:「凱岑,好了,不要打了,妳快點住手!」

我看著那男人邊吼三字經邊落荒而逃的身影,死抓著棍棒的手這時才終於鬆下。媽依舊拉著我的手,卻隱隱顫抖著。我回頭看著她冷冷問:「什麼時候開始的?我在學校的時候他就這樣打妳嗎?」

「沒有,沒有!」媽趕緊搖頭。「他沒有打媽媽啦,妳不要這樣──」

「我親眼看到的,妳還說他沒有打妳!」我又氣又急,忍不住大吼:「為什麼還要把那畜生留在家裡?要不是我及時回來,他可能早就把妳打到送醫院了!」

「凱岑,媽媽沒關係,真的沒關係的。妳叔叔他只是最近工作不順心,一時情緒失控……不是每天都這樣的,我是說真的!」

「我管他去死,妳現在這樣他還敢打妳,要是下次他又來呢?又對妳拳腳相向呢?以後我上大學不在家妳怎麼辦?妳怎麼辦?」

「凱岑,妳別擔心媽媽,媽媽不會有事的,真的不會有事的……」

我再也說不下去,覺得頭又痛又重。看著媽紅著眼眶不斷安慰我,我卻已經沒辦法再有任何反應,連繼續說服她放棄那男人的力氣都沒有。

滿腔的怒火始終無法平息,幾乎就要將我的理智燃燒殆盡……



 
 
 
 
 
 
 
 


「妳怎麼了?」

 
 
我抬眸,唐宇生正看著我。

「什麼怎麼了?在看書啊。」我馬上把視線轉回參考書上。

「可是妳一直在看同一頁。」

我怔了怔,乾脆把書闔上趴著休息。

「發生什麼事了嗎?」他又問。

我沒有立刻回答,發了半晌呆後才說:「沒事。」

他沒再出聲。

假日相約在學校看書,末良因為臨時有事晚點到,所以就只有我跟唐宇生兩人在苦讀。然而我卻怎樣都唸不下去,只能瞪著書本發呆,腦袋莫名奇妙亂哄哄靜不下來。當唐宇生再度叫我,抬頭卻看到一雙手迎面而來。

唐宇生的手覆蓋在我額上,還沒來得及反應,他就已經把手移開了。

「幹嘛?」我愣愣。

「只是看妳是不是生病了?」他說:「不過好像還好,應該是真的太累了。」

「……」

「妳現在還有在打工嗎?」

「有,不過時間縮短了點。」

「身體不會吃不消嗎?」

「還可以了,習慣了。」

「可是妳臉色很不好。」

我發現他今天異常關心我,不禁看了他一會兒;他也直視著我,只是表情跟說的話卻是成反比,語氣也完全沒半點情緒。

「那我看起來有瘦嗎?」

他點頭。

「那就好,我剛好在減肥。」

「妳又不胖。」

我輕輕笑了一下。當發現他始終落在我臉上的目光,我納悶:「我臉上有東西嗎?」

「不是。」他說,「只是有點驚訝而已。」

「驚訝?」

「妳第一次對我這樣笑。」

我微愣,忽然不知道怎麼回應。

「所以我一直以為,妳很討厭我。」他神情專注,淡淡問:「但妳剛才的表情,我可以解讀成妳已經沒這麼討厭我了嗎?」

我沒有說話,只是動也不動的看著他。此刻只有海浪聲的教室裡,我們就這樣相互凝視許久,最後我低下頭深呼吸,冷冷道:「不可以。」

他依舊沒有表情。

「因為你說錯了,這跟我討不討厭誰並沒有任何關係。我喜歡末良的事,跟你是末良的男朋友這件事,完全是兩回事,我不想把它混為一談,也不該遷怒任何人。因為這一切的一切,都是我自己單方面的問題。」頓了頓,我再度抬眸迎上他的目光,低語:「所以我從來就沒有討厭過你,一次也沒有。」

他靜靜看著我,視線幾乎沒有從我眼中離開過,反而是我先移開了目光,拿起書本對他說:「告解完畢,可以開始唸書了嗎?神父?」

他淺淺一笑,點了頭後把一疊考卷放到我桌上,我立刻傻住:「這、這是什麼?」

「末良要我交給妳的,寫完後直接跟我要答案,還有一些重點講義要把它讀完。」

「她可以改名叫考卷王了,這女人真是夠啦!」我抓頭大叫,整個人再度倒回桌上。

而唐宇生則是拿起考卷隨意搧搧,一語不發地微笑看著我……


 
 
 
 
 

 
 
 
 

