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107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請尊重原創勿擅自轉載盜用


灰色的天,細雨不時緩緩飄下。

在逸光的告別式這天,所有人的臉上,不是哭紅雙眼,就是瞠著眼呆滯的不發一語,一點真實感都沒有。

這場告別式,在逸光的母親那邊的親戚家舉行,場地大,比較能容納多點人。來參加的人非常多,讓我們看到逸光生前的好人緣。除了親戚外,絕大部分都是逸光從小到大的同學、朋友。在花束的簇擁下,放著逸光抱吉他笑得開心的照片,每個人都是愣愣看著,一時之間都回不到現實裡,不敢相信這真的是最後一面,他真的不在這世上了。

學姐從頭到尾都緊握我的手,壓低聲音不斷哭泣,而我始終靜默凝視逸光的笑臉,最後才看到他的父母,他的母親握著一名混血小女孩的手擦著眼淚,而他父親則是低頭,神情沉重,從頭到尾都不發一語。

當社長在台上開始說起逸光的事,他的為人,他的個性,他的夢想,他的一切一切,如今這都成了追憶。我看見他不時深呼吸吐氣,壓住哽咽,卻壓不住淚水。

逸光的死,最讓大家無法原諒的,是那個害死他的兇手。

車禍後,警察兩天就找到那肇事逃逸的駕駛,是一名中年男子,抓到人時他正在網咖裡打遊戲,不僅毫無悔意,還不肯來上香,甚至連跟家屬道歉都沒有。據說之前他就有不少酒駕撞到人的前科,打架、吸毒、賭博,也被抓去關好幾次,卻依然故我,警方找上門時,他還囂張的大聲嗆聲,完全不因逸光的死而有半點愧疚跟不安。

這樣的人,就這麼輕而易舉毀了逸光的人生,和他的未來。

大家的淚不光是因為悲痛,更是因為不甘心,不甘逸光的寶貴生命就這樣斷送在這種人身上。


所以,更痛。



告別式進行過程中,某個人的出現引起現場不小騷動。

小白學長也來為逸光上香,他一身低調,站在前方靜靜望著逸光的照片。一看到他,吉他社所有人又不禁哭了起來。他是逸光的偶像,也是夢想,因此他來送逸光最後一程的畫面,更是讓大家感到心痛不捨。


要是夢該有多好……如果這只是一場惡夢,該有多好……



告別式告一段落後,我站在一角倚牆發呆,沒多久有人走了過來。

小白學長也靠牆站在我身旁,望著會場人群一會兒,最後沉沉說︰「沒想到,會以這種形式再見到妳。」

我微微一顫,好不容易暫時平復的情緒又再度一亂,濃濃酸楚也再次襲來。

學長的陪伴卻讓我的眼淚不受控制的落下,止不住的啜泣,止不住的痛意,即便拼命深呼吸,卻還是只能哭得上氣不接下氣。「學長……」

「嗯?」

「請你……」我渾身顫抖,連聲音都不停的抖︰「請你讓我……進卡門……」

學長轉頭注視我,我卻仍不斷的哭,不斷的說︰「拜託……學長……讓我進卡門,求求你讓我進卡門……」

面對我的要求他始終沒有回應,只是沉默半晌摸摸我的頭就離開了。我蹲下抱住膝蓋繼續哭泣,即使聲音早已哭到沙啞。

我不知道為什麼會突然對學長說這些,也不知道這麼做的意義在哪?話就這樣直接從口中溜了出來。我不知道自己怎麼了?

除了哭,我不知道現在還能做什麼?不知道怎麼重新站起來?怎麼走下去?

直到現在我還是不明白,為什麼……


『不過我很好奇,害別人失去幸福的人,究竟可以幸福到什麼時候?』


當腦海突然浮出這句話,我愣住了。


『我相信報應不是不到,而是時候未到。』


我不禁打了個冷顫,下意識的抱緊自己,心也越跳越快!一陣無力襲來,我整個人靠在牆邊動彈不得,腦袋也一片空白。



再也無法思考任何事……





「學妹。」琪琪進到我房間時,將一份便當放在桌上。見我又坐在窗邊不動,嘆一口氣後走到我身邊,「妳又不吃飯啊?」

我不語。

「妳這幾天不出門,不去上課,一直關在房間裡,這樣好嗎?」她說︰「妳還要這樣到什麼時候?妳想讓那些關心妳的人更擔心嗎?」

見我仍沒反應,琪琪有些不高興了,用力拉住我的肩膀將我面向她,卻發現我淚流滿面,不禁一愣。

我抬起失神的眸,靜靜看她的臉,最後道︰「是我害的。」

「什麼?」她眉一皺。

「是我害的,逸光是因為我才會死的。」我怔怔,眼淚掉個不停,「因為我之前傷害過別人,害別人失去她的幸福,所以現在換我了,我得到報應了。逸光會死都是我害的……」

「等等,妳在說什麼?」她趕緊打斷︰「這兩件事有什麼關係?妳為什麼要把它混為一談?」

「就是我,就是因為我逸光才會死的,不然為什麼偏偏是他呢?」我失控大吼︰「這是給我的懲罰,我的報應,因為我奪走別人的幸福,所以這次換我的幸福被奪走,她們說的沒錯,報應不是不到,只是時候未到。是我的錯,是我的關係,是我——」

還沒說完,琪琪忽然打我一巴掌,那張素麗的臉出現了慍色。

「妳怎麼會有這種想法?笨蛋!」她罵道︰「不管妳以前傷害過誰,也不管妳對那個人有多愧疚,但別人說是報應妳就相信了嗎?這樣逸光算什麼?憑什麼他必須是妳報應下的犧牲品?憑什麼他必須因為妳而死?他明明可以有美好的未來,憑什麼只因為妳的報應就必須消失?難道妳不會不甘心嗎?」

我愣住。

「妳不會覺得不甘心嗎?」

過了好久,我用力點頭,眼淚跟著掉。「可是我……我不知道該怎麼做,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

她一嘆,伸手將我抱住,溫柔拍拍我的背說︰「我知道妳很難承受,可是,這已經是事實了,妳不能再把自己關在這裡。妳應該要好好想想,自己可以為逸光做什麼?有什麼是可以為他做的。這些,我想妳應該都明白吧?」

我又愣。

「若妳真的覺得不甘心,那就該好好思考,你們的願望是什麼?你們的目標是什麼?他希望妳能做什麼?我相信妳心裡都有答案,只看妳敢不敢面對,敢不敢去做而已!」

我呆了好久,不時思考她的話。

我們的願望,我們的目標。

逸光希望我做的……


『乖,唱歌,好嗎?』


那就是他最後的願望嗎?

