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102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請尊重原創勿擅自轉載盜用


『如果可以見她一面就好了。』

這是她曾說過的話,在看完Kite第一本書的時候。

『想看看走過這麼多地方的人,說的話,做的事,跟一般人有什麼不一樣?』

闔上書時她輕輕地這麼說,思緒卻還留在書中的世界沒有回來,視線的焦點也不在這個空間裡。


直到現在,我才終於明白。


原來那才是她真正想要的。







「好了,大功告成!」把那堆亂七八糟的盆栽整理好後可云拍拍手,「謝謝你老師,多虧有你才可以整理這麼快。」

「不會,不必這麼客氣。」陽光照亮她的笑容,讓我覺得炫目。

「要不要喝杯咖啡?」

「喔,不了,既然颱風已經走了我也該離開了,不好意思再繼續打擾。」

「老師你才真的太客氣了。」她呵呵道︰「不過也對,老師就回去好好休息吧,總該先讓你好好洗個澡的。」

「咦?我身上很髒嗎?還是有什麼怪味?」我趕緊低頭看看衣服。

「不是啦,我是說你回家洗澡會比較舒服一點。」她大笑,「老師你好可愛喔!」

我倏地感到臉一陣熱,她看起來並沒有調侃的意思,似乎真的這麼覺得。

「老師,你叫什麼名字?」

「啊,抱歉,我還沒自我介紹,我叫柯諺文。」

「柯老師,來這邊當家教感覺如何?」

「感覺……不錯啊,可晴很用功也很認真。」我立即說︰「是個很好的學生。」

聞言,她沒有說話,反而用種玩味的眼神看我,像是看到什麼有趣的東西。眼睛微微瞇起的淺笑,不知怎麼的讓我一時之間有些錯亂。

眼前這瘦小的女孩,還不到十八歲的年紀,根本無法想像她就是那個風靡全台灣及海外的旅遊作家Kite,直到現在我仍懷疑這真實性,但可晴應該也沒理由拿這種事騙我。

而且不可否認的是,這女孩說話的神韻及語氣都有和一般同齡女生不一樣的成熟,即便她是可晴的雙胞胎姊姊,但除了長相跟聲音外,幾乎沒有半點相似之處。

此刻她就站在我眼前,我卻連半點想確認的念頭都沒有,太多的驚訝讓我的腦袋到現在仍然一片空白。

「老師你是怎麼來的?」

「我騎摩托車。」

「那騎車小心點,老師你真的有睡飽吧?」

「有,妳別擔心。」

「OK,老師慢走喔!」

「那個,妳不用這麼客氣叫我老師,可晴都叫我諺文哥,妳也可以直接這樣叫或是諺文。」

「好,謝謝老師!」

「……」



一夜之間碰到這麼多驚人的事,讓我即使回到家仍然消化不完,洗完澡後坐在沙發上呆了好一陣子。

遇見Kite本人,居然沒有想像中那樣興奮,也沒有激動,只是有股沉重悶悶的感覺壓在胸口很難呼吸,想說些什麼卻又吐不出半個字的感覺。

任誰看了都會知道這種感覺,絕對不是驚喜。

然後,我想起了筱婷。

想起她曾經告訴我,如果可以,她想跟Kite見見面,說說話。我問她她想跟Kite說什麼,她卻是沉默笑笑,把目光移向別處沉思,整個人好像已經不在這個時空裡。

是不是,她心裡有些事是我不知道的?

是不是,她有些事,是無法告訴我的?

是不是,其實我並沒有想像中的那樣了解她?

她不願告訴我,卻願意告訴那個從未見過面的Kite,這又代表什麼?

是不是,在她心裡真正渴求的東西,其實是我無法給的?而我一直都沒發現,還傻傻的以為可以給她她想要的幸福。

難道這一切,都是我太自以為是嗎?


