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紗,我希望妳能看看我,稍微注意到我,讓我陪在妳身邊好不好?」靖哥語氣低沉,帶著懇求。

我怔了半晌,過好久才慢慢開口。

「……不行。」我輕聲地,「靖哥,我不行,我騙了你。」

「騙了我?」他慢慢放開我。

「我說對哥只有一般兄妹感情是騙人的。」我直視他,認真地說:「我喜歡哥!」

他沉默下來。

「雖然我們相處的時間沒有很久,但是……」我看看手中的項鍊,低聲道:「能和他在一起,真的很開心。就算不知道他的想法,但至少他也曾關心過我,即使不是真心……卻還是讓我動心了。」

「夜紗……」

「對哥的感情,已經多到無法再繼續欺騙自己。就算我在他的心中不具任何意義,就算他討厭我,我還是喜歡他。」我看著他,眼角泛淚,「所以……靖哥,對不起。」

他看了我許久,隨即露出微笑,摸摸我的頭,「沒關係,我都知道,妳對耀哲的感情,其實我也看得出來。」

「咦?」

「看到妳為他這樣哭,我當然感覺得到。」他笑了一聲,「真是個讓人忌妒的傢伙!」

「靖哥……」

「別哭了,把眼淚擦乾吧,我送妳回去。」他牽起我的手往回走,「要是感冒了就不好了。」

我沒回應,望著他背影,胸口不時隱隱作痛……

「早點休息吧,好好睡一覺,不要想太多喔。」將我送回家後,靖哥笑著說。

「嗯。」

「那我先走囉,掰掰!」

「靖哥!」我喊道。

「怎麼了?」

「那個……」我低下頭,小聲地:「謝謝你。」

他先是一怔,之後溫柔地笑笑,輕摸我的頭便騎車離去,直到看不見他才走進屋內。

我坐在沙發上,看著一直握在手中的項鍊,不禁發起呆來。

有關哥的一切……至今仍捨不得丟棄。因為對他的眷戀還在,所以我無法接受靖哥回應他的感情,只能說對不起。

我低頭將項鍊戴上,就算再怎麼難過,也不願讓這些回憶從此消失。

靖哥還是每晚都會打手機或傳簡訊問候我,他的關懷讓我感到十分窩心,總是不知不覺讓我暫時忘卻哥給我的傷痛……

「那我們星期六再出去晃吧!」靖哥聲音宏亮地說。

「你怎麼有那麼多時間啊?一直帶我出去玩。」我笑問。

「最近都沒有什麼麻煩啊,雙方暫時停戰。」他語氣充滿愉悅,「那就這樣囉,後天出來玩吧!」

「好是好……但要去哪裡啊?」

「妳家附近不是新開一家冷飲店嗎?我們去那邊喝東西吧,算是約會囉。」

我又笑了,「好啊,幾點?」

「嗯……下午一點吧,妳在店裡等我,到時候人應該會很多,我先訂一下位好了。」

「好。」

通完電話後,我躺在床上,不禁笑著睡著了。


到了星期六,我依約到新開的那家店,發現人的確很多,不過幸好靖哥有訂位子,要不然光等可能都要等到傍晚了。

我坐著等靖哥的到來,十分鐘後卻還不見人影,不禁納悶起來。他一向都不會遲到的。

莫非有什麼事耽擱了嗎?

我打手機給他,也沒有回應。沒辦法,只好先點飲料,一邊喝一邊等吧!

此時又有一群人走進店內,我繼續打給靖哥還是沒人接。最後想離開的時候卻聽見鄰座幾個女孩子的嘻笑聲。

我一看,發現她們一直注意我身後的位子,興奮地不知道在談論什麼。

我不禁好奇,正跟著往後看的時候,就聽見一陣低沉的聲音:

「你在搞什麼鬼?」

我頓時僵住,差點把桌上的飲料弄翻!

這聲音……


「找你出來喝杯茶不行啊?」

這次竟是靖哥的聲音。他在這裡?什麼時候進來的?

