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天!夜紗,妳的臉怎麼會變這樣?」曉娟一看到我就大聲驚叫。

「沒事。」我搖搖頭,走回自己的位子。

「夜紗妳……是不是被學姊打了?」另一位女同學徐文真也問。我點頭。

「果然,我告訴妳,她們是很恐怖的。只要看誰不順眼,就仗著學姊的權威到處欺負人!」她說。

「妳也被欺負過嗎?」我問。

「沒有,我所謂的看誰不順眼,指的就是一些長很漂亮的女生。」

「沒錯沒錯,我表姊是二年級的,也被她們欺負過喔!」曉娟在一旁不斷附和。

「就因為妳表姊很多人追,沒錯吧?」她們兩個就這樣在我面前開始討論起來。

「所以,因為夜紗長得可愛,再加上那學姊被甩的事,她們一定會時常來找妳麻煩!」徐文真肯定的說。

「就是啊,像我表姊有次就是……」

她們又開始嘰哩呱啦,我盯著她們兩個的表情,很好玩。

「對了,那妳是怎麼脫身的?」沒多久曉娟突然問。

「對啊,以她們的作風來看,妳不可能才被她們打成這樣而已。」徐文真也說。

我的思緒一下子被拉回來,愣了半晌才緩緩道:「有人及時出面幫我。」

「老師嗎?」曉娟問。

「不是,是學長。」我搖頭。

「幾年級的啊?」徐文真眨眨眼。

我聳聳肩。

「那妳知道他叫什麼名字嗎?」

經曉娟這麼一問,我開始回想之前學姊看到他的時候,所叫出來的名字。

「……耀哲。」我含糊道。

「耀哲?」她們跟著唸,下一秒就突然同時大叫,把我嚇一大跳!

「夜紗妳說的……該不會是三年級的許耀哲學長吧?!」曉娟整個人直逼近我。

「我……我不知道,大概吧。」

「老天!妳見到他了,他是我們學校的校草欸,妳好幸運喔!」徐文真也跟著發瘋,只是沒想到班上其他女同學聞言也立刻衝過來加入話題。

我現在根本沒心思去想這種事,只煩惱臉傷成這樣該怎麼跟媽解釋。不過幸好,她今天應該會忙到比較晚,趁她還沒回來前趕快先上床睡覺吧!

摸摸左臉,還是覺得該去好好跟那位學長道謝才對,畢竟他幫我脫離她們的魔掌。因此隔天中午,我又到後校舍去找他。只是找了半天,連個人影都沒看到,心想算了,還是趕快離開,萬一又碰到學姊有幾張臉都不夠她們打!

「有事嗎?」

正準備開溜,那人的聲音忽然傳來!我回頭,不知道他是從哪冒出來的就站在後面,嚇得我一時啞口。

當他靠牆坐了下來,從口袋裡拿出煙。我立刻後退一步,小聲地:「……我是來謝謝你,謝謝你昨天幫我。」

他吐了一口煙,看著我,眼神漠然。

「我不記得幫過妳什麼,只覺得那群女人很吵,跟妳沒半點關係。」

伴隨白煙傳來的話,頓時讓我不悅起來。

「不管是什麼原因,你就是幫了我,還是要謝謝你。」我語氣也不自覺降低幾度。他眼神轉過來,當下被他盯得有些不自在,立刻轉身走掉。

「妳的臉怎樣了?」他突然問。

我有些愕然,許久之後才緩緩道:「還是有點痛,但不要緊,謝謝你的關心。」

說完,我快步離開。

光是被他盯著看就有股很大的壓迫感,我無法承受這種壓力,只想趕快離開,不想跟他處在同個地方!

結果我的臉三天後才消腫,也沒再看過那學長,我的校園生活彷彿又回到原點,什麼都沒發生。直到兩個禮拜後,當媽說要搬到他老闆家去之後,我身邊一切又亂了起來!

「你們要結婚了嗎?」我不敢置信。

「他叫我們先搬到他家去,結婚的事晚點再說。」她微笑道:「怎麼了?妳不要嗎?」

「沒……沒有,我只是沒想到那麼快。」我趕緊壓抑語氣的不穩。

「我只是希望妳能快點適應新環境,而且他說他很想見見妳呢!」

那時,我知道不管說什麼都沒有用了。我深呼吸,努力想擠出一個笑容,卻怎樣都笑不出來。

「媽,一切就照妳的話去做吧。」

我聽到自己用微弱的聲音,輕輕說著。


將家裡東西整理完四天後,我們正式搬入新家,才走到門口剛我就被眼前這棟房子外觀給嚇到了!

不曉得到底有幾坪的超大房子,旁邊還有一座小花園。我驚訝不已,終於見識到所謂的有錢人家是怎樣的有錢法了!

想不到媽再婚的對象竟是這樣的人,一時之間我不知該做何反應。之後見到了男主人,也就是我的「新爸爸」,他非常熱切地招呼我,總是露出溫和的微笑。 我仔細端詳他,算是有些年紀了,但卻長得很好看,給人一種十分成穩、和善的感覺。一切都打理好之後,我們就在大客廳吃飯。桌上滿是美味的佳餚,我卻一點食慾都沒有,一想到以後要住在這種環境,就覺得手足無措。

「很抱歉,我兒子不知道跑去哪了,明明跟他說今天一定要回來吃飯的……」他一臉不好意思,之後又對我說:「夜紗,以後你就有一個哥哥了,我兒子個性有些古怪,希望妳不要介意,能跟他好好相處。」

我點頭,微笑。

「真是太好了,一想到有這麼可愛的女兒,我真的好高興!」他開心地對媽說,之後兩人便開始談天起來。我喝著水,腦子一片空白,這幾天下來腦子都亂哄哄的,可是今天卻出奇的安靜,不曉得怎麼搞的?

吃完飯後他們便到外頭散步,我沒有同行,反而回到房間。

不知道這種情況是不是就是所謂的麻雀變鳳凰?

好個灰姑娘劇情!

與先前煩惱房租和生計的日子,簡直是天壤之別。奇怪的是,我對這種生活並沒有太大的憧憬,也沒辦法馬上適應,覺得疲累,不管是生理還是心理上的。

躺在既大又柔軟的床上,因為太舒服,沒多久我就睡著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隱約聽到樓下傳來開門的聲音,昏昏沉沉爬起來,看看鐘,九點半左右,以為是媽他們回來的我,剛好覺得口渴,起身準備下樓拿杯水喝。然而下樓後卻發現不對勁,因為樓下燈始終關著。正覺得疑惑,燈突然被打開!我眼睛一時緊閉,之後睜眼卻看到一個人的身影。

等到我終於看清楚那個人的臉,整個人頓時僵在原地,動也沒辦法動!

是那個學長……

當他回頭發現了我,眼裡也同樣流露出震驚與疑惑。

直到這時候我才知道。


他就是我的哥哥……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晨羽 的頭像
晨羽

平凡就好

晨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禁止留言
  • wameny
  • 徐文真啊,看起來很有親切感(我也不知道原因
    不要是壞人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