『老師慢走喔!』


可云站在門口對我揮手道別的身影,依舊無法讓我把這一切聯想在一起。

甚至連她的笑容,我都不敢直視。


不願回想。











「哎呀老師你來啦,快請進快請進。」娟姨幫我開門,腳才跨進屋內一步我又瞬間被撞倒,奧斯卡趴在我身上不停地哈哈哈喘氣。

「奧斯卡,你又來了!」娟姨用力把他拖走,「老師對不起,你沒事吧?」

「沒事沒事,我已經習慣了。」我揉揉後腦失笑,從地上爬起來卻見有人下樓,那一刻我搞不清楚是可晴還是可云,直到看見那頭酒紅色短髮才分辨出來。

「嗨,老師。」可云背著包包,似乎正要出門。

「……妳好。」我點頭,「妳要出去?」

「嗯,老師掰掰!」她莞爾,除此之外沒有說什麼,跟我揮揮手後就出門了。

當我走進可晴的房間,她正看著上次我給他的歌詞,音響放的也是那首歌,專心到完全沒發現我進來。

「看樣子,妳也很喜歡這首歌喔。」我在她旁邊坐下,她則轉頭看我,用微笑表示回應。

「我剛在樓下碰到妳姊姊,她正好要出門。」我說︰「為什麼也不出去走走呢?一直悶在家不會無聊嗎?」

語落,原本掛在她嘴角的笑漸漸淡去,她看著歌詞冷冷道︰「我跟她不一樣。」

她的回應讓我語塞,沉默一會兒後不禁問︰「怎麼了?妳們吵架了嗎?」

「沒有,我們從沒吵過架。」她語氣很輕,「一直以來都是這樣的。」

「一直以來?」

「嗯。」她說︰「我從小身體就不好,不太能出遠門,幾乎只能待在家。但可云不一樣,她身體很好,可以想去哪裡就去哪裡,不像我一樣只能被關在這裡。」

「……」

「也因為這樣,所以我們很少說話,也不常見面。」她收起歌詞關掉音樂,「我已經習慣了。」

我一時之間說不出話,她平靜的神情竟讓我覺得有些感傷,許久之後我說︰「妳現在的身體,真的不能經常接觸外面嗎?」

她搖頭,「長大後就好多了,只是要避免受寒。雖然比小時候好很多了,但已經習慣待在家,也不曉得能去哪裡……」

「不能跟朋友出去嗎?」

「我沒有朋友,每個人都對我小心翼翼,根本不會想真的跟我在一起,表面上對我很關心,私底下卻覺得我很麻煩。」

「怎麼會呢?」

「是真的,因為我爸媽也是,那時我討厭每一個人,覺得每個人都很假惺惺,根本不是真心對我好。」她低語︰「只有老師……」

「咦?」

她怔了怔,下一秒立刻道︰「沒有,當我沒說。」

看她盯著講義的側臉,雖然看似鎮靜,眼神卻茫然。我知道剛才的對話可能已經碰觸到她的內心,也聽得出來她口中說的老師不是我。

這女孩看似對誰都不在乎,是因為已經有個極具重量的人物在她心裡。

「可晴,妳的手機號碼幾號?」

「咦?」

「喔,因為我想,到現在都還沒有妳的手機號碼,這樣哪天我臨時沒辦法來,比較可以直接連絡到妳。」

可晴聞言不疑有他,立刻把號碼告訴我,在我輸入到手機後,也瞬間確認了一件事。

之前的那個簡訊,果然是可晴傳的。

我不知道她是想求助,還是只是單純問問,對於之後我始終沒有回傳,她心裡有什麼感覺?

