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離開後,我整個人像失了魂似的,心中除了擔心還是擔心。

當時的他是怎麼想的呢?又想說什麼呢?

知道他只把我當作妹妹……本來就不該奢求太多,能像現在這樣陪在他身邊,對我來說不就該滿足了嗎?

是該滿足的……即使那樣算不上是告白,但那回應卻讓我覺得跟被拒絕沒什麼兩樣。這樣也好,至少他還不知道我真正的感情,就算只把我當作一輩子的妹妹,能這樣被他關心,也已經很幸福了。

就讓這份感情永遠隱藏心底吧……

看看時間,已經快十二點了,正準備上床睡覺時,手機響了。

我愣住,一接通就聽到一陣沉沉的聲音:「還沒睡?」

聽到他的聲音,所有的不安忽然全煙消雲散,卻也不由得一陣鼻酸,「……還沒。」

「睡不著?」哥的聲音從手機傳來,猶如耳語。

「還不知道呢。」我盡量讓自己聲音聽起來平常,「你呢?在幹嘛?」

「看妳睡了沒。」

「正要睡,你就打來啦。」我笑說。

「抱歉,今天放妳鴿子。」他淡淡道。

「沒關係,靖哥有送我回家,你不要擔心。」我又說:「哥,你現在……」

「我沒事,妳放心。」

我有些訝異,他好像完全知道我在想什麼,「那你什麼時候回來?」

「不知道。」他聲音還是平平的,「等事情處理完吧。」

「喔……」

「我會早點回去的。」他說:「這幾天,小心點。」

「知道啦!」胸口覺得暖暖的,「那你會來學校嗎?」

「還不知道。」他輕嘆口氣,「好了,不吵妳了,早點睡,掰。」

「啊,哥!」我叫著。

「幹嘛?」

「沒有,我只是想說……」我深呼吸,緩緩說:「你要小心點。」

他突然安靜下來,過好久才回應:「嗯。」

「那……晚安。」

「晚安。」

通完電話後,我將手機緊緊握在手心,心底的激動讓我久久不能自己。

哥……就讓我默默喜歡你吧,真心希望你能夠允許我這個……

你永遠也不會知道的請求。



隔天開始,果真沒再看到哥,倒是靖哥每天都來接送我上下學。

這未免太過保護了吧?每次放學的時候就有一堆人在旁邊議論紛紛。

「妳現在很危險,萬一發生什麼事了我可是會被你哥碎屍萬段的欸!」

但每次靖哥都這樣回我。

沒辦法,只好乖乖聽他們的話,不然哪一天真的被綁架了都不曉得。

「夜紗,現在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曉娟和文真一看我現在的狀況都不禁問。

「說來話長……」我總是都是這樣回答她們,我不敢想像她們知道事實又會是什麼反應,肯定比我還緊張!

「護花使者怎麼換人啦?」曉娟現在看到靖哥還是很害怕。也難怪,因為他不笑的時候還真的有點恐怖。

「學長呢?已經一個禮拜沒看到他了欸!」文真抱怨道。其實不單單是她而已,自從哥不在學校,每天都人來跟我打聽他的下落。

只是沒想到,居然連林秀茗學姊都來找我。

「不要問我他在哪,我不知道。」她一把我叫出來,我就說。

「妳當然不知道,他怎麼可能告訴妳?」她冷笑:「早就說妳對他的了解還不夠深。」

什麼意思?

難道她知道……?

「我知道他在哪。」她露出高傲的笑容,「而且我每晚都去他那邊。」

我的腦袋像被轟炸似的,一片空白。她見我神情笑得更開心了,「我告訴你,我比妳還了解耀哲,妳想知道的我全都知道。」

我呆愣地。

「我聽說了……原來妳跟耀哲是兄妹。」她撥了撥頭髮,「這倒是讓我感到很訝異,實在想不到。」

「妳怎麼會知道他的事?」

她輕笑,「因為我一直在他身邊陪著他啊!」

「什麼?」

「不論耀哲在外頭做什麼,我都會在他身邊。」

胸口頓時一陣痛擊!

「他都沒告訴妳嗎?」她故作驚訝,「不過也難怪,他當然不會說,妳對他來說又不是什麼特別的人。」

我再也聽不下去,立刻轉身跑掉!