當時他出現在夢裡,就是為了跟我說這些話嗎?

那真的只是單純的夢?只是太思念他而有的夢嗎?

「如果忘不了過去,那就別忘。讓它成為妳的一部分。」琪琪拭去我的眼淚,輕輕說︰「可是妳要記住,過去,就讓它過去了。就算無法擺脫它,但也不能讓它影響妳的未來,再怎樣艱苦,日子還是要過下去。要是一直往回看,怎麼知道未來還有什麼在等妳?逸光為了夢想跟未來可以這樣努力不懈,我相信他到死前都不曾為自己感到後悔。那妳呢?妳還是只能站在原地不動嗎?要是那樣那我才真的覺得逸光的死真的太不值!」

我錯愕瞪著她。

「活下去,其實是需要更大的勇氣的。不要再把所有過錯往自己身上攔,這樣並不會讓我想要同情妳。若妳還是想讓自己繼續痛那就隨便妳,我不會再阻止妳,也不會再勸妳。若妳想重新振作,不想再讓逸光失望,其實方法很多,只要妳開口,很多人都願意幫助妳。」她淡淡一笑,「妳明白嗎?」

琪琪的話讓我再也說不出話,只能無聲哭泣。

而她也靜靜擁著我,最後陪我入睡,我知道這是她最後一次這樣任憑我哭。因為從明天開始,我必須靠自己的力量站起來,就算無法馬上振作,但至少不能再留在原地,甚至回頭看。

就算不是為了自己,也是為了逸光。他還在看著我,還在等著我站起來。

只要今晚,只要現在,讓我最後一次為他放聲大哭。雖然明天過後還是會難過,但也不再是只能哭泣。

閉上眼,就能看見他的笑,彷彿他現在就在眼前,沒有離開。



沒有離開……




隔天,我跟琪琪說想要去打工,問她有沒有什麼地方可以推薦的。

面對我的請求,她沒有說什麼,只是微笑幫我打了通電話。

她介紹我到捷運站附近的一家蛋糕連鎖店,她之前曾在那打工。當她打過去詢問,正好得知那家店正在徵人,店長也二話不說答應我過去面試,通過的話就可以直接上班了。

現在,我所想到的只有不讓自己閒著,沒有靜下來的時間。接下來該怎麼做我還不知道,只能一步步來。無論怎樣都好,只要不再只把自己關在房裡哭泣。就算還找不到能讓自己微笑的方法,我也還是要試試看。


因為就如琪琪說的,日子還是得過下去。




早上梳洗完畢後,我揹著包包下樓,打開大門看到阿晉學長在門口時,我一愣。

他轉頭笑吟吟的看著我,「早。」

「阿晉學長,你怎麼會在這?」我睜大眼。

「我聽說……妳已經有陣子都沒去學校,也沒去社團,大家都很擔心。」他走近仔細凝視我,溫柔問︰「妳還好吧?」

「嗯,抱歉讓你們擔心了。」不知為何,他的眼神跟語氣使我下意識的移開視線,「我今天會去上課。」

「那就好了。」他鬆口氣的笑笑,接著拿起一袋東西,「妳早餐應該還沒吃吧?給妳!」

我看著裡頭的奶茶跟三明治,又是一怔,「難道學長你是……特地買來給我的嗎?」

「嗯,因為不曉得妳這陣子有沒有好好吃飯,想到最後就乾脆跑去買了。」他摸摸頭,「反正我下午才有課,上午可以在社團消磨時間,OK的!」

「謝謝你,學長。」我抿抿唇,「以後我會好好照顧自己的,不用再這樣麻煩你特地買早餐給我。」

「好,我知道了,不過老實說,我並不會覺得麻煩啊。」他又笑,接著說︰「看到妳沒事我就放心了,先去上課吧。下課有空的話就來社團一趟吧,兔子很想妳呢!」

我不語,只是點頭。學長離開後我看著手上的早餐,不知為何竟覺得有些沉重。

搖搖頭,我快步往學校方向跑去,不願再去多想……



結果下課後,我沒去社團,直接跑去打工。

我不敢告訴學長跟學姐,直到現在我仍害怕踏進社團裡,有太多回憶在裡面,我怕要是看到他們的臉又會控制不住情緒,好不容易想要堅強起來的心情又再次瓦解,然後變回那個只會哭泣想撒嬌的自己。

雖然對不起他們,但我只能讓自己消失在那個充滿吉他聲的世界一陣子。現在的我,仍是脆弱,連一點點快樂的回憶都無法承載。

但是每晚,我都會想起那個夢,逸光來找我的那個夢。

好幾個日子裡,我把自己弄得忙碌,忙到什麼都沒時間想,甚至累到不醒人事,卻還是會在睡前想起逸光的話,不曾間斷。

這一晚,我又想起了他。

儘管我還是害怕想起其它事,包括唱歌。


『對我來說,世上最美的聲音,就是莫莫的聲音了。』

『唱歌,好嗎?』

『憑什麼他必須是妳報應下的犧牲品?憑什麼他必須因為妳而死?他明明可以有美好的未來,憑什麼只因為妳的報應而必須消失?難道妳不會不甘心嗎?』


『妳不會覺得不甘心嗎?』


我深吸吸,最後下床打開筆電,然後進入卡門的網址,再按到歌手介紹的那一頁。

明明,逸光的名字已經在上面了。

明明,他已經是卡門的一份子了。

明明,他已是那裡的明日之星了。


明明……


我擦掉眼淚,回到卡門首頁,看著那美麗的紅色招牌及再熟悉不過的建築,我的視線便沒再移動,就這麼靜靜注視著。

不知過了多久,我伸出有些顫抖的手拿起手機。像是有股力量驅使我這麼做,根本還來不及思考要做什麼,身體就不由自主動起來。

當我撥了號碼,將手機移至耳邊,我清楚聽見自己的心跳聲。對方接起那一刻,我仍盯著螢幕上的卡門,最後屏息閉眼說︰「社長……我是莫妹,好久不見,很抱歉這麼晚打給你,有一件事,我想要請你幫忙……」

停頓片刻,我握緊手機,然後慢慢睜開眼。





「可以告訴我……小白學長的手機號碼嗎?」









晨羽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2) 人氣()