忽然間,我感到一股很空虛的寂寞感,也對眼前這個柔弱的女孩漾起一絲心疼。

「可晴,這個禮拜六妳沒事吧?」我問。

她睜大眼看我。

「如果沒事,要不要一起出去走走?我請妳看電影。」我微笑,「最近有很多不錯的好萊塢片子上映,就當作是課外教學妳覺得如何?」

她愣愣盯著我,像是聽到什麼驚奇的事。我立刻又說︰「當然,依妳的身體狀況而定,如果妳不想去也沒關係!」

「……我想去。」她說,露出難得的甜美笑容,「謝謝你,諺文哥。」

她那笑容我覺得似曾相似,讓我想到可云,但似乎又有點不一樣,一時之間我也說不出來是什麼。

只是當看到可晴那樣笑,我的心也會不自覺跟著暖起來。




星期六那天,我帶可晴去了電影院,看完電影後我們又到商圈逛逛。那一天她的臉始終是紅咚的,剛開始還以為她不舒服趕緊問,沒想到她只是因為太久沒出來玩而覺得興奮。

我沒看過可晴那樣開心過,她滔滔不絕地跟我討論電影的劇情跟感想,又開心地喝飲料吃東西。走著走著也抓住我的手臂,像個孩子般雀躍看著四周的攤子和商品。

雖然看似歡樂,但那一整天可晴的手機卻響個不停,有來電,有簡訊,但可晴卻是連看都不看,手機每響一次,可晴的臉色就蒼白一次,最後乾脆關機。

見她這樣我也不好問發生什麼事,跟我說話時還是笑笑的,但到最後已經變得心不在焉。

到了晚上七點多我送她到家門口,她又對我說了謝謝,看我的眼神已經完全沒有戒備跟生疏。

從一開始到現在,真的是很大的進步。

「那妳早點休息喔,晚安。」道別後要轉身離開,可晴卻突然叫我,我訝異問︰「怎麼了?」

「可以問你一件事嗎?」

「當然可以。」

她頓時沉默,臉色也沉了下來,許久之後才開口道︰「諺文哥,你現在,還愛著你的前女友嗎?」

我的心微微一震,她動也不動的看著我,面對這突如其來的問題我腦袋立刻又空白。困惑迷惘,卻無法對她說謊。

「嗯。」我低應。

「很愛、很愛嗎?」

我深吸一口氣,點頭,「很愛。」

「你曾說……你還在期待她會回來,但若有天她真的回到你的身邊,你可以完全忘記當初是怎樣被傷害的嗎?」可晴的聲音很微弱,似乎還帶點哽咽。「你不怕……自己還會再被傷一次嗎?」

我呆站原地看著她,喉嚨已經發不出半點聲音。

我沒有回答她,怎樣都回答不出來。


沒有辦法……






準備回家時,我到可晴家附近的便利商店買點東西,我盯著擺架上一堆五顏六色的飲料,卻遲遲不知道要選什麼,思緒一直無法回到這。


『你不怕自己還會再被傷一次嗎?』


我輕嘆口氣,隨便拿起一罐飲料準備結帳時,肩膀卻忽然被拍一下,「老師!」

我回頭,就見可云手拿咖啡杯笑吟吟地站在身後。突然碰到她我不禁愣住,盯著她的臉呆了三秒。

「老師你今天沒上課吧?怎麼會出現在這呢?」

「喔……我今天帶可晴出去走走,剛剛才送她到家。」

「原來如此。」她喝了口咖啡,臉上始終掛著笑,然後跟我一起走出店裡。「老師,你有煩惱嗎?」

「咦?」

「因為剛看你一直盯著飲料發呆,一臉凝重的。」

「喔,沒什麼啦,剛好在想事情而已。」我不好意思地摸摸頭。

可云莞爾,忽而抬頭然後指指天空說︰「老師,你看。」當我順著她的目光仰頭又聽她說︰「星星出來了。」

我怔了怔,最後目光不禁落在她身上,她仍望著天空,嘴角掛著淺淺微笑。

當我再度望回天空,不知為何,四周的寧靜讓原本起伏不斷的心情漸漸平靜下來。就在這時可云突然哼起歌來,發現我的視線又燦爛一笑。

我們就這樣望著遠方天空,有樹被微風吹拂的聲音,還有她的歌聲。

原本緊繃的心,放鬆了。




卻也讓我同時嗅到一股熟悉的酸楚……











─ 在愛情裡被傷,能不能讓人再勇敢去愛?是妳給我的課題。 ─





晨羽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9) 人氣()


請尊重原創勿擅自轉載盜用



最近變得常下雨。

想她已經變成一種習慣。

雖然不會再哭,可是也沒有快樂起來。

我望著天空。妳好嗎?

下雨了,妳現在在做什麼呢?







星期五晚上,當我進房間時可晴正看著窗外大雨。

注意到我進來後,她的視線立刻回到桌面上的講義,依舊是沉默不語。

我想問她那晚的簡訊是不是她傳的?卻不知道該怎麼問,只見她像平常一樣面無表情,但不曉得是不是因為被我看見她那天的失控,所以今天連不經意的四目交接都沒有,像是故意不看我。

當她像平常一樣寫著考題,我靜靜凝視她許久,最後倏地把她的考卷拿走,她似乎嚇一跳,立刻睜大眼看我。

「一直寫這些,很無聊吧?」我微笑,把考卷撕掉丟垃圾桶,「我們今天來點不一樣的吧!」

她不語,只是愕然。我從包包裡拿出MP3接到桌角旁的小音響,接著再拿出一張紙給可晴,她看看紙上的內容,面露出疑惑。

「這是一首老歌的歌詞。」我又笑,「有聽過嗎?」

她搖頭。

「那就聽聽看吧。」我打開MP3,「這是我最喜歡的一首歌。」

當音樂緩緩流出,可晴的視線便停在歌詞上再也不動。

聽著聽著,到最後副歌的時候我也不自覺的跟著輕聲哼唱起來︰


So take a look at me now

Cause there's just an empty space

And there's nothing left here 

to remind me just the memory of your face



Take a look at me now

Cause there's just an empty space

But to wait for you, well that's all I can do 

And that's what I've got to face



Take a good look at me now

Cause I'll still be standing here

And you coming back to me is against all odds

That's the chance I've got to take




Just take a look at me now......





