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2011年【十二夢】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回憶如夢  手中的信箋卻  實在的被緊握著
有你存在的曾經  已隨著時間斑駁褪色

浩瀚蒼穹  往事如雲煙繚繞
那樣特別的你  卻始終鮮明的活著 在心中
潔白海浪突然打上沙灘  帶走了一點沙
如你一再出現  改變我整個世界
慢步有你足跡的海邊  遍地貝殼
拾起一顆  依稀浮現
冷酷如你唇邊的溫暖笑意  只因
女孩羞怯的神情

淡淡的惆悵  海風下悽美
走了  在我們互相破壞對方世界後
擾亂的世界恢復平靜  卻從此缺了一角
少了你 另一個我 就不完整

人生如夢  手中的信箋卻  實在的被緊握著
因為我相信你在
你就會在


         ——天羽夢





          



 


如同夢一般
是的,就如同夢一般 

那個人擅自出現
占據我的身體、占據我的時間
責備我怯懦、責備我逃避、責備我什麼也做不了
他幾乎否定了我的存在
彷彿我的出現才是個徹底的錯誤 

是我自私
自以為可以有所謂的共存
是我愚蠢
傷害他最愛的人而不自知
是我盲目
在如此靠近他的地方卻不曾發現他的傷
是我懦弱
直到最後都無法真正拯救他 

然而他卻給了我重新活一次的勇氣

這是他給的生命和機會
此刻,我願繼續向未來前行這次,不會再怯懦、不會再逃避、不會再什麼都不做 
謝謝你給了我這如夢般的經歷
夢醒以後,真的會好好活著
替你享受生命的喜樂
替你感受溫暖的愛意 

替你完成如夢一般有價值的人生


            ——小果 





------



投稿信箱︰peddymj@gmail.com
想要分享《藍空》或【十二夢】小語的小平凡們,歡迎來稿唷~~^__^


晨羽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3) 人氣()


請尊重原創禁止轉載盜用




在網路上逗留好幾個小時後,孫祖霖有些累了。

今天的Word檔,比昨天多了三頁。

發洩完後,他站起來在房間裡走走,卻見門口隙縫有一張白色的東西,走近一看,是一封信,媽媽寫的。



兒子,最近是不是發生什麼事了?

還是學校那邊有問題呢?

不管什麼事,任何事都可以,只要有煩惱,隨時都可以跟媽媽說,媽媽一定會幫你的。

所以希望,你不要再把自己關在房間裡了。

明天晚上,媽媽會煮你最愛吃的燒肉,下樓一起吃飯好嗎?



他盯著信許久,最後不禁冷笑,揉成一團後便丟垃圾桶。

沒有人能幫他,沒人能把他從這裡救出去,誰都沒辦法拯救他。

那些表面上的幫助,只會把自己推入更深的地獄,但他們不懂,根本不懂。

他的世界,比那些大人所想像中的還要殘酷。好像整個世界都放棄了自己,好像永遠都逃不出去,無論跑到哪,躲到哪,最終都擺脫不了這種命運。

他好孤獨,好無助,好痛苦。

不懂生來這個世界,到底要做什麼?


又是為了什麼?










「臭竹竿,好臭好臭!」男同學們邊經過他身旁邊竊笑。

這天早上,孫祖霖走進教室,才一坐下位子就大聲驚喊立刻跳起!

他的抽屜被放了一隻假蛇,由於是電動的還會吐舌頭,以為是真的孫祖霖嚇得臉色發白,當場癱軟在地!更慘的是,他還嚇到尿失禁,當看到從他褲檔下溢出的液體,所有男生瘋狂大笑,女生也紛紛捏住鼻子皺起眉頭,彷彿看到什麼噁心的東西,完全不敢靠近。

當然,櫻子也看到了。

她面露驚訝,並沒像其他人那樣跟著大笑,卻已經讓孫祖霖近乎崩潰。居然在她面前……就在他的天使面前丟盡所有的臉!