請尊重原創勿擅自轉載盜用


雨勢之大,就連聲音都大得令人心顫。

我連傘都不撐,一到醫院馬上衝進去,下一秒就看到社長站在門邊,手插手低頭動也不動,我衝去抓他衣服驚慌問︰「社長,逸光呢?逸光他怎麼了?到底出什麼事了?」

他緩緩抬眸,眼眶微紅,卻抿唇沒有立刻回應,只是帶我到另一邊的座位區。沒想到其他學長們跟學姐也都在,卻個個面如死灰,看到我全都嚇到,始終倚頭的學姐也抬頭,竟見她淚流滿面。她愣愣看著我再看社長,倏地站起來沙啞喊︰「Summer……你幹嘛叫莫子來?你怎麼可以這時候叫她來?」

「兔子,妳冷靜點,莫妹本來就該馬上知道……」波波學長拉住她,眼淚卻也掉下。我愣愣看著他們的反應,已經分辨不出現在狀況︰「這……到底怎麼回事?逸光他人呢?我要見他!」

社長搖搖頭,低啞道︰「看不見了。」

「什麼……?」

「已經沒辦法看了。」他深呼吸,語氣微顫︰「小光的遺體……在我們趕來前,就已經被送走了。」

我瞬間僵在原地,幾乎呆滯的看著他!


他在說什麼?什麼遺體?


「社長,你不要開這種玩笑!」我抓住他手臂用力搖晃,「逸光他明明……我今天下午才看到他的,他明明還好好的!」

「對,當時他還好好的,我們都有看到。」他握住我的手,接著說︰「但他就是在回來的路上出了車禍,對方酒駕還闖紅燈,直接撞上小光後就逃逸,而且當時附近車子不多,加上大雨視線不佳,根本沒多少人看到。等到找到小光時已經太晚……來不及了。」

我怔怔看他。

「醫院先通知他家人,接著才通知學校,等到我們接獲消息趕來,我們已經見不到他,因為他父親來見他最後一面後……就把他送進太平間,不讓任何人看。」社長語氣一沉︰「小光他……在送來醫院前就已經沒有生命跡象,他傷得太重,警察說他是當場……」

「你騙人!」我大吼。坐在附近的其他人也紛紛朝這裡看。

「一定是搞錯了!」近乎瘋狂,我用盡全身力量不斷怒吼︰「不可能是逸光,一定是哪裡搞錯了!」

他們全呆站原地沒有說話,我趕緊拉另一邊的阿晉學長,再拉康康學長,「一定是搞錯了對不對?不是逸光對不對?是警察跟醫生搞錯了對不對?」

他們不發一語,依舊只是默默流淚,我再也控制不住,眼淚潰堤放聲嘶吼︰「不可以,不可以是逸光。一個月後他就是卡門的歌手了,他就要站上卡門的舞台了,他的夢想就要實現了啊!他怎麼能在這時候死?絕對不可能是他,我不會相信,我絕對不會相信——」

社長深深吸一口氣,望著一旁眼淚卻跟著掉,接著從口袋拿出一個小透明塑膠袋,裡面裝的是一只手錶。

我緩緩接過細看著,鏡面已破裂,時針分針也不再轉動,周圍還沾了不少血跡。

再熟悉不過的,是逸光的手錶。


是逸光……


我雙腿一軟癱坐在地,腦袋已經無法思考,只有眼淚仍不停的落。

「怎麼可以……」我渾身顫抖,拼命搖頭,「怎麼可能會是逸光……為什麼偏偏是他……為什麼……」

當學姐蹲下將我緊緊抱住,我仍問︰「為什麼是逸光……為什麼……學姐,為什麼偏偏是逸光?」

「莫子,莫子。」學姐已哭到眼睛紅腫,撫摸我的臉沒有回答,只是不斷叫我的名字。我怔怔看她,還是只能一直問,一直問,「不該是逸光……不該是逸光的,學姐,妳說啊,不會是逸光的,對不對?」

可是學姐仍是一直哭,沒人回答我的問題,沒人回答。

「不是逸光……逸光……」我低喃,沒多久眼前一黑,倒入學姐懷裡不醒人事,儘管感覺到他們不停叫喚並拍我的臉,我卻還是睜不開眼,就這樣失去了意識。



「莫莫!」



昏迷前,耳邊似乎聽到他在叫我。


是他在叫我。



「莫莫!」



逸光,你在哪裡?


你在哪裡?














「嘿,莫莫!」





當我睜開眼,見到他在我眼前時,心跳幾乎停止!

逸光露出他那一貫陽光可愛的笑,看著發愣的我笑意更深了。

我趕緊起身抱住他,像是溺水的小孩看見了浮木。

「欸欸,莫莫,我快喘不過氣了啦!」他邊笑邊掙扎,似乎在求我減輕力道︰「我脖子快斷了。」

我放開他並注視他全身,眼淚立刻撲簌簌的掉,一摸他的臉,很溫暖。

「你沒死對不對?逸光你沒死對不對?」我雙唇顫抖。

「妳在說什麼啊?我死了現在還會在妳面前嗎?」他失笑。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不可能是你!不可能是逸光你的!」我欣喜若狂,又叫又跳的再度抱他。

「妳好奇怪喔。」他又笑,摸摸我的頭,「好啦我回來了,妳說有事情要告訴我,是什麼?」

「喔,那個,是……」我擦掉眼淚,沉默許久低頭說︰「對不起……我沒辦法跟你一起去卡門了。」

逸光不語,只是看著我。

「我不是故意瞞你這麼久,雖然我也很想跟你一起進去,可是我,我……」說著說著我又哽咽,握緊拳頭,「其實我有很多事都沒有告訴你,因為我害怕你會討厭我甚至離開我,所以一直逃避,但我不想再瞞你了,現在我想告訴你,我——」當我鼓起勇氣抬眸,卻見他嘴角一揚,眼神也溫柔。

「妳知道嗎?」他問。

我一愣。

「對我來說,世上最美的聲音,就是莫莫的聲音了。」

我看著他對我露出的笑,想再對他說些話,可是喉嚨卻怎樣都發不出聲音。而他彷彿也明白似的,望著我不再多說一句,可是還是在笑。

我伸手摸著他的臉,他閉上眼睛,握住我的手。

「乖,唱歌,好嗎?」他說。

於是我開始唱,一直唱、一直唱,可是為什麼眼淚也跟著一直掉、一直掉?


