傍晚,我趴在床上,看著他送我的手機,越看越喜歡。從來沒想過自己會有手機用,之前環境不允許我有……

哥現在在做什麼呢?是什麼原因讓他經常要住外面呢?

儘管腦海有數不清的疑問,卻不敢親自問他。難道爸都不過問嗎?對於這樣的兒子……

今天曉娟的態度也讓我覺得奇怪,好像知道什麼事,但看她那樣守口如瓶,感覺上不是什麼好事。越來越覺得不對勁,想不到自己竟然漸漸在意起他。

或許是因為他是哥哥,所以也會有一點……擔心吧?

我這麼想。



久違的學姊們!

沒有懷念的感覺,依舊還露出殺氣騰騰的樣子。沒錯,那些人又跑來找我,原班人馬一個都沒缺席。只能怪自己倒楣了,沒想到去上個廁所也會碰到她們,就這樣又被拉出來。看樣子老天似乎不肯給我好日子過,也不知道我到底造了什麼孽……

她們這次把我帶到一間空教室,十分不客氣把我推進去,再把門鎖上。我已經開始感到有點毛毛的,但自尊心不允許我畏懼。她們還是一樣,盯了我好久,然後才是那美女學姊做發言人。聽曉娟說她好像叫……林秀茗吧?

「妳跟耀哲是什麼關係?」

就猜到她會這麼問。

「什麼什麼關係?」我面無表情。

「少裝傻,妳最好給我說清楚!」她臉開始漲紅了。

「我沒有義務告訴妳吧?」對這種人想擺出好臉色都很難。

「妳別不知好歹!」其他學姊又是準備殺過來的樣子,「是妳死皮賴臉糾纏他吧?就只會做這種招蜂引蝶的事!」

我沒說話,只是冷冷望著她們。

「不准妳再靠近耀哲,聽到沒有!」林秀茗說。

「這些話妳為什麼不直接對他說呢?」平常都是他自己來找我的,關我什麼事啊?

林秀茗已經氣到說不出話來,美麗的臉蛋也因憤怒而變得扭曲難看。過好久她情緒才慢慢平息些。「我是好心勸告妳,最好不要跟他太接近,不然最後被傷的可是妳自己。」

不知道為什麼,我覺得她話中有話。

「為什麼?」

「像妳這樣的乖寶寶是無法接受的。」她撥了撥頭髮,「希望妳打擊不會太大。」

混……她到底要不要說啊?

正當她準備再度開口的時候,一陣音樂卻把現場每個人給嚇傻了,回過神才發現是我手機在響。我拿出手機看看她們,一會兒後才接起電話,「……喂?」

「妳在哪裡?」

一聽到電話那頭的聲音,我立刻摀住嘴,居然忘了只有哥知道我的手機號碼!

「我……我在……」學姊們的表情變得比之前還恐怖,似乎覺得自己沒被放在眼裡。

「干妳屁事啊?有種妳就說,試試看啊!」她們以為是我同學打來的電話,破口大罵想藉機嚇走電話那頭的人。

天啊,完蛋了啦!

「怎麼回事?」哥的聲音開始有了變化。

「沒有,沒事!我晚點再……」

「叫妳掛掉聽不懂是不是!」學姊竟吼得更大聲。

電話那頭,安靜下來了。

沒多久,就聽見哥冷冷的說:「叫她聽。」

他不會知道是誰了吧?

「哥,拜託,不要……」我小聲懇求。

「叫她聽。」他仍堅持。
我不知道該怎麼辦,只好聽他的話,把手機拿到林秀茗面前。她一臉凶狠的看著我,「幹什麼?」

「妳的電話。」我不管了……

她十分不客氣的接起電話,「妳是誰啊?叫妳掛掉……」

她突然安靜下來,表情慢慢從兇神惡煞到變成驚慌失措,聲音也開始微微顫抖。

「我……我沒有啊,為什麼你……」她開始結巴,大概作夢也沒想到電話那頭會是哥吧?

接下來也只聽到她說理化教室四個字後就沒再說話。不敢想像哥跟她說了什麼,因為她臉色越變越難看。最後她迅速把手機塞到我手上,飛也似的落荒而逃。其他學姊紛紛感到莫名其妙,眼神怪異地看我一眼,也跟著慢慢離開。

我拿著手機呆愣原地,發現他還沒掛斷,便趕緊問:「你跟學姊說了什麼?」

他沒有回答,只是問:「多久了?」

「什麼?」

「她們這樣欺負妳多久了?」

我嚥嚥口水,「沒有……有一陣子都沒事,是今天才突然……」

這時身後突然發出巨大的開門聲,嚇得我差點跳起來!回頭看就見哥就站在門邊,面無表情的掛上手中的電話。我驚到說不出話,腳動彈不得。

他快步向我走來,我手反射性擋住,沒想到他抓住我的手,直逼近我,「她們有對妳怎樣嗎?」

他語氣低沉,我卻聽得出裡頭夾雜著憤怒與擔憂。我愣了好久,遲鈍的搖搖頭。但他卻不相信似的,盯了我全身上下好久才確認我沒事。

心底湧出了一種奇怪的感覺,說不上來。

「你剛才……在哪啊?」我發現他有點喘氣,不禁問。

「還能在哪?後校舍啊。」他敲我的頭。

不會吧?難道他就這樣直接從那跑到三樓來?光是從一樓走過去至少也要花十五分鐘,他居然一下子就跑來了……

「走吧。」他說。

「啊?走、走去哪?」我怔住。

「陪我翹課。」他聲音不帶任何起伏。

「不行,我說過不再陪你做這種事了!」這種時候還想著翹課?