孫祖霖立刻衝出教室,好不容易從保健室裡借到一條運動褲,最後又拿著沾著尿的褲子到廁所。他邊洗邊哭,緊咬下唇,因太過用力,絲絲鮮血從嘴角滑下,血腥味卻早被眼淚的味道給掩蓋,只有滿滿的鹹。

因為滲到尿的不只褲子,還有教室地板,所以後來上課到一半,連在台上的導師都忍不住問︰「怎麼有股尿騷味?從哪裡來的?」

女生們噗嗤一聲,男生則全捧腹笑到快抽筋,沒人說是誰,視線卻紛紛落向某個人,注意到的導師順著他們的目光一看,最後問︰「孫祖霖,是你嗎?」

他沒應聲,頭壓得低低的,老師的問話跟周圍的竊笑聲讓他渾身發抖。

「老師,孫祖霖尿褲子啦!」徐清高喊,全班又是一陣哄堂大笑。

導師聞言眉頭一皺,卻沒有指責那些在笑的同學,反而對孫祖霖冷冷說︰「搞什麼?都幾歲了還尿褲子?都是尿味是要怎麼上課?等等把味道全部清掉聽到沒有?」

見他沒應聲,導師不高興了。「孫祖霖,我在跟你說話頭低低的幹什麼?等一下把教室清乾淨,聽見了沒?」

孫祖霖握緊拳頭,臉因躁熱而變紅,就連耳根子都紅透了。

「聽……聽見了。」他虛弱的說,句句顫抖。導師這才滿意,卻似乎還是因為那股臭味而鐵著張臉,「好了,安靜,繼續上課!」

那一整天,全班同學都叫他「臭竹竿」。

也因為徐清他們的大肆宣揚,最後連其他班的人都知道了,只要看到他,每個人也跟導師一樣,除了冷眼對待,還會藉機嘲諷一番。

放學後,孫祖霖一個人拿著拖把水桶清理座位。只要有人說很臭,他就必須一直不停的拖,直到他們覺得膩了為止。換完水後,他回到教室準備再拖,卻發現裡頭出現一個人,從窗外透進夕陽的光,將那人的身影照成一片橙。


是于靜。


她突然出現讓孫祖霖愣住,她緩緩走近他,將手中的一本簿子拿到他面前,是他的作業簿。

「這個……在外面的垃圾桶裡。」她語氣不穩,聲音輕到幾乎快聽不見她在說什麼。「我剛剛看到的時候……就已經變這樣了。」

孫祖霖看著那本被撕破亂畫的簿子許久,最後再看于靜一眼,從心底湧起的一股強烈情緒瞬間讓他失去理智,立刻搶回作業簿大喊︰「妳不要碰我的東西!」

突如其來的一吼嚇得她一顫,僵在原地愣愣看他。

「妳也不要靠近我,不准跟我說話,誰要妳替我撿起來的?誰要妳雞婆啊?!」近乎歇斯底里的,孫祖霖對心裡一直排斥的這個女孩憤怒咆哮,他停不下來,面對她這一刻只有關不住的怒火,只能失控將所有情緒全發洩在她身上︰「我不想看到妳,不要妳的關心,所以妳離我遠一點,離得越遠越好,我完全不想跟妳說話,更不需要妳的同情,別把我視為跟妳同一類,所以妳給我滾開,快滾開!」

語畢,兩人都陷入沉默許久,最後于靜依舊用那細微,卻帶著怯然的聲音道︰「……對……對不起。」

面對她的道歉,孫祖霖沒再出聲,只是瞪她一會兒後用力丟下拖把,接著就背起書包奔出教室!





從那天之後,他的天使,櫻子,沒有再正眼瞧過他一眼。

在之前,不管是刻意還是不經意,只要能看到她望著自己,即便只有短短一秒,他就覺得可以撐下去。因為她,即便學校這個地方對他來說只是如同煉獄般的存在,他也還是會來,只要能看到她的身影甚至和她四目相接就覺得很幸福了。可是現在的他,卻連這僅有的幸福都沒有了,他一直相信櫻子和其他人不一樣,曾對他釋出善意的她,絕不會瞧不起自己,這些都能從平時和她的短短對望中感覺得到。

她始終是他對學校擁有的唯一眷戀,也是在他那如死灰般的生命中,唯一美麗的事物。

然而現在,一切都沒有了,連櫻子都已離他而去。


什麼都沒有了……







「喂,臭竹竿,出來!」

某天下午自習課,徐清跟他的同伴在門口對孫祖霖喊。一走出教室,徐清立刻攬住他笑容滿面地說︰「我今天早上啊,特別想出一個非常好玩又刺激的遊戲,我可是把你視為我的夥伴喔,第一個就想找你來玩了。怎樣?對你好不好?」