當音樂結束,我轉回視線,卻見可晴正靜靜凝視我。我一愣,不好意思的抓頭失笑︰「抱歉抱歉,不知不覺就跟著唱了,我的歌聲很難聽吧?」

令人訝異地,她搖頭。

「歌詞……明白嗎?」

她點頭,眼睛仍沒離開我。

「那就好,我只是想放點音樂輕鬆一下,光是寫這寫那應該很煩吧?用歌來學英文,我想效果會比較好……」

「為什麼?」

「咦?」我怔住,以為自己幻聽。

「你最喜歡的歌,」她語氣毫無起伏,「為什麼是這首?」

她的問題讓我一時無法反應,沉默一會兒再度笑笑道︰「嗯,因為好聽啊!」

「只有這樣?」

她的眼睛讓我無法躲避,此刻耳邊只聽得見雨聲。

不曉得過了多久,我深吸一口氣直迎她的目光,說︰「其實是因為這首歌,完全寫出我的心情。」

「……」

「我的女朋友……離開了我。」我莞爾,「雖然她不會回來,可是其實心裡還是會期待。」我看她,「妳應該會覺得我這人很傻吧?」

她沒有說話。

我有些尷尬的咳了咳,一副沒事樣的伸伸懶腰,「好了,我們休息一下吧!等等再──」

「老師。」

「嗯?怎麼了?」

「這歌詞……可以給我嗎?」她拿起紙。

「喔,當然可以啊,那首歌我已經背到滾瓜爛熟了,妳拿去沒關係!」

「還有……」

「嗯?」

「我不想叫你老師。」她面無表情,「可以叫你諺文哥嗎?」

我看她一會兒,最後高興的笑了,「好啊,妳也可以直接叫我諺文,無所謂都可以!」

「……你為什麼這麼開心?」她納悶地盯著我的臉。

「啊?喔,因為……自從開始當妳的家教老師,妳都不跟我說話也不理我,我還在想妳是不是很討厭我,沒想到妳今天會跟我說這麼多話,讓我有點……感動!」

語畢,她又瞧了我一會兒,最後竟露出微笑。

「我討厭老師。」她淡淡說︰「但不討厭諺文哥。」

「真的嗎?為什麼?」我受寵若驚。

「……在你之前的老師,見我不理人都會在一個月內離開。」她站起來,「可是諺文哥你不會,你從沒有擺出半點不耐煩的樣子,總是很溫柔的跟我說話,感覺得出你是個好人。」

她說得很平淡,卻讓我感到無比窩心,接著她又說︰「謝謝你,諺文哥。」

「謝我什麼?」

她再度微笑,這樣的距離使我發現她的笑容其實很美。



「謝謝你來。」







已經好久不曾這麼開心過了。


原以為跟可晴的關係不會有什麼進展,沒想到堅持下去,她真的對我不再那麼防備,也能好好溝通了。

就算她還是不多話,但上課時氣氛已不再那麼緊繃,還愉快不少,也越來越常看到她的笑容。

可晴其實很聰明,東西學得很快,只是缺乏動力。雖然不知道她討厭老師的真正原因,但我也不想因彼此關係有改善就得意忘形,只要像這樣不給對方任何壓力的相處就好,其餘一切順其自然。