「由不得妳。」他似笑非笑的說:「我可是救了妳的大恩人,報答我一下也是應該的吧?」

還來不及回應,他就把我拉了出去。我上輩子一定欠過他什麼,害得我連一點自主權都沒有,只能被他牽著鼻子走。

有這種哥哥真不知道到底是幸還是不幸……

幸好已經上課,要不然被大家看到這種狀況不知道會怎樣。以為他要把我帶到後校舍去,但結果不是,他直接往校門旁的小門走去,之後到前方停車場牽了一台摩托車出來。我不禁詫異,「你哪來的車啊?」

「早就有了。」他拿出兩個安全帽,丟一個給我。「上車。」

「什麼?」我瞪大眼,「要去哪裡啊?」

「兜風。」他邊說邊發動引擎,「快點。」

又來了,每次都自作主張。但好歹他剛才幫我解圍,就暫且聽他的話吧。身為這種人的妹妹還真可悲。

當我坐一上車,他就抓住我的兩隻手,放在他的腰際上,「抱好,不要放手!」

我的臉又熱起來,這樣抱著他渾身都僵了。

當車子開始行駛,我立刻後悔上這台車。他用一種異於常人的速度在馬路上穿梭,跟飆車簡直沒什麼兩樣!

「哥!」我朝他背後大喊:「你騎太快了!」

「這樣還會快?」他側過頭望我一眼:「這已經是最慢的了。」

「太快了,你要嚇死我啊?」我的臉都發白了。

「這樣就怕了?」他的語氣帶著笑意,「等一下妳就會習慣這速度了。」

我的天,真的敗給他了!

最後不知道他騎多久,直到已習慣速度才我慢慢睜開眼,瞬間,眼睛全亮了起來!

哥不知何時已騎到濱海公路來了。看著海被陽光照著閃閃發亮,煞是美麗!

「好漂亮喔!」我不禁脫口而出。

「我還以為妳已經昏厥過去了。」哥嘲笑著說。

「你這人怎麼這樣啊?明知道我很怕也不會減低速度。」我沒好氣地。

「再慢我就騎不下去了啦。」

我望著大海,一會兒後不禁問︰「哥,你常騎車來這嗎?」

「還好。」

「一個人?」

「為什麼這麼問?」

「因為安全帽有兩頂……」他有載其他人來過這嗎?

「我是有載過人,但不會載來這。」

「那你為什麼要載我來這?」我又問。

他沒回答,只是靜靜騎著車,一時之間,我以為我不該問,不禁覺得自己傻,竟然會對哥的答案有所期待……

想跟他談別的話題,不願讓這時刻停住。正準備開口,就聽到他說:「沒什麼,就是想帶妳來。」

他這句話讓我一時不知該作何反應,有種從來就沒有過的感覺湧上心頭。光是他簡單的一句話,就讓我感到好溫暖,還有一點點的……喜悅。

心情忽然豁然開朗。我感受著風吹拂在臉上的感覺,突然覺得車子的速度給我的不再是恐懼,而是刺激。心情一轉變,什麼也跟著改變了。

看著哥的背影,突然興起一個惡作劇的念頭。我清清喉嚨,用盡全身的力氣,朝著天空大聲喊:「許耀哲是大笨蛋——!」

他愣了下,連身旁的車駕駛也用奇怪的眼神看著我。看著哥呆掉的表情,我不禁笑了出來,再次大喊:「大白痴,死豬頭,臭學姊們通通去死吧!」

藉這機會把平時累積的怨氣趁機全發洩出來,真的超痛快的!

「大——笨——蛋——!」

在喊這句話的同時,忽然聽見哥的笑聲。

「幹嘛?覺得我很好笑?」我嘟起嘴。

「小孩子。」他不禁搖頭。

「有什麼辦法,煩惱一直積在心裡會得病的,發洩出來有什麼不對?」

「一直以為妳比較成熟點,沒想到還是小孩子。」

「小孩子就小孩子!」我不服氣的說:「我一直認為自己為了媽媽,就必須要堅強,從她離婚後我就這麼決定了!」

「是嗎?」他的聲音低到我快聽不見。

「所以我要藉機放縱一下,你少管我!」

「奉陪。」

這時他忽然又加快速度,嚇得我趕緊死抓著他,「幹嘛又突然騎那麼快啊?!」

「陪妳放縱。」他的聲音明顯帶著笑意。

心情如釋重負,好輕鬆,好開心。雖然車子的速度讓我睜不開眼,但冒險的慾望卻已在內心蠢蠢欲動。這種如乘風飛翔的感覺,使我開懷地笑了。

而隱約中,還是可以聽到隨風傳來的

哥輕輕的笑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晨羽 的頭像
晨羽

平凡就好

晨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禁止留言
  • 裕裕
  • 好睇也!!!!!!!
  • 悄悄話
  • tamachanlin
  • "我是有載過人,但不會載來這"
    "那你為什麼要載我來這?"


    "因為我想把妳變成消~~波~~塊~~呀~~~"
    (完了,要是我來寫一定會變成這樣 XD)
    (我這個人真是太詭異了 Orz)
  • 戳到我笑點。(狂笑)
    我突然好想看妳寫改編喔!!XDDD

    晨羽 於 2010/04/27 18:02 回覆

  • f2638765
  • 嗨~
    請問一下
    這篇"兄妹"有書嗎?
    多少錢一本?
  • smilecat1105
  • 許耀哲好帥~ 希望來生我也能遇到這種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