他無從反抗,只能被他們硬拉帶走,還在緊張這次他們要玩什麼花招,到了廁所時,卻什麼東西也沒有,他們五人也不像以往一樣總是帶一堆恐怖的道具,而是兩手空空。

當孫祖霖愣愣在原地,就見徐清忽然打開其中一間廁所,然後進去尿尿,下一步其他人就抓住孫祖霖過去,他愕然望著徐清,只見他依舊笑嘻嘻。

「你不是很愛尿尿嗎?那你一定也很喜歡尿尿的味道囉?今天我就給你一個特別的機會,讓你嘗嘗看,說不定你真的會從此愛上它喔!」

他的話讓孫祖霖的腦袋瞬間空白,還來不及反應就被推到馬桶前,用力踢他膝蓋要他跪下,接著一手壓住他後腦將整顆頭壓進馬桶裡,刺鼻的尿臭味立刻侵襲他整個鼻腔!

「喂,快喝啊,這麼難得的機會耶。可以喝到我的尿,可是你這種人的榮幸喔!」徐清語氣充滿愉快,接著手又施力,整張臉就這樣幾乎浸泡在他的尿裡,其他人全都爆笑出來,不斷拍手發出誇張又尖銳的吼叫︰「哇哈哈,真的喝到了欸,哈哈哈!」

「叫他喝完,全部喝完!」

就在孫祖霖緊閉眼睛拼命停止呼吸那一刻,忽然一陣強大水花往臉上沖來,水立刻沖進他的鼻子裡。徐清一手拉住沖水的繩子,口氣依舊愉悅,「好喝嗎?給你漱漱口洗洗臉喔。」在孫祖霖被嗆到而不斷咳嗽的同時,他又喊︰「好了,下一個誰要來?快點!」

在那五人的逼迫下,他就這樣成為任人宰割的玩具,只為了滿足他們那變態行徑,嚇得孫祖霖不斷求饒︰「不要……不要,求求你住手,放過我……」

「你在說什麼啊?我還沒玩夠呢!」徐清說。

接下來每當其他人尿一次,孫祖霖就被水沖一次,接連不斷的玩弄幾乎使他窒息,無法換氣,就連掙扎的力氣都快耗盡,只能邊哭邊咳道︰「救命,救命,救……」

然後他的呼救又再一次被強力水壓給淹沒。


那一刻,他突然驚覺這一次有可能真的會死!


雖然老早就有想一了百了,結束一切的念頭,也以為自己可以隨時毫無留戀的離開這個世界,可是現在,從心底湧起的莫名恐懼卻讓他發現,他們是真的想玩死他。對死亡的恐懼讓孫祖霖開始拼命掙扎,可是力氣卻越來越少……


「好了,要沖水囉——」


好可怕,他好害怕,因為他會死。


「這一次可是超強馬力喔,會把你的臉洗得亮晶晶~~」


他要死了,真的死了,這次他真的會死!


「欸欸,你過來,幫我壓好他的頭。」


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

他根本不想死啊!


「準備好啦,大家一起倒數喔!五、四……」


他不要死,他不要死!


「三、二……」


他不要死他不要死他不要死他不要死他不要死他不要死他不要死他不要死他不要死他不要死他不要死他不要死他不要死他不要死他不要死他不要死他不要死他不要死他不要死他不要死他不要死他不要死他不要死他不要死他不要死他不要死他不要死他不要死他不要死他不要死!





……。





聽到最後那個數字的瞬間,耳邊的猛烈水聲忽然消失不見了。

眼前出現一片黑,完全的一片漆黑。

徐清,其他人,也通通不見了。

孫祖霖慢慢爬起來,一臉呆滯的坐著,腦袋空白。


怎麼回事?他們人呢?

人呢?


到底發生什麼事了?為什麼這裡什麼都沒有?

難道他……真的死了嗎?