除此之外,她也不再老是把自己關在房裡。到她家時總是會先看到她坐在客廳沙發上看書,看到我後便微笑站起跟我一起上樓。

她的神祕總讓我猜不透這女孩到底在想什麼,心裡的祕密又是什麼?想起上次的照片事件,應該是不好的回憶,因此我也沒再跟她提過。

只要能看到她的微笑,就很欣慰了。




七月中旬的某個晚上,外頭又開始下起雨。

氣象新聞裡頭的衛星雲圖,颱風來勢洶洶,但我還是到可晴家上課。

基本上我可以得到一天的颱風假,但打電話到可晴家時發現今天又是只有她在家,不禁擔心她一個小女生的安全,最後還是決定過去陪她。

一到她家奧斯卡立刻興奮地衝來撞我,可晴也拿著毛巾急忙跑來,「諺文哥,不是叫你不要過來嗎?」

「啊……抱歉抱歉,可是我還是很擔心。」我摸摸被撞暈的腦袋傻笑,「這次的颱風很恐怖,我擔心妳會害怕。」

聞言,她臉有點微紅,鼓起臉頰似乎有點不滿的說︰「我才不會害怕!」

我不禁笑了,其實還是看得出她很不安。在書桌前寫東西時強風吹窗戶的巨大聲響嚇得她渾身一顫,臉色也變得蒼白。

「還是會害怕吧?」我問。

「沒有!」

外頭風雨不止,感覺整個房子都在晃動。

奧斯卡悠閒的趴在地上,對颱風完全沒有反應。這時可晴忽然問︰「諺文哥,你這樣等一下怎麼回去?」

「應該不會有問題的……吧。」看著窗外大雨,其實我也沒什麼把握。

「不行,太危險了,還是你今晚就睡在這?」

「那怎麼行?我怎麼可以睡妳房間?」我一驚。

「可是……」

「妳別擔心,我會有辦法的。」我摸摸她的頭,「來,把剩下的翻譯寫完吧,寫完妳就可以休息了。」

趁可晴專心寫東西時,我伸伸懶腰坐到奧斯卡旁邊,一邊摸他一邊望望書架。當我又看到Kite的書,不禁陷入沉思。

筱婷也是很怕颱風天,每次晚上都緊張的抱著我睡,只要窗戶猛烈晃動一次,她就抱緊一次。


不知道她現在會不會害怕……



我緩緩將Kite的其中一本書拿出來,熟悉的封面,熟悉的書名,都令我不住的嘆息。輕輕翻開一頁,再一頁,翻著翻著我卻越來越覺得不對勁,最後把頁數跳回最初。

我愣了好一會兒,之後又抽出第二本、第三本,都發現同一個問題。我苦思好久,最後終於忍不住開口︰「那個……可晴。」

她回頭。

「請問一下,這些書……都是妳買的嗎?」我指指這三本。

她沒有回答,只是對著神情怪異的我淡淡問︰「有什麼問題嗎?」

「抱歉……因為在我的印象中,Kite好像從來沒有露過面,更沒有辦過簽書會,所以應該沒有人知道他是誰。」我站起來把書翻到第一頁放到她面前,「可是這三本前面,都有人用奇異筆在上面簽名,而且簽的就是Kite這個名字。」

她望著那個簽名,沉默。

「這個……是Kite的親筆簽名嗎?」我聽見自己聲音的不穩,「可晴妳怎麼會有Kite的簽名?妳見過Kite嗎?」

「嗯。」

「真的?妳見過他?」我呆住,簡直不敢相信。「妳真的認識Kite?」

她凝視我,沉默半晌後嘴張開似乎要說什麼,眼前卻突然一片漆黑!

我跟可晴都嚇到了,一時之間不曉得怎麼回事。可晴語帶不安的說︰「怎麼會這樣?」

「別緊張,應該是停電,颱風的關係。」我放下書走到門邊,「電應該馬上就來了,我先去樓下拿蠟燭。」

「我跟你去!」她站起。

「不要,妳待在這就好,太暗了很危險。」說完我走出去,走廊上沒半點光線,根本什麼都看不到。我小心翼翼的準備下樓,卻聽到前方好像有人上樓的聲音,我納悶,這時候樓下應該沒人在才對。

當那聲音越來越靠近,我頓時感到背脊發涼,不會是碰到什麼靈異事件了吧?