我跑到後校舍,靠在牆邊不斷喘氣。深深的醋意頓時向我襲來,那份讓人崩潰的忌妒……

我受不了她那張自以為誇耀的嘴臉,宣判我連一絲絲的機會都沒有!

學姊真的都在哥身邊嗎?為什麼?


我走到哥平常坐的位置,發現他抽過的煙蒂還在草地上。

一直以為只要把這份心情隱瞞在心底就好,到頭來卻發現它容易讓人失去理智。希望哥只在乎我,無法忍受他不在時的孤寂。

我好怕,好怕這麼貪心的自己,好怕只想獨占哥的這種情感。

想見他……我真的好想見到他……

忽然間,口袋的手機響了起來。我呆愣的望著許久,最後慢慢接起,「喂?」

「為什麼現在才接?」哥問。

「我在……上課啊。」我有些慌。

「現在是下課時間。」他低聲。

「我剛才下課嘛!」我急忙道:「你找我幹嘛?」

「沒事不能找妳嗎?」

我緊咬下唇,忍不住說:「那麼閒的話不會來學校啊?」

他輕笑,「妳在教室嗎?」

「沒有。」我說:「我在後校舍。」

「一個人?」

「對啊。」我點頭,「你真的沒什麼事情嗎?」

「那麼不想跟我講話啊?」

「沒有啦!我只是……」怎麼可能不想……

「逗妳的。」他笑聲又傳來:「我的確有事要跟妳說。」

「什麼?不會又是要跟我說晚幾天才能回來……」

「我很想妳。」

喉嚨霎時被哽住似的,發不出聲音來。

哥他……說了什麼?

我得了幻聽嗎?

「我,」他語氣低沉:「很想妳。」

他一字一句完完全全地,進到我心坎裡。

「是喔?」壓抑著顫抖的聲音,眼眶卻熱了起來。我不禁摀嘴深怕自己哭出聲,「你打來就是為了說這個?」

「嗯。」

「為什麼?」

「不知道……」他頓了一會兒,「就是很想妳。」

「可是我又不想你!」

「無情的傢伙。」他輕笑。

「呵呵。」淚水又止不住的落下。

即使是單戀,即使他的話並沒有什麼特別的意思,我也不會再埋怨。

光是他這簡單的四個字,就讓我覺得已經是這世上最幸福的人了……



「小茗?」

靖哥送我回去的時候,我向他問起學姊的事。

「我們都這樣叫她啦。她是經常跟我們混在一起,大家都知道她目的是耀哲,不過耀哲每次都對她愛理不理的。」

「是喔……」

「她長得那麼漂亮,只可惜眼裡只容得下妳哥。」

「你喜歡她嗎?」我問。

「我?怎麼可能?她不是我喜歡的類型。」他呵呵笑,稍微轉過頭來,「我比較喜歡妳這種類型的喔,夜紗。」

「是喔?」

「對啊,要不要跟我交往啊?」

「好啊,我會先把你介紹給我哥認識的。」我面無表情地說。他立刻放聲大笑:「那我鐵定會被砍很慘!」

我沒說話,只是微笑。

原來學姊是真的一直陪在哥身邊……

「對了,妳怎麼會知道小茗的事?」靖哥忽然問。

「她告訴我的。」

「妳不要擔心,她跟耀哲沒什麼啦!」

「我知道啊。」我淡淡道:「哥要跟誰在一起,我這個做妹妹的也沒資格插手吧?」

靖哥突然不再說話,過了好久才疑惑說:「可是……夜紗,妳跟耀哲真的只是兄妹嗎?」

我怔住,抬起頭,「什麼?」

「妳跟耀哲的關係真的只是兄妹而已?」

一時之間,我竟然反應不過來,半晌後才笑說:「當然啊,不是兄妹是什麼?」

「沒有沒有,我只是隨便問問而已,妳不要理我。」他連忙搖頭。

不能否認的,我被他的話弄得心跳加快,還以為被看出來……

「好啦,那就這樣囉,明天見!」他把我送到家後,便說。

「那個,靖哥……」我嚥嚥口水,輕聲地:「麻煩你替我好好看著哥,不要讓他受傷了。」

他看了我一會兒,最後笑著載上安全帽,比了個OK的手勢便騎車離開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晨羽 的頭像
晨羽

平凡就好

晨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禁止留言
  • vicky860318
  • 每天都人來打聽他的下落
    少一個有哦~
  • ghb656084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