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紗,妳去哪裡了?」一回到教室,曉娟跟文真就忽然問,害我嚇一跳!

「什麼我去哪裡……」有點不敢看她們。

「我們剛下課想說去看妳,結果卻沒看到妳在保健室。」曉娟神色詭異,「妳到底去哪啦?」

「我……」糟糕糟糕!

「夜紗,妳就老實告訴我們吧!」文真突然抓住我,「妳跟學長到底是什麼關係?」

「啊?」我愣了。

「其實我跟曉娟……剛看到妳跟學長從後校舍那方向走出來……」

天啊,不會吧?!

原來她們在試探我……

「妳是不是……真的在跟學長交往啊?」曉娟眼神哀怨的說。這下跳到黃河也洗不清了。

「夜紗,妳就說吧!我們不會怎樣的,我們只想確定一下……」她們帶著既期待又害怕受傷害的眼神死盯著我。還說不會怎樣,眼眶都紅了。

我暗自嘆口氣,心想已經瞞不下去,只好把一切實情完完全全說了出來。她們聽完後眼睛都睜大大的,久久不能言語。

「那……學長現在是妳哥哥囉?」文真吃驚地問。

我點頭。

「嚇死我了,還以為你們真的在交往咧。」曉娟整個人滑到椅子上。

「怎麼可能。」我說。

「可是現在大家都以為妳跟學長在交往。」文真一臉懊惱,「萬一傳到學姊那邊去怎麼辦?」

「早就知道了吧?上次學長在校門口等她的那一幕可是很多人都看到了欸!」曉娟一副已經沒救的表情。

「夜紗……要不要去澄清一下?」
「為什麼?知道就知道了,我不想再浪費力氣跟那些人說話。」

「可是……」

「沒關係啦!妳們也不要刻意跟大家說,如果學姊又想對我怎樣,我自己會想辦法的。」

「……好吧。」她們聽我這麼說,也不好再多做意見。「不過,如果我也有像這樣的哥哥,不知道該有多好。」

什麼?

「對啊,可以跟像學長這樣的人住在同個屋簷下,真的是死而無憾了,好好喔。」

「是啊,還會被一群學姊視為眼中釘,真的太好了。」我冷冷說。

她們兩個僵了下,接著曉娟趕緊道:「唉呀,可是若真是那樣的話,當然要叫他幫忙啊,做哥哥本來就要保護妹妹的不是嗎?」

「對啊!夜紗,妳就叫學長保護妳嘛!」文真說。

「我看會越幫越忙吧?」那群女生不殺了我才怪。

「但妳只是學長的妹妹,又不是女朋友,她們也不能傷妳吧?」

「希望她們聽得進去。」我翻翻白眼,已經不想再去煩惱這些事了。

今天十分難得,下課回家後居然發現哥坐在沙發上看電視,剛開始還以為自己看錯。正想問他,媽卻端著湯從廚房走出來,「夜紗,妳去二樓叫一下妳爸吃飯好嗎?」

「啊……喔。」

我點頭,上樓後往書房望了望,躊躇著,嚥嚥口水敲門道:「……爸,吃飯了。」

一聽到我聲音,爸轉過頭來,接著愣住,沒多久就聽見有些激動的說:「好、好,我馬上下去!」

結果吃晚餐的時候,他從頭到尾都是笑容滿面,看得媽和哥都覺得怪異起來。我始終低頭吃飯,沒說一句話。

吃完飯後,哥又坐在沙發上看電視,當我端著一盤水果走過去的時候,口袋的手機又響了。我看了看便對他說:「哥,電話,跟之前同一個號碼。」

他接起手機,我坐了下來,也拿起了水果,看著電視。

「幹嘛?」

一聽到他講電話的聲音,我整個人怔住!他的聲音突然之間變得好冷……

「我今天不去。」
我不敢看他,假裝專心看電視。

「不准妳再打這通電話,否則我對妳不客氣!」他講完這句,就把電話掛了。我整個人僵在原地,不敢說話,不知道該說什麼,吃了一半的蘋果也沒再動。

他怎麼搞的?好像完全變了個人似的,聲音冷得令人直打冷顫。

最後好不容易回過神來,卻聽到身旁有啃東西的聲音,轉頭一看,發現我手上只剩下叉子而已了。

「啊!你吃我的蘋果!」我大叫。

「我看妳拿著沒吃啊。」他邊說邊吃,口氣又跟剛才完全不一樣了。

「哪有,我已經吃一半了!」

「有什麼關係?那麼小氣幹嘛?」

「不是這個問題啦……」我紅著臉。

「那是什麼?」

他……他怎麼可以吃我已經咬過的東西?這種話實在不敢說出口,不然一定被他笑。

「沒……你當我沒說!」我將趕緊視線轉向電視,不再看他!

「妳很怪欸。」他說。

丟臉死了,自己一個人在那邊窮緊張。我立刻將手機拿到他面前,「你還是留著自己用吧,別人這樣才好找到你,今天已經響好幾次了!」

「……喔。」他慢慢接過。

「我本來就不需要手機啊!你也不用送我了。」我說。

「我說過給妳手機,是為了方便找到妳。」他低聲,「所以還是會給妳。」

「我很好找啊,不是在家就是在學校,不在學校的時候你只要打家裡電話就好了……」我趕緊搖頭。

「我說給妳,就會給妳。」他開始把玩手機,「在學校我需要靠它來找妳。」

「學校?」

「要妳到後校舍來陪我啊。」他看著我。

他的話竟讓我內心一陣悸動,不禁緊張起來,「你……還要我陪你翹課啊?」

「有必要的話。」他居然點頭。
「我不要!你想害死我啊?」這種事我再也不敢做第二次了。

「有什麼關係?」又是那副樣子。

「你不要拖我下水,我真的會告訴爸喔!」我又警告他。他卻只是淡笑,頭搖了一下,表示隨便我。

我的臉又不自覺地紅了,每次都讓我糗態百出,這傢伙怎麼這麼愛欺負人啊?

雖然住在這個家也有一段時間了,但有關於他的事卻還是很不了解。不知道在他冷酷的外表下以及內心裡,究竟在想什麼?時而冷漠,時而溫柔,更讓人猜不透他的情緒。他有很多事情都讓我覺得好奇,不曉得他不在家裡這段時間到底在做什麼,又是去了哪裡?

這畢竟是他的隱私,我也無權過問,只要做好妹妹的本分就可以了。

對於這幾乎見不到面的哥哥……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晨羽 的頭像
晨羽

平凡就好

晨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禁止留言
  • ppeye3731297
  • 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