我繼續前進,當最後有個黑黑的東西突然冒出來,我嚇得哇一聲當場跌坐在地,就在此時燈也亮了。

我驚魂未定的看著出現在眼前的這個人,最後眼睛跟嘴巴都越張越大。


是一個女孩子,跟可晴長得一模一樣的女孩子。


她穿著咖啡色背心、黑色印有骷髏頭圖樣的上衣,以及一條刻意被弄破幾個洞的七分牛仔褲,酒紅色的頭髮比可晴還短,只有到頸間的長度,被雨淋得幾乎濕透,手還拖著行李箱。

「……你是誰?小偷嗎?」她瞇起眼冷冷盯著我。

「不、不是,我是──」我正要解釋,她卻已衝來勒住我脖子恐嚇︰「好啊你,颱風天跑來我家偷東西,你死定了!」

「不是,真的不是,妳誤會了!」


「云?」


可晴的聲音使我們頓時停下動作,她站在房門外望那女孩一會兒,淡淡問︰「妳回來了?」

「……這傢伙是誰啊?」她看我。

「我的家教老師。」可晴說完就回到房間,女孩也馬上鬆開勒住我的手,摸摸頭起身笑道︰「哈哈哈,老師抱歉,不好意思把你誤認成小偷!」

「不會,沒關係。」她伸出手協助我站起,我卻還在驚嚇中,「那個……請問妳是?」

「初次見面,我叫鍾可云,可晴的雙胞胎姊姊。」她笑得燦爛,「老師你好,謝謝你照顧我們家可晴,我剛才真的差點要把你過肩摔!」

她爽朗的笑聲使我完全無法回神,雖然這女孩有跟可晴一樣的五官,個性和裝扮卻都跟她完全相反。

從來沒聽可晴說過她還有個雙胞胎姊姊,我一直以為她是獨生女。

「對不起吵到你們,你們繼續上課吧!」她拍拍我的手臂,「老師晚安。」

她拖著行李箱走到另一個房間,回頭跟我揮揮手後就進房去。

當我一臉呆滯的回到可晴房間,她坐在椅子上看著我,「你還好吧?」

「嗯,沒事,只是有點嚇到。」我吐一口氣,「妳姊姊……是出遠門嗎?看她提著一個行李箱。」

「大概吧,她常常往國外跑,上次見到她是在三個月前。」她語調平平,態度也很冷靜,面對許久不見的姊姊似乎沒有半點感覺。

甚至,有些冷漠。


兩人沉默一會兒,我看看手錶,最後說︰「那麼……今天就這樣吧,時間也差不多了,我先回去了。」有她姊姊在,應該是不用擔心了。

「不行,現在外面風雨那麼大,太危險了。」她立刻說︰「諺文哥,你今晚還是睡在這吧!」

「可是這……」我抓抓頭,實在不想給她添麻煩,最後想到,「那不然這樣好了,我睡樓下沙發!」

可晴想一下後點頭,「我去我爸房間拿被子給你。」

就這樣,颱風夜我就睡在可晴家的沙發上,而且還有奧斯卡的熱情相伴。

可晴拿被子給我時,還是不放心的問︰「這樣可以嗎?會不會冷?」

「OK的,妳們家的沙發躺起來很舒服,應該可以睡得很好。」我笑笑接過被子,「謝謝,妳也早點休息吧,晚安。」

但可晴卻遲遲沒有離開,而是站著不動看我,我納悶,「怎麼了?」

「你不是覺得奇怪,我為什麼會有Kite的簽名嗎?」

我愣住,都忘了剛剛有問這個問題。「嗯。」

「我可以告訴你。」她低語︰「如果你願意保密的話。」

「真的嗎?」

「嗯。」

「為什麼?」

「因為我想告訴你。」她微笑,「不知道為什麼,我就是想告訴你。」


我怔怔看著她的笑容,那一刻不知為何心湖起了漣漪……










白色的光線,把我從睡夢中弄醒了。

我睜開眼,發現外頭雨已經停了,我緩緩起身看時間,早上七點。

我打了個呵欠,沒多久就聽到外頭院子有聲音,有人正在整理一堆倒在地上的盆栽。

「啊,老師,對不起,我吵醒你了嗎?」她回頭,又是那燦爛的笑臉,是可云。

「沒有沒有!」我趕緊搖頭,「不好意思,昨晚睡在妳們家沙發上。」

「別客氣啦,昨晚那種天氣回去太危險了,留下來比較好啊!」看她的手沒有停過,我上前問︰「需要我幫忙嗎?」

「啊,那麻煩老師把那一盆抬上去好嗎?那太重了我扛不動。」她指指其中一盆,無奈笑道︰「真受不了,我爸老愛收集這些盆栽卻又不照顧,結果颱風來了被吹得東倒西歪,真是可憐了這些植物。」

我不禁看她,及肩的頭髮紮成了小馬尾,藍白條紋相間的無袖背心,卡其色的休閒褲。纖瘦的身子跟可晴一樣,但她的開朗卻又讓我看到不一樣的東西。

回想昨晚可晴對我說的話,還是覺得好不真實,就像夢一樣,讓我忍不住將視線多停留在她身上幾秒……












『Kite,其實就是我姊,鍾可云。』












─ 進入一個沒有妳的夏天,卻還是習慣想把一切都分享給妳。─





晨羽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4) 人氣()


請尊重原創勿擅自轉載盜用


還是會夢見她。

每個晚上。

她說她不愛哭,可是還是常常哭。

有人說愛不是佔有,不是犧牲,是成全。

我成全了她,可是我卻放不過我自己。

偉杰說我傻,愛虐待自己,我知道。

但我只懂得用這種方式記得她。







開始教可晴功課一陣子後,我大概知道這女孩為什麼會換這麼多位老師。

並不是會鬧或唱反調,也不是會故意不寫作業,而是不管你說什麼她都完全沒反應,連看都不看你一眼,彷彿完全把你當空氣,根本不存在。


「這個片語的用法,這樣寫看得懂嗎?」

「……」

「有什麼問題可以儘管問,沒關係喔。」

「……」

「妳是不是不喜歡說話?」

「……」


就像這樣,不管問什麼她都不會回答,上課時也不看我,就只盯著窗外,但拿測驗題給她寫時卻證明其實她都有在聽,雖然並不是每題都會寫。

雖然她就快十八歲,卻還在念高一,後來聽娟姨說可晴從小身體就不好,因此國小國中時各留級一年。身體狀況加上無法適應學校生活,讓她現在仍無法上學,只能待在家裡請家庭老師來指導。她的父母因工作繁忙平時幾乎很少回家,關係看似疏遠又冷淡,面對這麼多老師離開從不追究原因,只是不斷地繼續請。

