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學生自動翹課,我沒看錯吧?」哥一看到我就說這句。我不發一語,在他身旁坐下來。

「你為什麼要對學姊做出那種事?」我問。

他看我一眼,口氣低沉,「為什麼不可以?」

「雖然學姊對我做出那種事,可是我不希望你……你那樣做跟學姊的作為又有什麼不一樣?」

他深深吸一口氣,身子往後靠在牆壁上,「妳同情她們?」

「我不是同情,我只是不希望你也做出跟她們相同的事。」

「有一點不一樣。」

「什麼不一樣?」我疑惑。

「水啊。」他口氣淡然,「我倒的是污水。」

「哥!」我不禁大叫,簡直不敢相信。

「我已經很寬宏大量了,原本打算直接把她們從三樓丟下去的。」

「怎麼可能啊!」我不禁乾笑幾聲。他卻睜開眼看著我問︰「為什麼不可能?」

他臉上連半點開玩笑的表情都沒有,我開始感到背上一陣發涼……

「那你為什麼……沒那樣做?」我緊張問。

哥看我的表情,之後竟露出笑容,手輕推著我額頭,「怕我妹罵我啊。」

我愣住,這時他剛好打個哈欠,「好了,我要睡了。」

「還睡!每天睡這麼久還睡不夠啊?」

他沒說話,只是淡淡微笑,將頭靠在我肩上。髮梢隨著微風吹拂在我臉龐……

「你怎麼知道是學姊做的?」

「還有別人嗎?」哥問。

「沒有。」我搖頭,「不過沒想到你會找她們報仇。」

「我說過除了我以外,我不准別人欺負妳。」他語氣已帶著濃濃睡意。

「是是。」我笑了,心湖興起一波漣漪……

之後哥沒再說話,似乎睡著了。我悄悄端倪著他,不禁看到出神。

時而凶悍,時而溫柔,卻不曉得哪一個才是真正的他?

無法控制自己的心情,無論在哪裡,無論在什麼時候,總是會想著他。

「你為什麼要對我這麼好?」

這一刻,我聽見自己對他說著。不知哪來的勇氣終於將這句話說出來。只是還是不敢看他,儘管他是睡著的。

「如果我不是你妹的話……你還會對我這麼好嗎?」

說完,我視線轉回他身上,整個人卻頓時僵住!

哥的眼睛是睜開的……一會兒後目光才轉移到我眼中。

我當下動彈不得!

他沒睡?!

那我剛才說的話,不是全被他聽到了嗎?

我不知該如何是好,猛然起身想離開,卻立刻他拉住。我不敢回頭,完全沒有勇氣面對他……

他也站起來,將我整個人面向他。這種無形的壓力讓我感到痛苦,哥會有什麼想法我不知道,只知道我很怕……真的很害怕!

他托起我下巴,接著靠近我,唇停留在我耳畔,低喃著︰「我……」

我緊閉著眼,讓自己有心理準備。只是過了好久,他都沒再接話,最後從我身旁走過。

「回去上課吧。」

他說完這句就頭也不回的離開。我站在原地許久,最後嘴角嘗到一絲絲的鹹……

這就是哥的答案嗎?

心碎的疼痛,使淚水完全不受控制的落下,我蹲下身,忍不住啜泣。

我想,我終於知道了。

原來他在我心中早就不只是哥哥而已。

也終於領悟長久以來一直蔓延胸口的那份情感。

不是親情,而是愛情……




曾經聽別人說過,當不知時開始只想著一個人的時候,那個人就已經是自己心中的全部了。當自己的喜怒哀樂完全受一個人影響,一舉一動,甚至一句話,就可以讓你身處在天堂或是地獄。