明明這個人,就在我的身邊啊……


「逸光,你可以原諒我嗎?你不會生我的氣,不會離開我的,對吧?」我沙啞問道。

然而他沒有回答,應該說,他說了什麼我卻聽不見,我看見他嘴巴在動,可是沒有聲音。

「逸光?」我再次伸手,碰到的卻是空氣。我傻住,下一秒就發現逸光的身影越來越模糊,就快被黑暗給吞噬。我想去拉他,卻怎樣也摸不著,連聲音都發不出來!



逸光!



身體猛地一顫,我的目光也再次睜開!

我冷汗涔涔,沒多久就看到學長跟學姐的臉,全都心急如焚的盯著我,尤其學姐,眼淚甚至滴到我臉上。

「小莫,妳還好嗎?」阿晉學長問,眼睛佈滿血絲。

「莫妹,要不要緊,沒事吧?」康康學長也問。

我愣愣看著他們,隨即問︰「逸光呢?」

「莫子……」學姐摸我的頭,我立刻拉住她的手,急切道︰「學姐,我看到逸光了,我剛剛真的看到他了,他跟我說話,他沒有死,他還對我笑了,我看到他了,他——」

學姐一聽我的話,淚水掉得更兇,再也不可抑止的痛哭出聲。這時社長也到我身邊,俯身將我的頭輕擁至他懷裡。

「他是去見妳的。」他低語,卻壓不住濃濃鼻音,「莫妹,他去見妳了……」

我愣愣,學長懷裡的溫度讓我發現到,和剛才碰觸逸光的溫度不一樣。


不一樣。


當眼淚再度淌下,我卻已經沒有力氣哭泣。


那只是夢嗎?

逸光真的死了嗎?

他真的永遠離開我了嗎?


為什麼?為什麼……


我失神倚在學長懷中,只能睜著眼睛沒有焦點的直望前方。



『莫莫!』



當腦中浮現他的笑臉,整個人,整顆心,都在痛。

為什麼偏偏是逸光?


到底,為什麼……









回到家時,我坐在地上倚著床望著窗外大雨。

凌晨三點了,我很想再次入睡,說不定能再見到逸光一面,可是我卻睡不著,怎樣都睡不著。

沒多久,身後傳來敲門聲,當門一開,琪琪便緩緩走進來。

她一句話都沒說,也沒有悲傷的表情,只是在我身旁坐下,望著大雨一會兒後將我的頭攬到肩上,輕輕拍著,安撫。

琪琪的體溫讓我的眼眶又濕了,也讓我再度回到現實中,無論我怎麼請求老天讓時間倒回,回到什麼事都還沒發生的時候,可是一清醒發現時間仍是繼續在走,不會為誰停留,也不會為誰倒轉。

我抱住琪琪又哭了出來,她溫柔用雙臂擁住我的崩潰,我的眼淚,靜靜的,任憑我用力哭泣。


沒有逸光的日子,我該怎麼辦?

我要怎麼笑?怎麼快樂?






怎麼繼續走下去……











晨羽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4) 人氣()


請尊重原創勿擅自轉載盜用


星期五那晚,我在家等待逸光的消息,也在等待跟他坦白的時機。我拿著手機忐忑不安,當七點半他打給我,我心一跳立刻接起!

「莫莫,妳在家嗎?」他語氣充滿喜悅跟興奮。

「我在,逸光你……怎麼樣?結果如何?」我緊張。

「小白學長說……」他停頓片刻,深呼吸後大聲宣布︰「一個月後,我就正式成為卡門的歌手了!」

我睜大眼,摀住嘴巴眼眶一熱,逸光幾乎瘋狂的又叫又歡呼︰「我真的成功了!我真的成為卡門的歌手了!我真的就要站上卡門的舞台了!」

「恭喜你,逸光。」我視線模糊,感動不已,「真的恭喜你!」

「莫莫,妳現在可以來學校操場嗎?我現在好想見妳!」他開心到似乎就快哭出來,「我現在需要找個人說話,不然我真的會以為自己還在作夢!」

我笑了,也鼻酸了。

當我趕到學校操場,有幾個學生在打籃球。找了一會兒就看見逸光坐在椅子上發呆,我一過去他立刻把我抱起來轉圈圈,嚇得我不禁叫出來!

「我真的要進卡門了!」他激動到眼裡都有淚光,笑容卻還是止不住,「當學長這麼跟我說的時候,我還跟他確認好幾次,沒想到是真的,學長真的讓我進去了!」

我摸他的臉,微笑,「嗯,真的太好了。」

「不過……因為我真的太興奮了,結果就忘記幫妳問學長。」他一臉歉意,「對不起喔,莫莫!」

「沒關係啦。」不知為何我有點鬆一口氣,卻也同時緊張。


說吧,現在就告訴他吧。


「我現在真的覺得我是這世上最幸福的人了!」他仰頭深吸一口氣,「我最大的夢想,真的實現了!」

「逸光,我……」

「莫莫,妳覺得我要取什麼名字才好啊?」

「咦?」

「我在卡門的名字啊,我現在腦子混亂根本什麼都想不到,妳給我一點意見吧,到時我也會幫妳想的!」他語氣雀躍,我卻一時啞口。

「是要中文名好呢?還是英文名好?我之前說想取一個酷一點,又有點神祕的名字,可是康康學長他們都說不適合我,而且還笑我俗。」

「什麼名字?」

「Sky。」

「……真的不太適合。」我噗嗤一聲。

「可是我覺得很棒啊!」他瞪大眼,有點不服。

「我只是覺得你比較適合更活潑,或是更陽光一點的名字……」

「真的那麼不適合嗎?」他眼神哀怨。

「好啦好啦,如果你真的喜歡就這麼取吧,本來就要選自己喜歡的名字才有意義嘛。」我安撫。

「對嘛,果然還是莫莫了解我!」他又笑了。

當我們手牽手繞著校園散步,逸光突然嘆一口氣,沒多久問︰「欸,莫莫。」

「嗯?」

「我知道自己已經很幸福了……」他望著地面喃喃道︰「但如果我說,我希望還能再實現一個願望,會不會太貪心啊?」

「當然不會啦,什麼願望?」

「等我進卡門以後……我希望可以變得更厲害,更優秀,然後打破一些人對音樂的刻板印象。」他頓了頓,「我想讓某個人知道,音樂不是窮人在玩的東西,也不是沒志氣的人在玩的東西,更不是沒前途的東西。我想證明給那個人看,證明我的選擇是對的,絕不是他認定的那個樣子!」