看著仍盯著窗外的她,我不禁嘆口氣。

雖然無法掌握這學生的心態,但還是只能做下去。



只要能不讓腦袋空下來。







這天晚上,我又讓可晴寫幾題英文填空,她靜靜地寫,沒多久就寫好了。我看了看,最後發現一個問題,她作答的時候都只寫會寫的,答案也都正確,但只要碰到不會的就空白,其實就算寫錯也無所謂,但她就是連猜都不願意。要她寫寫看,她也堅決不寫。當我又出幾題給她,見她低頭作答一會兒後忍不住問︰「妳是不是……很討厭老師?」

語落,她忽而停了手,我也愣住,沒想到這問題會引起她的反應,但下一秒她又繼續動筆,長髮遮住了她的臉,看不見她的表情。

我沒再吵她,輕嘆口氣後便站起走走,走到書架前我稍微看裡頭的書,幾乎都是愛情小說,到底下最後一層竟見Kite的書,我驚喜地立刻回到她身旁問︰「可晴,妳也看Kite的書嗎?」

已經作答完的她目光微微一動,除此之外沒什麼反應。

「我看妳每一本都有,應該是很喜歡吧?我女朋友也很喜歡看,每本都有買,還說希望能跟Kite一樣出國走透透環遊世界。我女朋友還說……」講到正開心時我頓住,沉默幾秒後失笑道︰「說錯了,是前女友。」

聞言,她緩緩轉過頭來,用清澈的眼睛看我。

忽然正面接觸到她的雙眸,我的胸口瞬間微微一顫,也發現自己似乎說太多了,尷尬地輕咳幾聲︰「抱歉,突然跟妳講一堆無聊的,寫好了嗎?」

她把考卷給我,看樣子我剛跟她講解的都有吸收到,全部都正確。我莞爾,「辛苦妳了,休息一下吧。」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我似乎看到她輕輕點頭。







兩個禮拜後的周末,偉杰跑來我這裡玩順便住兩天,邊啃滷味邊問我家教做得怎樣,我也跟他說目前碰到的狀況,有些棘手。

「唉,就跟你說這學生不好教,叫你換一個偏不要,自找麻煩。」他嘆。

「都已經做下去了,我也不想就這樣說走就走。」我苦笑看著電視。

「喔。」他也跟著看電視,一會兒後問︰「筱婷最近有跟你聯絡嗎?」

我一愣,「沒有啊,幹嘛?」

「只是問問,覺得搞不好她有跟你聯絡。」

「為什麼?她過得很好幹嘛跟我聯絡?」

「你怎麼知道她過得好?」

「……」

「你還是有在關注她齁?」他挑眉,「看部落格?還是在MSN上聊?」

「都沒有。」我嘆氣,起身,「你慢慢看吧,我先睡了。」

「蛤?現在才幾點你就要睡了?」

「我今天很累,有什麼話明天再聊吧。」我低聲說,他立刻關電視跟上來,「好啦歹勢啦,我不該提起筱婷的,我只是擔心你嘛。」

「沒事啦,我是真的很累。」我失笑,「我知道你擔心我,但我沒事了。」

「嗯。」他拍拍我的肩。

明明很累,當到床上後卻沒有馬上入睡,只是靜靜望著天花板,沒多久偉杰又開口︰「諺文,可以問你最後一件事嗎?」

「什麼?」

「假如有一天……」他緩緩說︰「筱婷回來了,想回到你身邊,你還會接受她嗎?」

他的問題讓我腦袋頓時一片空白,過了好久好久才回應︰「要期待這些假設,太痛苦了。」

偉杰也沉默,最後輕嘆︰「也對,沒事了,睡吧。」

聽見他翻身的聲音,我閉上眼睛,眼眶卻熱熱的。

希望一天,至少一天,可以暫時讓我不要夢見她。


再次夢見她的眼淚……








「這題妳可以寫寫看,就算錯也沒關係,就試試看吧。」

上課時,面對考卷上的一題空白處,可晴仍不寫答案,只寫懂的部分。

看樣子她是真的不願寫,我也不想再逼她,於是說︰「好吧,沒關係,妳先休息吧。」

她站起來離開房間,我嘆氣抓抓頭,拿出紅筆準備改,卻注意到她桌角的一本冊子,其破爛的程度讓我好奇,拿起一翻發現是本英文講義,像是補習班用的那種,翻到最後有張東西忽然掉下,是一張照片,裡面有兩個人,其中一個就是可晴,在她身旁的則是一名中年男子。照片裡的可晴露出我從未見過的淺淺微笑,兩人站在一塊可以明顯看出年齡差距,卻猜不出他們是什麼關係。