他感到無比慌亂,身子不穩地站了起來,最後看到前方有一個橙色亮點。孫祖霖緩緩走過去,走越久,亮點也越來越大,接著下一秒他就忽然一陣暈眩,整個身子彷彿瞬間被吸過去,刺眼強光使他眼睛不禁一閉,接著就失去意識!

等到他睜開眼,發現他正躺在房間床上。

他趕緊起身,看著身邊所有東西,再看看自己的手,頓時陷入茫然!


這是怎麼回事?

難道他在做夢嗎?若是夢那也未免太真實了吧?


孫祖霖滿腦子疑惑,接著一陣強烈冷意跟饑渴感忽而襲來!

怎麼突然間變這麼冷啊?

他摸摸喉嚨,接著離開房間下了樓,發現媽媽正在廚房切菜。他走到一旁拿水喝,孫媽媽一見,便說︰「可樂在冰箱裡喔。」

孫祖霖一愣,納悶回頭,「什麼?」

「可樂呀,在冰箱裡。」她繼續切菜,頭也不抬。

「可樂……」他更困惑了,「我不喜歡喝可樂啊,媽妳不是知道嗎?怎麼會突然說這個?」

語畢,他看到她身子一僵,就連手也停了,最後轉頭怔怔望著他。

「你……」過了好久好久,她艱澀開口︰「是祖霖嗎?」

「啊?」他也傻掉,什麼跟什麼?「不、不然咧?」

孫媽媽又僵一會兒,最後突然激動抱住他,眼眶泛紅摸他的臉不斷說︰「你是祖霖?真的是祖霖?」

「媽,妳到底在說什麼啦?我怎麼一個字都聽不懂啊?」他嚇住。

「這些日子發生什麼事,你都不記得了嗎?」她問,但下一秒又急急忙忙跑到客廳,「等……等一下,我先打給你爸,一定要趕快跟他說一下!」

面對這樣反常的媽,孫祖霖仍搞不清狀況,隨後他拿起杯子裝水喝時,不經意瞄到一旁牆上的月曆,這一瞄,就讓他接下來有將近一分鐘都在盯著月曆看。




2005年12月23日。




十二月?


怎麼搞的?怎麼會跑到十二月?媽月曆也一次撕太多張了吧?

才這麼想,當他到客廳打開電視發現新聞台上顯示的時間,整個人又呆掉了,也是十二月二十三日。

後來轉到別的新聞台,時間也都一樣。

他愣愣坐在椅子上,回頭望望仍激動跟爸講電話的媽,之後衝回房間打開電腦又開手機再一次確認,最後整個人癱坐在椅子上,腦中又是一片空白……















三個月。











整整三個月,不見了。
















TO 看這篇小說的各位。
因為與POPO原創簽約,接下來的章回不會在這繼續發表。
所以想看後續的朋友,請直接到下列網站閱讀喔,謝謝。^^
http://www.popo.tw/books/30881



晨羽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1) 人氣()


請尊重原創禁止轉載盜用



如果可以,他實在不想想起那個過去。

那段歲月,根本是場惡夢,幾乎讓人生絕望的一場惡夢。

他不要回去。

他願意用一切來換,只要別再讓那惡夢重演。

如果這世上真的有神,拜託快點救他。

拜託,快點救他……










「喂,為什麼昨天老師會把我們抓去訓話?是不是你說的啊?」

午休下課,孫祖霖又被男同學拐進廁所裡。

班上那五個惡霸,老愛欺負他,每天不是佔他便宜,就是勒索,或是讓他出糗來尋開心。

看著他們手上拿的棍子跟水管,孫祖霖就知道不妙了!

「偷打小報告,對不對?」塊頭最大的徐清,也是五人裡的頭頭,邊說邊用拳頭用力往他腹部鑽,感覺連胃都被擠壓的他,忍不住痛苦乾嘔。

好險……好險中午沒有吃很多,不然不小心把食物吐出來,一定會被他們修理得更慘!他心想。

進來上廁所的學生們,不是裝沒看到趕快解決趕快離開,就是直接逃到別層樓去上。他早就知道不會有人救他,也幾乎不再抱有任何期望,那些人甚至連報告老師都不敢,因為他們都很清楚,要是被抓到,肯定換他們被痛宰一頓!