「你說的那個人是……」

他安靜片刻,苦笑,「我爸。」

「咦?」

「我爸他啊,從以前就是個很嚴肅的人,不苟言笑又超兇,對任何事也要求嚴厲,小時候我真的超怕他的!」

我專心聽著,心裡卻十分驚訝,因為這是他第一次主動跟我說有關他父親的事。

對逸光家裡的事我只從學長們口中輾轉得知,他爸媽在他九歲時離婚,他媽媽原本要帶他去美國,可是逸光想留在這。後來他和爸爸一起住,父子倆卻常吵架,觀念不合加上溝通問題,讓他們的感情越來越差,所以逸光上高中後就開始住校,寒暑假不是住朋友家就是去美國看媽媽,上大學也是直接在外頭租房子,幾乎沒再回去過。

「他一直認為興趣不能當飯吃,尤其是玩音樂跟唱歌,這些在他眼裡什麼都不值。他太過強硬,我也很頑固,所以沒辦法生活在一起,只要一見面就吵架。」他又嘆一口氣︰「但現在……我也明白,其實他很辛苦,每天除了工作還是工作,為家人,為公司,我甚至懷疑他從沒有為自己活過,也懷疑他到底有沒有快樂過?每次一想到這我就覺得很難過,也很悲哀。」

「……」

「我不希望再跟他繼續這樣下去,我想讓他接受我,接受我所重視的一切。我想讓他看到我夢想成真的那一刻,讓他來卡門聽我唱歌,讓他知道這就是我要的一切,而且我已經成功了,也得到了!」他停下腳步,神情認真,「我要告訴他,在這條路上,我永遠都不會後悔。」

沉默一會兒後,他緩緩轉頭有點不安的問︰「妳覺得,這個願望有可能實現嗎?」

「你是指讓你父親來卡門聽你唱歌?」

「嗯。」

「若好好談的話,我想應該沒問題,畢竟他是你爸嘛。」我莞爾。

「只是很尷尬……我已經很久沒跟他說話了,也不知道他現在過得怎麼樣?」他抓抓頭,「找個時間問晉哥的意見好了,畢竟他也跟我爸相處過。」

「阿晉學長?」我瞠眼。

「對啊,我們以前是鄰居,後來我唸高中我爸也搬家了就沒再聯絡,到大學才又碰到面。」他偏頭,「我沒跟妳說過嗎?」

「我只知道你們從小就認識。」

「對啊,小時候都一起玩的,所以他也見識過我爸有多恐怖!」他笑笑,握緊我的手,「等到回去找我爸的那一天……我也會帶妳一起去。」

我傻住。

「自從認識妳後,我就一直很想讓妳見見我的家人。」他凝視我,「我要當他的面親口跟他說,妳是我非常重要的一個人。」

我望著他,他的微笑又讓我的鼻頭酸了。

當他吻了我,耳邊依舊不時聽見運球聲,還有風吹動樹葉的聲音。


那件事,還是等之後再告訴他吧。


不想讓他傷心,想讓他此刻只有快樂,不要因為我而破壞了美夢。


只要現在讓他沉浸在這份喜悅之中,讓他盡情笑著……










「妳男友很可愛唷。」


回到家時,琪琪坐在沙發上笑著看我,手裡又拿一罐酒。

「妳有看到他?」我一愣。

「是呀,他不是送妳回來嗎?」她揮揮手要我也坐下,並給我一罐仙草蜜,「妳跟他談過了嗎?」

「……還沒,想晚點再告訴他。」

「為什麼?」

「因為我不想破壞他今天的好心情。」我淡淡說︰「逸光他……下個月就是卡門的新歌手了。」

「真的假的?」她吃驚,「妳男朋友這麼厲害呀?」

我笑笑,點頭。

「下次他來記得叫我,我先跟他要個簽名!」她也笑,接著忽而一嘆︰「難怪妳不敢告訴他,很不好受吧?」

我抿唇。

「唉,妳怎麼背負的煩惱有這麼多呢?」她忽然攬住我並摸摸我的頭,「很想為妳做些什麼,可是現在什麼都沒想到!」

「不用了啦……謝謝妳。」我有點感動。

「如果以後有什麼事,儘管找我商量沒關係。就算沒辦法替妳決定,但至少還能聽妳說話。」她又摸我的頭。「不用客氣喔,學妹!」

「謝謝。」我輕語,發自內心的,感謝。




知道逸光即將進卡門,週休兩天學長們就帶逸光出去大肆慶祝。而禮拜一在社團,所有社員又再為他慶祝一次,很開心吉他社將有個大明星誕生!

「小子,可不可以跟你商量一件事?」康康學長忽然靠近逸光。

「好啊,什麼事?」他好奇,嘴裡還咬著蛋糕。

「那個啊……等你進卡門,可不可以幫我跟暖暖要簽名啊?」

「康康你到底是愛小海還是愛暖暖啊?花心欸你!」偷聽見的兔子學姐立刻喊。

「誰說我只能愛一個的啊?奇怪!」學長立刻反駁,卻被大家狂噓。但不講還好,這一講所有人也搶著要簽名,嚇得逸光趕緊躲到社長背後跟他求救!




這天下午,外頭開始下起雨。



原本在速食店打工的逸光,為了在這一個月內專心練歌藝跟吉他,決定今天去請辭,下課後就要過去。

我要他回來時打給我,有事情跟他說,他也立刻答應。

坐在書桌前,我聽著音樂,望著外頭大雨,努力調適自己的心情,思考要怎麼說才不會讓逸光太過失望,怎樣坦承自己無法進卡門的原因。


怎樣跟他坦承那段不堪回首的過去……


等著等著,我拿起手機,八點半了他還沒有回電。最後我直接打過去,竟發現他關機了,之後不管打幾次都一樣。

只是請個辭要這麼久嗎?是手機沒電了嗎?他還在外面嗎?

一直等不到消息讓我開始擔心,到了九點,我已經無法再安心坐著。他從不會讓自己失去聯絡這麼久,再怎樣他一定會想辦法連絡我。

當我準備出門到他打工的地方,手機響了,我立刻衝去接,卻是社長打來的,我道歉說︰「學長不好意思,我現在要出去找逸光,他好像還在打工——」

「他不在那,莫妹妳現在立刻來醫院,快點!」

「醫、醫院?為什麼?」

「逸光他出事了。」


我瞬間僵住,整個腦袋也一片空白!