幾天後的畢業典禮,畢業生全都哭得唏哩嘩啦的。

當看著哭到連鼻子都紅了的末良,我跟唐宇生都笑了。「喂,妳會不會太誇張啦?」

「可是……我就是忍不住想哭嘛!」說完她又哭了起來。「為什麼岑岑都沒哭?」

「妳都已經把我的份給哭光了,我還哭什麼?」

末良破涕為笑,突然上前緊緊抱住我說:「恭喜妳畢業了,丁凱岑。」

「恭喜畢業,張末良。」我伸手回抱,拍拍她的頭說:「快去給妳男友一個擁抱加熱吻。」

「妳在說什麼啦?」她臉紅。

「又不是只有我畢業,妳男友也畢業啦,不去抱一下怎麼行?都畢業了教官不會罵的啦!」

「岑岑妳別鬧了啦!」

當畢業表演的節目開始後,忽然幾個吉他社的學弟妹跑來把我拉到舞台後面去,我嚇一跳:「你們怎麼啦?」

「學姊,上台表演,快點!」他們把我的吉他推到我手上。

「喂,應該是你們表演給我看吧?」

「學姊是壓軸啊,壓軸!」

我就這樣莫名奇妙被推到舞台上去,台下的畢業生跟在校生歡呼聲不斷,連末良都驚喜的不停拍手!

「凱岑,唱歌!」

「學姊,快唱呀!」

我怔了一會兒,看著幾個學弟妹也在一旁準備幫我和聲,嘆口氣忍不住笑了,清清喉嚨開始彈起吉他。

在所有人跟著唱隨著音樂擺動身子的同時,我也看到末良跟唐宇生在人群中偷偷親吻。

我淡淡一笑,彈完一首接一首,畢業典禮就在音樂和歡呼聲中寫下句點。

 
 
 
 
 
 
 
 高中三年,終於走到了結尾。

 
一個月後我們也步入考場,在彼此鼓勵下我們開始挑戰未來的人生。

考完後成績出來,還特地到市區的補習班去做落點分析,紙上那一堆密密麻麻的校系就把我們弄得一個頭兩個大。不過已經可以確定的是,三人的成績都足夠考上台北的學校,現在就只剩下科系的問題了。

「這所的日文系我應該可以上,可是我又想選英文系。」在麥當勞裡,末良邊吃薯條邊猶豫著。「怎麼辦啊?岑岑。」

「就看妳最喜歡哪一科啊。」我望著桌上的志願卡,已經沒耐心把剩下的選好,乾脆亂填。

「可是這兩個我都很喜歡……嗚!」

「等英文系上了到時也可以選修其它科目,不用想太多。」唐宇生甩甩筆。

「說的也是。」末良笑笑。

我們花了不少時間把志願卡填好,三人前幾個志願雖然都不一樣,但都在台北市區,還沒考上三人就已經在慶祝了。

「我之前看放榜日期,剛好是岑岑的生日耶。」末良打趣問:「會不會緊張啊?」

「有什麼好緊張的?」

「到時我有一個超級大禮要送給妳喔,拭目以待!」她神秘笑笑。

「謝了。」我摸摸她的頭。

走出麥當勞後,末良跟唐宇生兩人手牽手談笑著。看著他們感情依舊,到了台北應該也不會有什麼問題,而且看得出來唐宇生真的很珍惜末良。

把末良交給他,應該是對的。

想著想著,我不禁微笑,一股冰冷卻落到臉上。


 
 
下雨了。





 
 
 
 
 
 
 
 

「什麼時候交志願卡啊?」媽問。

「明天,在學校。」我吞了口飯。

「時間真的過好快,轉眼間妳就已經高中畢業,要唸大學了。」她端著一盤菜在我身旁坐下,「媽媽很開心,真的很開心。」

我看著她,她真的一臉滿足的笑著。我問:「媽,我到台北去,妳一個人真的可以嗎?」

「唉唷,跟妳講過幾次了,沒問題,不會有事的,妳只要記得有空多回來看看媽媽就好。」她拍拍我的手。

「嗯。」

看著媽拿著空碗和盤子走到洗碗槽的身影,從心底湧上的淡淡酸楚讓我只能把目光轉向窗外,雨勢越來越大。回到房間後,我坐在書桌前將桌墊下的照片拿出來細看著。

那是高一和末良一塊照的相片,兩人都笑得很開心。
 
那時只有我們,就只有我們兩個人。
 
 
 

 
那一晚,我就這樣凝視著照片,直到天明……









 
 
 
 
 
 





放榜那一天,我早上到學校的電腦教室,在公佈榜單的網頁上先是打上末良的准考證號碼,當結果一顯示出來,我不禁微笑,打從心底為她高興,她如願考上台北一所私立大學的日文系了。搜尋唐宇生,發現他也考上台北另一所大學。