「幹,敢打小報告!」徐清朝他肚子猛力一踹,痛得他立刻倒在地上,連咳好幾聲,眼淚也掉出來。

「我沒有……打小報告。不是我……」明知無用,這一刻他卻還是想幫自己辯解。不對,不能說辯解,他只是解釋,千萬不能讓他們覺得他在反駁。

「我想也是啦,你哪有那個狗膽?」徐清扯住他的頭髮然後靠近,刺鼻口臭噴在他臉上,「不過,老子現在就是很不爽,都是你害我們被修理,你說我們該怎麼解決才好?嗯?」

「對不起……對不起……真的對不起……」孫祖霖依舊只能哭著不斷發抖,在他面前,永遠只有道歉跟求饒的份,只要能放過他,要他說幾次都沒關係,就算錯的人從來不是自己。

徐清笑了一下,拿起同夥手上的水管並吩咐他們把他抓好,接著又將孫祖霖的制服、褲子、內褲全部脫掉,最後用水管綁住他全身。

他們邊綁邊笑,拿手機錄影。一絲不掛的孫祖霖,卻纏著滿滿水管,就連雙手都被水管綁住,而且他們還刻意不遮重點部位,就這樣瘋狂拍照瘋狂大笑,並要路過的學生進來看。

孫祖霖低著頭早就哭到沒聲音,無止盡的羞恥幾乎讓他想當場咬舌自盡!

幾分鐘後,他們玩夠了,也不幫他解開水管就回去等上課,留他一人繼續坐在地上哭。

直到老師經過看到,才得以脫困。



回教室後,那五人在位子上大聲的說說笑笑,沒注意到他進來。他立刻又縮起身子快步回在座位上,卻在坐下時接觸到右前方某個人的視線……

回想起,自從國一開始跟徐清編在同一班,他的惡夢就開始了。

全班沒有一個人敢惹他,光那眼神就可以把別人嚇得直發抖,更別說他那粗壯又帶爆發力的拳頭,光一拳,就可以把人送到醫院!也因此,孫祖霖從不敢跟他說話,就連目光都不敢對上他,卻還是被他注意到了。全班所有男生裡,就孫祖霖的個子最矮,皮膚黑得跟木炭一樣,又戴著一副大大的粗框眼鏡,總是低著頭又駝背,畏畏縮縮的模樣一被徐清看到,就知道他是最適合被拿來遊戲的玩具,從此之後,校園生活對他而言就變成最痛苦的日子!

那些人可以讓他在全班同學面前丟臉,甚至連同學都不敢靠近自己,大家都不想理他,就連老師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沒有人願意關心他,可憐他……


不過,有一個人例外。


那是在國二,某次放學後他又徐清被抓去修理,他在洗手台洗掉被塗在臉上的泥巴,當時明明已經沒有人了,洗完臉後身旁卻突然冒出一個人,嚇得他魂差點飛掉!