手機同時從手中滑落摔到地面……







晨羽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4) 人氣()


請尊重原創勿擅自轉載盜用


和房東簽約後,隔天晚上琪琪就搬過來了。

幫她搬完家,兩人坐在客廳時她拿一罐啤酒給我,「來,謝謝妳好心收留我,還幫我搬家!」

「不用客氣啦,說什麼收不收留的……」我搖頭拒絕。她笑了笑,「不敢喝啊?」

「不太喝。」我看著她,問︰「妳也是跟我同所學校的嗎?」

「嗯,大四,企管系的。」她點頭,「我知道妳唷。」

「為什麼?」

「校慶那天妳不是有上台唱歌嗎?我雖然見過妳,但名字昨天才知道。」

「……這樣啊。」

「我之前在隔壁偶爾會聽到妳在唱歌喔。」

我臉一熱,覺得不好意思,「真抱歉……妳應該覺得很吵吧?」

「怎麼會呢?很好聽。」她又笑,「只是再多點感情就更好了。」

「咦?」

「不是在批評妳喔,只是我覺得,妳唱歌太壓抑了,好像不敢盡情大唱,每次都悶悶的。」她說︰「我在隔壁聽了那麼久的感想,就是這樣。」

我愣愣看她,沒想到她竟會有跟小白學長一樣的想法。心不禁再度一沉,輕語道︰「這樣子……果然是進不去卡門的吧?」

「卡門?」她一咳,睜大眼看我,「妳說卡門?妳想當那家Pub的歌手嗎?」

「沒有啦,我只是隨便說說而已,妳別當真!」我趕緊說,乾笑,「以我的程度不可能進得去的啦,我根本不敢妄想!」

她看我一會兒,偏頭道︰「那也不一定啊,妳努力的話說不定就有機會,幹嘛那麼沒自信?」

我一僵沒有回應。她靠近我,「妳很想去卡門嗎?」

「不排斥……但也沒有非要進去不可的欲望。」

「啊?那為什麼——」

「是我男友想去。」我低聲,「他希望我能跟他一起進去。」

「妳有跟他說妳不想嗎?」

「……我說不出口。」我深呼吸,「每次看他那麼努力,我就覺得很愧疚。不想讓他失望,卻又不知道該怎麼做……」

「妳害怕站上舞台嗎?」

我一顫,瞬間語塞!見我神情怪異,她又問︰「妳害怕舞台嗎?」

我沒有回答,這才發現自己好像跟她說太多了,於是趕緊起身,「抱歉,我還有事要先回房了。妳剛搬過來應該也累了,早點休息吧,晚安!」

我匆忙回到房間,靠在門邊掩不住心慌,呼吸微亂,沒多久就聽見客廳傳來琴聲。

我坐在地上抱住膝蓋,望著窗外靜靜聆聽。鼻頭卻越來越酸,越來越酸。


想哭,卻不敢掉淚。





隔天早上,我走出房間要洗臉,卻見琪琪已經背上包包準備出門,並對我說︰「早。」

「……早。」我看著她穿鞋子,「這麼早就有課了?」

「不是,我要去打工,下午才有課。」

「這樣啊?那妳路上小心。」正要進洗手間,她卻忽然喚︰「學妹。」

我回頭。

「不要太勉強自己喔。」

「咦?」

「如果妳真的不想,就該跟妳的男友說,好好跟他談。」她微笑,「若他愛妳,我相信就會尊重妳的意見。千萬不要硬逼自己做不願意的事,不然最後很容易讓兩人都受傷唷。」

「……」

「就這樣,晚上見。」說完,她關門離開。


我拿著毛巾站在原地,遲遲沒有移動腳步……










「社長——學長到底打來了沒啦?」


在社團裡逸光始終巴著社長不放,走到哪就跟到哪,煩得他幾乎快抓狂︰「還沒啦,我不是說一有消息就會通知你嗎?有點耐心好不好?」

「可是……」逸光嘟嘴。

「幹嘛幹嘛?這傢伙又在吵什麼了?」康康學長走進來。

「小白學長說,讓逸光進卡門的事之後會再聯絡Summer,這小子就從早上黏他到現在。」阿晉學長笑道。

「因為我怕學長會反悔啊,結果又說我沒資格的話……」逸光越說越小聲。

「安啦,他不是那種會變來變去的人,而且他本來就比較忙,你就等等吧,莫妹都比你沉得住氣了。」社長嘆。

「其實不難理解小光的心情啦,我反倒覺得是莫子冷靜過頭了。」學姐笑嘻嘻勾我的手。「好想早日看到他們站上卡門舞台!」

我緩緩一笑,沒有說話。

逸光就這樣痴痴等待,一個禮拜後,晚上九點多他打給我興奮大喊︰「莫莫,莫莫,剛剛社長打給我,小白學長跟他聯絡了!」

我愣住,喉嚨一乾,「真的嗎?那他……說什麼?」

「他說,小白學長要我禮拜五下午到卡門去,說要讓我見一些人,算是最後審定吧!」他聲音急促,「天啊我不是在作夢吧,真的好開心啊!」

「恭喜你,逸光。」我不自覺露出微笑。

「但問題是……當我提到妳的時候,社長卻說到時我一個人去就好,妳不用去。還說是小白學長交代的。」他不解。「妳不是也得到學長的肯定了嗎?為什麼妳不用去?奇怪。」

我一時沒有回應,只是握緊手機。


『如果妳真的不想,就該跟妳的男友說,好好跟他談。』


我嚥嚥口水,一會兒後低啞道︰「那個……逸光。」

「嗯?」

「其實我……」

「啊,等等,社長又打來了。莫莫我晚點再打給妳喔,掰!」逸光突然匆忙掛掉,我愣了愣,頹喪的嘆一口氣。

好不容易提起的勇氣,卻又全跑了回去。

這樣就算不說,遲早他也會知道我騙了他,而且也不曉得到時他跟學長見面時,會不會從他口中得知實情。

「學妹。」琪琪敲門。

我應門,她穿著露肩上衣,直筒牛仔褲,一頭波浪長髮,臉上還化了點妝。我怔怔看著她的裝扮,她對我嫣然一笑,「要不要一起出去晃晃?」

「現在?」

「是啊,我發現妳幾乎每晚都把自己關在家裡,不會無聊嗎?」

「我……本身就不太愛出門。」

「看不出來妳是個宅女耶。」她又笑,「不過就難得一次囉,我們兩個一起出去喝杯茶,好不好?」

我猶豫一會兒,最後點頭。

這樣也好,這樣就不用一個人繼續煩惱跟胡思亂想,我想要喘口氣。

她騎車載我,但沒有說要去哪裡,等到車一停,我看著眼前這地方不禁傻住!