有人說,這就是愛情。

如果這真的就是愛情,那我寧可不要。

因為我沒想到失去的感覺原來真的會這麼痛……那麼痛撤心扉……

尤其是對一個我不能喜歡上的人。

縱使我們不是真的兄妹,但還是希望彼此關係永遠不要變。

以為可以把他當作一輩子的哥哥,卻已經不可能了。

從心裡只容得下他開始,就已經回不到從前……

放學後我走到校門口,不禁愣住。

靖哥站在那,一看到我,就熱切地向我打招呼,「嗨,夜紗!」

我當下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只能愣愣看著他。

「夜紗?」他彎下腰盯著我,「妳哭了嗎?妳的眼睛……」

我搖頭,用力的。

「哪個王八蛋讓妳哭的?妳告訴我,我幫妳去找他算帳!」

「……你怎麼會在這裡?」不知怎麼的,一想到他去找那人算帳的後果,我不禁破涕為笑。

「喔,妳哥叫我送妳回去啊!」

心頓時抽痛一下,我斂起笑容,口氣冷下,「為什麼?」

「啊……這說來話長啦!」他搔搔頭,「妳跟耀哲在一起太危險了,所以必須由我把妳安全送回家。」

「為什麼危險?」

「這個……」他面露難色。

「因為我哥是黑影族的頭頭?」

「妳知道?!」他嚇一跳。

「……原來是真的。」我低聲。

他看了我許久,最後說:「我先送妳回去吧!」

突然要坐別人的車回去,有些不習慣。看他一副會騎很快的樣子,不禁怕了起來。「你是飆車族沒錯吧?」

「啊?對啊!」他發動引擎。

「那個……」

「放心,我會騎慢點的!」他一副我了的哈哈大笑︰「妳哥可是千交代萬交代要我騎慢一點,否則發生什麼事就要我的命欸!」

我沒說話,只是笑笑,眼眶卻又不自覺地濕了……

「妳現在都是一個人在家喔?」

回到家後,他問我。

「嗯。」從今天開始。

「沒問題吧?」看他表情好像真的很擔心。

「沒關係,我習慣了。」

「喔……」他還是一副憂心忡忡的樣子。

「可以問你一件事嗎?」我說。

「好啊,問啊。」他點頭。

「我哥既然是幫派的頭頭,處境應該很危險吧?」

「嗯……其實那是一定的啦。」他抓抓頭,「老實說,耀哲沒來的這幾天,有很多其他幫派的混混會來我們這鬧事,一定要有耀哲出馬才行!」

「為什麼?」我鎖眉。

「妳沒看過所以妳不知道。」他神情突然變得興奮,「妳哥在戰場上可是所向無敵的咧!」

「戰場?」

「每次有人來找麻煩或是來搶地盤的時候,沒有一個不被耀哲給嚇跑的。」

「有那麼誇張嗎?」我狐疑。

「他在打架的時候可是很兇狠的。」他從口袋拿出菸,「他下手從不留情。」

我下意識退後一步。

「怎麼了?」他睜大眼。

「我怕菸味。」

聞言,他看看手中的菸,又看看我,「難道……耀哲從沒在妳面前抽菸嗎?」

「我跟他說過,之後他就沒在我面前抽過了。」

「不會吧?難道他最近都沒抽嗎?」

「很少,不過我想那是在我不在的情況下。」

他一臉驚訝,「夜紗,妳知道妳哥菸癮有多大嗎?」

我搖頭。

「他一天不抽一包以上會死妳知道嗎?」

「有那麼嚴重嗎?」

「妳哥愛抽菸是出了名的,每次看到他嘴裡一定刁著菸,沒想到為了妳居然少抽了,想不到他還真是個好哥哥!」他放聲大笑。我的心卻又揪在一塊。

「妳哥今天是一定得去的,那群渾蛋越來越囂張了。」他把菸收起來,「別幫派的頭頭早就看耀哲不順眼,卻又偏偏打不過他,居然就開始專找他弱點下手。」

「弱點?」我困惑,「他有弱點嗎?」

「以前是沒有,不過現在……」他臉色忽然變得凝重,看著我說:「他現在的弱點就是妳,夜紗。」

「……我?」我怔住。

「沒錯,妳現在就是耀哲最大的弱點。」他嘆口氣,眉頭深鎖,「他們已經知道耀哲有妳這個妹妹,現在就是怕他們會對妳不利,好威脅耀哲讓出我們的領域。」

我說不出話來,驚訝更勝於恐懼,根本不在乎自己的事,一心只想到哥的安危……

「所以他才要我送妳回去,妳現在的處境……老實講真的很危險,夜紗。」

「那……」

「妳放心,耀哲不會讓他們碰妳一根汗毛的,他現在就是要去教訓那群傢伙。」

「萬一哥受傷了怎麼辦!」我激動抓著他,一想到他之前受著傷回來的那次,胸口就不禁痛了起來。

「妳不要擔心,以前他一次被好幾個人聯合攻擊,雖然是有受點傷,但最後還是把他們打到站不起來。我們這幫人,可是把他當作神看待咧!」

「不可以,我要叫他回來,不能讓他再受傷!」

「不行夜紗,我們需要他,妳要諒解……」

「你們怎麼可以這麼自私?難道為了你們地盤連命都要賠進去嗎!為什麼總是要我哥去做這種事呢?!」我扯著嗓子大聲怒吼,接著彼此都安靜下來。

「抱歉,夜紗……」他緩緩道:「妳哥一直是黑影族的領導人,沒有他,根本沒有人可以勝任這位置,否則黑影族就必須解散,我們真的不能沒有他。」

我沉痛的閉著眼,覺得頭好暈好暈……

「總之,妳最近要小心一點,因為那些人已經盯上妳,耀哲就是因為這件事才必須回去,他必須保護妳。」

「人不在,怎麼保護?」我冷笑。

「放心,耀哲很快就會回來的,他必須隨時都要在妳身邊。」

「你怎麼知道?」

「當然。」靖哥點頭,「這是他親口告訴我的啊。」

我呆愣望著他。

「當他說出這句話時我還嚇一大跳咧。」他先前的嚴肅消失了,轉變回原來的笑容,「會讓他說出那種話的,妳可是第一個喔!」

我低頭緊抓著書包,哽咽地再也無法出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晨羽 的頭像
晨羽

平凡就好

晨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禁止留言
  • ghb656084
  • 好看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