是班上的一位女同學。

雖然就在他眼前,但兩人仍有明顯距離。當他急忙轉身要離開,卻被她叫住,一回頭,就見她拿出幾張面紙,輕輕說︰「擦一下吧。」

他幾乎傻了。

從一年前到現在,沒有人敢跟他接觸,一看到他不是偷笑就是跑走,現在卻有人敢這樣直直望著他,跟他說話。

呆了好久好久,直到他終於從她手過接過面紙,他才艱澀地開口應一聲謝謝。

她微微抿唇,看起來不像在笑,之後也沒再出聲,只是背好書包快步離去。

從那天之後,他就忘不了她了。

她叫羅玲櫻,綽號櫻子。

她是班上最漂亮的女孩子,長長的頭髮,大大的眼睛,像個洋娃娃一樣,不只功課好,又有氣質,更是老師眼中的模範生,就連人緣也超級好,不管男生女生,每個人都喜歡她。

如今現在,國三了,她就坐在自己右前方,他總是不時癡癡凝視她的左側臉,每次見她低頭輕輕將長髮勾到耳後,就覺得真的好美好美。

雖然從那次之後她不曾再跟他說一句話,但當時她對他的好,他始終沒忘掉,對他而言,她早就是如同天使般的存在了。


好似一見到她,就能得到救贖。







「祖霖,媽拿飯來囉,記得拿進去吃喔。」

傍晚,孫媽媽將一份餐放在他房門口,見沒人回應,依舊只有鍵盤打字聲,她嘆一口氣,無奈地下了樓。

「媽,哥在幹嘛?又在打電腦嗎?」孫茹問。

「是啊。」她點頭,將盛好的飯遞給丈夫,「老公,拿去吧。」

「要不要再帶去給醫生看?」孫爸爸問。

「他不肯出來,怎麼帶他去?」她又嘆,「上個月他主動說想買電腦……還以為情況有好轉,沒想到反而讓他更不想出來。」

「就是嘛,每天一回家就只都關在房裡打電腦,哥真的很奇怪欸!」

孫爸爸臉沉了一會兒,最後低語︰「吃飯吧,之後再想辦法。」

嚼了幾口,孫媽媽忍不住望望她這十歲的女兒,見她吃得津津有味還不時跟他們說學校發生的趣事,不禁又嘆一口氣,明明是親兄妹,為何個性會差這麼多?

為什麼上國中後兒子就變這樣了?

越來越不愛說話,也越來越不愛笑,只要放學一回家就是把自己關在房裡不出來,隨著時間越久狀況就愈是嚴重,問他,卻也死都不說,也因此他們曾帶他去給醫生看過,想確認是不是兒子有問題?用盡了各種方式開導,最後卻只讓他躲得更遠。

到底為什麼會這樣?

她深呼吸,忍不住抬頭往二樓方向看去……






躲在房裡的孫祖霖,燈也不開,就窩在書桌前對著電腦打下一句又一句的狠毒話語,白色Word檔上,滿滿用鮮紅色打上的詛咒,讓人看了格外怵目驚心!

每個晚上,他都用這種方式抒發情緒。他詛咒徐清,詛咒那些欺負他的人,詛咒全世界,詛咒他恨的一切全會不得好死!

尤其徐清,他想殺了他,每一天,每一分每一秒,他都想將他千刀萬剮,將白天受到的屈辱全部加倍奉還給他!

一開始他只將這些憤怒寫在筆記本上,但後來怕被家人看到,只好拜託他們買一台筆電給他,從此之後他就把想說的話打在電腦裡,然後鎖住,不讓任何人有看到的機會。

每天都是地獄,每天都是痛苦。

很想死,可是他更想殺死那些人。

看著眼前螢幕上的滿滿憤怒,滿滿詛咒,他大大喘一口氣。

只有這個時候,他才能放肆的怒吼,放肆想像各種能折磨徐清的方法……




在當時,徐清雖然讓每個人都害怕,可是他總是站在最亮的地方,搶眼到讓人不敢忽視。

有光的地方,就一定有黑暗的地方。在這一班的小小團體裡,孫祖霖就是被他踩在腳底下的黑暗,越是懦弱、無能,就越顯得徐清是如此厲害,強悍。

男生裡,他永遠站在最亮的那一邊,自己則相反。

然而女生裡,卻也同樣有光明與黑暗。

櫻子,是大家公認的光,這點無庸置疑。然而班上卻也有個女生,長期處在黑暗裡。

她總是坐在不起眼的角落,厚重的黑色頭髮長到快蓋住眼睛,瘦弱身子幾乎讓人看不到她的存在。

她沒有朋友,也沒有人願意跟她說話,總是只坐在位子上看書,寫東西,其他女生也常會拿她開玩笑,取笑她,但櫻子不會,像天使般的她,不會做出這種事。

那女生,叫于靜,如同她名字一樣永遠都是安靜的,很少聽到她說話。

同樣都在黑暗裡的兩人,其實都知道彼此的處境,只是從未交談過。有時不經意跟她四目交接的時候,孫祖霖會想,她會不會覺得自己跟她是一樣的?是同一類的?

他會好奇,內心卻又不想承認,明明跟她面臨的是一樣的情況,可是對「自己和她一樣」的想法卻是極力排斥的。




他完全不想跟她一樣!









晨羽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1) 人氣()












其實,我只想要告訴你一件事。



我從來就沒有怨過你,也沒有怪過你。

因為我比任何人都了解你的感受。

就因為太了解,所以無法恨你。




真的,我從來就沒有恨過你……



















晨羽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