「到囉。」她摘下安全帽。

我下車呆呆看著那醒目的卡門招牌,還來不及回神她就把我拉進店裡。裡頭燈光昏暗,人也很多,有歌手正在台上唱歌。琪琪跟服務生報上名後,我們就被帶到其中一桌,視野很好。

「想喝什麼?今天我請客,別客氣。」琪琪拿著點單對我說。

「妳為什麼要帶我來這裡?」我滿臉不解。

「上次聽妳說卡門的事,我才想起自己有一陣子沒來了,所以就打算再找個時間來聽聽歌喝喝酒,而且是跟妳一起。」她莞爾,「妳不覺得來這裡很開心嗎?整個人都變得很放鬆。」

我沒回應,而是緩緩望向台上的女歌手。

一舉手,一投足,都深深吸每個人的目光,我靜靜聽著她唱,聽到最後眼眶竟沒由來的一熱,那不像是感動,卻也不像是難過,我分不出那種情緒。

「我不曉得妳知不知道她?她叫暖暖,是這一屆卡門歌手中我最欣賞的一位。」琪琪說︰「就像她的名字一樣,不管是她的人還是歌都讓人覺得很溫暖,很多人都稱她為『卡門梁靜茹』呢。」

不知道為什麼,我忽然覺得舞台上的人離我好遠,也好耀眼,像是我永遠都無法站上去的地方,亮得我不能直視。

掌聲、音樂、安可聲、歌聲。都像遙不可及的夢,我找不到它們在哪裡,也抓不到它們。

我想逃,可是雙腳卻動不了,耳朵不能不去聽,我不能不去看。

大概是見我看得太專心,琪琪注視我一會兒後說︰「來這裡親眼看他們表演,還是沒辦法激起妳想站上去的欲望嗎?」

我回眸。

「一點點都沒有嗎?真的這麼不喜歡嗎?」

「不是不喜歡。」我輕輕說︰「只是我不知道……怎樣才能讓自己再鼓起勇氣去唱。」

「為什麼?」她眨眨眼,「是有什麼原因,讓妳不敢唱嗎?」

我沒有說話,只是把視線轉回台上。

當觀眾們開始熱烈鼓掌,我嚥嚥口水咬緊下唇,握緊拳頭。

「我讓某個人……」停頓一會兒,我緩緩說︰「這輩子,都沒有辦法再開口唱歌。」

琪琪微愣,一時沒有回話。

「我奪走那個人的夢想,奪走原本該屬於她的舞台,還有掌聲。」我抿抿唇,聲音沙啞︰「奪走那個人的一切。」

她直直看著我一動也不動。我快速擦掉不小心掉出來的淚,壓住就快哭出來的衝動。「只要一拿到麥克風,一站上舞台,我就會想起那個人,那個狠狠被我傷害的人……這樣的我根本就沒資格站在舞台上,更沒有可以快快樂樂盡情唱歌的資格。」

「……」

「我會聽妳的話跟逸光……跟我男友好好談,誠實跟他說。」我看著她,努力擠出一絲笑容,「謝謝妳今天帶我來這裡,我很開心。」

她仍沒回應,只是也對我微笑。


回到住處後,看到書桌上的手機才想起剛沒有帶出去,裡頭有三通未接來電都是逸光打來的,他還傳了一封簡訊給我。

「莫莫,我跟妳說,剛剛社長說禮拜五那天除了小白學長,之後我還有可能看到小海學姐耶,是學長親口說會帶我去見她的喔。我現在快樂翻了根本睡不著,明天到社團再跟妳說詳細情形,記得先別告訴康康學長他們,我要讓他們羨慕死。哈哈!」最後他還補上一句︰「不要擔心,到時我也會幫妳問問小白學長。我們一定沒問題的!」


讀完後,一滴淚便落在螢幕上。


對不起,逸光。


對不起。




我握緊手機,再也忍不住悶聲哭了起來……










晨羽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9) 人氣()


請尊重原創勿擅自轉載盜用


「啊~~學長居然就這麼走了,我還有很多話想要問他耶!」兔子學姊激動握著叉子哀怨大喊。離開學校後我們跟學長們在附近餐廳吃飯,大家都在熱絡談論小白學長跟逸光的表現,知道他有機會進卡門,每個人都替他開心不已。

「妳想問學長什麼?」波波學長好奇。

「當然是他跟小海學姐的事啊!差一點就可以知道了,可惡啊!」學姊扼腕道,康康學長則搖頭露出「這女人沒救了」的表情。

「不過小莫,學長剛剛到底跟妳說了什麼啊?」阿晉學長看著我。

「對啊,我也想知道。」逸光也著急問︰「莫莫,快說啦,妳從社團出來後就一直不講話,學長到底怎麼講的?」

面對所有聚集在我身上的目光,我遲疑一會兒後嚥嚥口水,「那個……」

「什麼?」他們的臉同時逼近。

「學長他說……我跟逸光都很優秀。」我低聲,卻不看他們,「也有進卡門的資質。」

逸光開心的歡呼一聲,欣喜若狂地問︰「那就代表莫莫也有機會囉?對吧?對吧?」

「啊?談那麼久,就只說這些嗎?」康康學長納悶跟社長互望一眼。為了轉移他們的焦點,我趕緊換個話題說︰「對了學姐,妳剛剛說小白學長的八卦,是什麼啊?」

「什麼?莫子妳居然不知道?妳都不看娛樂新聞的嗎?」她瞪大眼叫道,「就學長跟小海的緋聞啊,妳可別告訴我妳不知道小海是誰喔!」

「也是從我們學校畢業的學姐,這個我知道。」

「光知道這個不夠啦。小海學姐以前也是卡門的歌手,後來他們離開卡門,學長直接出道,學姐則是退居幕後當製作人,所以現在比較少有她的消息。據說學姐還在卡門的時候學長就對她特別照顧,兩人還同時離開卡門,所以很多人都在猜他們兩個到底是什麼關係,已經追很多年了,這麼大的八卦妳怎麼可能不知道啦!」

「我……比較少注意這些。」我乾笑。

「唉,傻蛋啊,虧妳還想進卡門,他們兩人的事怎麼可以不知道?他們可是當年卡門所有歌手裡頭最受歡迎的耶。」學姐推我的頭,「雖然學長的花邊新聞不少,但大家都認定小海學姐才是那個『正宮』,其他的根本只是幌子。要是有多點時間,我就可以親自問學長了!」