看得正專心,忽然有人一把搶走我手中的照片,抬眸見可晴臉色難看的站在眼前,我立刻起身跟她道歉,「對不起,可晴,我只是想看看妳的講義,不是故意的!」

她瞪著我不發一語,蒼白的臉蛋也因憤怒微紅著。我再度急忙道歉,「真的對不起,可晴,是我不對,不該亂看妳的東西,原諒我好嗎?」

見我不斷道歉,她的呼吸才漸漸緩和下來,她握著照片一會兒,最後卻用力捏成一團丟進垃圾桶,然後回到座位上!

我怔怔看著垃圾桶,再回頭看她。她動也不動望著前方,像什麼都沒發生一樣。當我在她身旁坐下,兩人許久都沒有動作,看她一眼,卻赫然發現她的眼眶泛紅,沒多久說︰「出題給我做。」

「什麼?」她忽然出聲讓我驚訝不已,我從未聽過她說話。

「出題目給我做。」她聲音沙啞,也微弱︰「出題目給我做!」

我愕然望她,她身子顫抖,眼睛依舊直直盯著窗。當我把出好的題目給她,她立刻抽走埋頭開始寫。她的頭髮仍讓我看不見她的臉,卻看到她的眼淚不斷滴在考卷上,拿筆的手也抖得厲害,握得用力,更寫得用力。我擔心盯著她許久,最後道︰「可晴,別寫了。」

她彷彿沒聽到,依舊低頭不停寫,我心一橫用力把考卷拿走喊︰「可以了,可晴,不要寫了!」

她停下動作,呼吸急促,身子也仍在抖,眼淚更是佈滿臉頰。我緩緩將她的椅子轉過來讓她面向我,她也沒反抗,緊握拳頭眼神空洞沒有焦點,儘管眼淚不停的落,她卻始終不讓自己哭出聲來。

我拿衛生紙給她,她不接,最後我替她擦拭那些淚,但還是有一滴滑到我手上。


微熱。


「妳沒事吧?可晴。」我凝視她,溫柔問︰「我去幫妳倒杯水好嗎?」

她搖頭。

等她冷靜下來後,我從垃圾桶把照片撿起並攤開,再度拿到她眼前,輕語︰「這個,對妳來說應該很重要吧?」

她不看照片,反而看我。

「若妳真的不想要了,我再幫妳丟掉。」我把照片放到她手上,「不要這麼輕易就捨棄重要的東西。」

當她視線落到照片上,沒多久眼淚再度掉下。

「今天就先這樣吧,妳早點休息。」頓一會兒,我又說︰「……我把我的手機號碼抄給妳,如果有什麼事可以打給我,不管什麼時候我都會接,好嗎?」

她仍沒回應。

當我走出房間準備關門那一刻,竟見牧羊犬奧斯卡就坐在樓梯口。我這才想起娟姨一週只有四天過來打掃,其它時間就只有可晴一個人在家,回頭望她的身影,那一刻忽然覺得心疼。我揮揮手示意奧斯卡過來,蹲下摸摸他的頭輕聲說︰「奧斯卡,要乖,好好陪主人喔。」

他開心地舔了我一口,我擦掉口水忍不住笑,輕輕把門打開讓奧斯卡進去後再關門。離開這棟屋子後,又忍不住回頭往二樓窗戶看。

晚上十二點多我關掉電腦去洗澡,洗完澡後卻發現手機有一通簡訊,不知道是誰傳來的。很短,只有一行字。




『怎樣才能完全忘記一個人?』




由於沒有署名,所以一時之間我想不出會是誰,腦海卻漸漸映出可晴的臉,最後我回傳︰「妳是可晴嗎?」

我等了許久,卻遲遲沒有等到回應,打回去也沒有人接。

那晚我就躺在床上看著這封簡訊,很累,卻無法入眠。

心隱隱作痛,短短幾個字卻讓我想不出任何結論,只能跟著上面的文字一次又一次的低唸︰「怎樣才能完全忘記一個人……」



『假如有一天筱婷回來了,想回到你身邊,你還會接受她嗎?』



我深吸一口氣,放下手機翻個身準備睡覺。

然而偉杰的話以及那封簡訊,卻始終盤據在腦海裡……









─ 也許我該做的,不是忘掉妳,而是要習慣妳不在身邊。─






晨羽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5)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