 
太好了,真的太好了。

 
口袋的手機鈴聲使我回了神,一接起末良的聲音便立刻傳來:「岑岑,妳看榜單了嗎?」

「嗯,看了。」

「妳現在在哪裡?」

「學校的電腦教室。」

「我現在過去找妳,妳在教室等我,知道嗎?」

「嗯。」

掛上手機後,我離開電腦教室,抬頭一看,天空依舊在下著雨。

我坐在教室講台的椅子上,聽著一次又一次從耳機傳來的「How Do I Live」,環視著整間教室。黎安萊姆絲的歌聲,幾乎要被外頭雨聲給蓋住。閉上眼睛沒多久,耳邊就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
 

「岑岑!」

 
睜開眼往旁一看,末良喘吁吁的站在門邊,頭髮跟肩膀都沾了點雨水,沒多久唐宇生也跟著出現。我先是靜靜望著末良,接著微笑,「末良,恭喜妳考上大學了。」

末良緊緊盯著我,臉上卻沒有絲毫的興奮和喜悅,反而驚慌不已。

「岑岑,這是怎麼回事?」她激動喊:「為什麼妳的學校會在高雄?」

我看了眼唐宇生,從他神情看來似乎也很納悶。

「是不是哪裡搞錯了?這太誇張了,怎麼會──」

「沒有搞錯。」我摘下耳機,語氣淡然:「我第一志願,就是填高雄的學校。」

「怎麼可能?我當時親眼看妳填卡的!」

「繳卡的前一天晚上,我就把志願改了。」

她一副不敢置信,臉色蒼白,聲音顫抖起來:「為什麼……岑岑,為什麼……?」

「我不放心我媽,沒辦法把行動不便的她留在這就到台北,所以才選擇比較近的高雄,回家也方便。」

「可是……岑岑,妳之前為什麼都不說?為什麼等放榜才告訴我?」末良急得快哭出來。

「因為要是之前告訴妳,妳一定不會允許。所以我才選擇隱瞞,我也是在繳卡前一晚才這麼決定的。」

「妳怎麼可以這樣?我們不是說好要一起到台北去嗎?妳答應過我的不是嗎?」末良哽咽,沒多久眼淚就掉下來,「妳怎麼可以騙我?妳說過會一直在我身邊的!」

「可是妳不該再依賴我了。」我斂起笑容,「我們不會一輩子都在一起,我也有我自己的路要走,不可能永遠都像這樣形影不離。就算沒有我,妳也還有唐宇生,有沒有我在身邊都無所謂吧?」

末良震驚的看著我,眼中的淚從未止過,怔了好久才再度開口:「所以……妳的意思是嫌我煩,成了妳的累贅嗎?」

「不是,我只是認為我們兩個不需要像這樣繼續黏在一起。」我蹙起眉頭閉上眼,低語:「我需要一點自己的空間。接下來的路,我想要試著靠自己走下去。」

末良站在原地久久不發一語,不斷地深呼吸、吐氣……最後緩緩說出兩個字:「……騙子。」她抬頭憤怒的看著我,將手中東西朝我身上用力一丟!

「丁凱岑妳這個大騙子!」她聲音沙啞的哭吼:「妳怎麼可以這樣對我?我恨妳!我恨妳!」

當末良拔腿衝出教室,我緩緩蹲下想將東西撿起,卻在碰到那一刻聽見唐宇生問:「為什麼要這麼做?」

我緊咬下唇。

「唐宇生。」我深呼吸,沒有抬頭,「末良……就拜託你了。」

他沒有回應,沉默沒多久也跟著離開了。我拾起末良丟過來的東西,是一本冊子,一打開就看到用螢光筆寫的「Happy Birthday to 岑岑」的字樣。翻頁,再翻一頁,都是末良親手寫給我的文字,有精緻的裝飾和插圖,還有我們高中這三年的照片穿插在其中,每一頁都是滿滿的,看得出來她是多麼用心,多麼認真的在製作。

翻到最後一頁,看到她在照片上寫的「Dear岑岑,我們要一直在一起,永遠在一起喔」,我的視線模糊了,沒多久眼淚便滴至照片上,也看不清照片上的人。

我將冊子緊緊擁入懷裡,終於忍不住放聲痛哭,壓抑三年的感情也全在這一刻宣洩出來。

 
 
 
 
 

末良,對不起,真的對不起。

我是真的很想永遠守護妳,永遠不要離開妳。

可是我已經沒有自信……沒有信心可以這樣繼續待在妳身邊,更沒有自信對這種心情繼續視而不見。


這份愛已經太滿,滿到再增加一滴就會溢出,為了不讓它失控,我只能先將心全部打碎,用背叛自己來從這份桎梏中獲得解脫。
 
 
因為真的太痛、太沉重,所以我一個人承受就夠了。

縱使成了一輩子的傷痛,我也無所謂。
 
 
只要妳好好的,只要妳可以開開心心的……那就夠了。

這一生最初的愛,也是最深的愛,請妳一定要幸福。



再見。

再見。






再見……
 
 
 
 

 
 
 
 







晨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