「我就不信妳當面問得出來,只有社長敢開這種玩笑吧?沒看到他今天威脅學長時大家都嚇死了嗎?」波波學長笑道。

「沒辦法,從以前開始就只有小海學姐有辦法治他,我才會出此下策,不然他一定會鬧很久。」社長無奈喝了口可樂,卻遭來所有人的怒視,不禁愣住,「怎麼了?」

「怎麼了?你居然還敢問。」康康學長忽地站起搭他的肩,冷冷道︰「說,你為什麼會有小海學姐的電話?」

「沒錯,你跟他們的交情到底好到什麼地步?快說!」學姐也朝他逼近。

「那個……」社長冒汗,面對殺氣騰騰的眾人頓時語塞。下一秒波波學長便從社長口袋抽出手機高喊︰「耶——我搶到了,有小海跟小白電話的手機!」

「波波賴皮,我先要的耶!」學姐立刻衝去搶,後來阿晉跟康康學長也加入戰局。可憐的社長只能急忙阻止那群失控人馬,深怕他的手機被毀掉。

我看著他們爭手機的身影,沒多久右手傳來一股暖意。逸光握住我的手鬆口氣的說︰「太好了。」

我微怔。

他轉頭看我,眼裡盡是興奮與感動,「我到現在都還覺得像在作夢,我們真的可以一起去卡門了。我想我永遠都不會忘記這一天!」

「……」我心一緊。

「學長說要單獨跟妳說話的時候我還很擔心,以為他不喜歡妳的表現,但幸好是我多疑了。」他握緊我的手,句句喜悅,「我們的夢想真的實現了!」


我說不出話,只能傻傻看著他那幸福洋溢的笑臉。


吃完飯後大家解散,我一個人在街上緊握包包緩步走著。思緒回不來,腦海裡都是小白學長的話和逸光的開心笑臉。


『我們真的可以一起去卡門了。我想我永遠都不會忘記這一天!』

『他為了夢想而唱,但妳的夢想在哪?』

『我們的夢想真的實現了!』


我慢慢停下腳步。


『妳的夢想在哪?』


仰頭閉上眼睛,灼熱的酸卻讓我感到一股刺痛。




要怎麼做?


現在的我,到底該要怎麼做才好……













週末,霪雨霏霏。


上午十點多,我早已醒來,卻躺在床上動也不動。

覺得累,卻又不是疲倦,身子重到彷彿到連移動的力氣都沒有,只能直望著窗外雨滴。

沒過多久,門外忽然傳來一陣激烈爭吵。我緩緩轉身,聲音越來越大,聽到最後我終於起身,好奇走向門邊稍微偷看。

有兩個女生正面紅耳赤的爭吵,旁邊還有一位老先生不斷勸阻。最後其中一位短髮女孩直指另一位長髮女孩道︰「反正我不管,若妳還是堅持要彈妳那吵死人的鋼琴,就給我搬出去,別擾亂別人的安寧!」

說完她就甩頭回到隔壁用力關門,這時老先生也無奈對長髮女孩勸說︰「同學,不好意思啦,既然有人反應了,妳就還是別再彈了。不然之後越來越多人出來抱怨就不好了,妳就幫幫忙吧。」

老先生也離開後,她蹲下並大嘆一口氣,我緩緩開門走出去,輕聲︰「那個……不好意思。」

她回頭,一雙灰色瞳孔直直映入我眼裡。

「妳也是……住在隔壁的嗎?」我問。

她不語,仍是盯著我。

我抿抿唇,不知為何心跳有些不穩,「我剛聽到妳們對話……請問每天早上彈鋼琴的那個人……就是妳嗎?」

「是啊,怎樣?」她漠然。

「沒、沒有,我只是……」忽然碰見本人,竟讓我緊張起來,「我只是覺得,妳彈得很好,我很喜歡聽妳彈琴……」

她緩緩起身,她只穿簡單的貼身白背心及紅色運動褲,凸顯了她的好身材。而且她很高,至少有170公分。

「只可惜,有人不愛聽。」她似笑非笑,指指隔壁的門,「我彈了一年都沒人抱怨過,就那死三八有意見。」

「可是妳真的彈很好啊,為什麼……」我不解。

「她不是針對鋼琴,而是針對我,她看我不順眼很久了,一直想找機會把我趕出去,鋼琴只是藉口而已。」她抓抓頭髮,雙手插腰嘖了聲,「現在連房東都出來說話,可能真的要搬出去了,該死!」

「若妳不彈,就可以繼續住下去不是嗎?」

「那怎麼行?那是我的命,一天不彈會死的耶!」她瞪大眼。

我怔一會兒,最後看著她,說︰「那妳……要不要搬過來?」

「啊?」

「我這裡兩房一廳,目前只有我一個人住,還有一個空房間。妳要不要搬來跟我一起住?這樣鋼琴就可以直接擺在客廳……」

她睜大眼看著我,突然提出這種邀請也讓我不禁有些尷尬,立刻又說︰「但要是妳想住別的地方的話也可以啦,我只是看妳很煩惱,若妳不想的話——」

「不不不,我很想!」她抓住我手臂,露出鬆口氣的笑容︰「謝謝妳,得救了,這樣我就不用再找房子了!」

「不過,那女生又聽到妳彈琴的話怎麼辦?」

「這妳放心,我剛說了,她只是想趕我走而已。只要不是在她那,我在哪彈琴她不會管的啦!」她開心的說︰「倒是妳,有辦法忍受我每天彈琴嗎?」

「當然,我早就聽習慣了,甚至一天沒聽到就覺得怪怪的呢。」我笑說。

「噢,妳真是太好了!」她忽然用力抱我一下,「那我什麼時候可以搬進來?」

「我先幫妳跟我的房東說一下,應該不用太久。」

「那我把我電話給妳,OK的話再打給我。」她笑吟吟,「妳叫什麼名字?」

「我叫李莫。」

「我叫桑琪,叫我琪琪就可以了。」她回隔壁時又對我比電話的手勢,「等妳連絡囉!」

回屋內後,我不禁又笑,覺得很不可思議。

原以為彈琴的那個人會是個很有氣質的人,甚至我還認為是男生,沒想到竟是這麼活潑有趣的女孩子。

其實連我都訝異就這樣乾脆讓對方進入我的生活範圍,我根本就對她不了解,只是個陌生人。或許只因為她是彈琴的那個人,我才願意讓她跟我一起住。覺得她就跟她的琴聲一樣溫柔,但只是直覺而已。



不希望讓那每天陪伴我的琴聲消失……












晨羽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7)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