我不敢轉過頭去,只側過頭稍微偷看一下。

由於每個位子都有一小道矮牆作為分隔,所以根本不容易去注意到後面的人。我鼓起勇氣往後面一瞄,心不禁猛跳一下!哥居然就背對我坐在後面,我卻絲毫沒注意到!

「你也遲到太久了吧?」哥的語氣有些許不耐。

「好啦好啦,我道歉,大哥就別氣了吧!」靖哥笑幾聲,馬上叫了杯飲料。

「找我幹嘛?」哥問。

「不是跟你說找你喝茶嗎,聽說這裡的奶茶不錯喝唷!」

「你吃飽沒事幹是不是?」

「喂,怎麼這麼說啊?真的好心請你出來喝東西而已,誰叫你最近都沒啥精神!」

「有嗎?」他低聲問。

「沒有嗎?現在連砍個人都比以往更猛,上次還把那些傢伙砍到只剩半條命,連我都被你嚇到了!」

哥沒說話。

「說到這……你好像很久沒回家了吧?」靖哥忽然問。

「你到底要說什麼?」哥的語氣明顯變冷。

「沒有啊,只是現在雖然還是每天護送夜紗上下學,不過……」他語氣淡然,「她似乎變得很沒精神。」

我愕然聽著,不懂靖哥到底要做什麼?

「常看到她眼睛腫腫的,好像剛哭過。」靖哥嘆口氣,「不曉得怎麼搞的。」

「所以呢?」哥不帶起伏的口氣,讓我的心不禁抽痛著。

「什麼 『所以呢?』,你不會稍微關心問候一下喔?」

「跟我沒關係。」

「沒關係個鬼啦!夜紗是不是你妹啊?這麼無情!」

「我根本沒把她當作我妹妹。」他冷冷地。

「那你把她當什麼?」

他沉默許久,過了一會兒才回答道:「一個外人。」

我緊抿著唇,淚水就快要奪眶而出。

我不要聽,不想再聽了……

「外人?是嗎?」靖哥冷哼一聲,「那麼之前看你常拿著手機發呆,就是為了那個外人?」

我怔住。

「特別叮嚀一定要將個外人平安送到家,否則就威脅要拿刀砍我,這也是嗎?」他深呼吸說︰「還有啊……九月三十號那天你不惜踏入敵人領域就是為買一個外人的生日禮物,這未免也太不合理了吧?」

靖哥他……在說什麼?

「那天晚上你進入一家飾品店,後來就被那些人發現,結果在逃跑的時候禮物被對方弄壞了吧?你還因此把那個人打個半死。」靖哥嘆口氣,接著問:「那是要送給夜紗的生日禮物吧?」

我震驚地,不自覺摀住嘴!

「你明知道那很危險,卻為了那個東西,連自己性命都可以不顧。」他聲音霎時冷卻:「你說是為了一個外人而這麼做,你覺得有誰會相信?」

我手顫抖著,淚水一顆顆掉了下來……

「還有……你先前戴的那條項鍊,不是小時候你母親送你的嗎?那麼重要的東西怎麼會在夜紗身上?」

努力不讓自己哭出聲。儘管靖哥說了這麼多話,卻遲遲沒聽見哥的回答。

「你說啊,這是怎麼回事?」靖哥又開口:「你到底是怎麼看待夜紗的?」

哥仍沒答話。

「耀哲,我告訴你。」他嘆口氣:「我喜歡夜紗!」

我一愣!

「如果你真的只把她當外人,那我要怎麼追求她,你也無權過問囉?」

過了好久、好久……我才聽見哥用他沉沉的音嗓說道:

「隨便你。」

這時哥站了起來,我趕緊轉過身不讓他發現,之後就聽到門被開的鈴噹聲,又聽到有人在對面坐下來的聲音,我抬頭,靖哥的笑容就映入眼簾。

「所以知道為什麼我會那麼驚訝了吧?在聽到那天是妳生日之後。」他喝了口飲料,往身旁窗外看去,「我也搞不懂這整件事的來龍去脈,但接下來……就只能看妳自己怎麼做了,夜紗。」

我垂下眸,眼前一片模糊。

「我知道妳現在一定覺得很混亂,但我只能為妳做到這。」他轉回視線看著我,嘴角牽動,「不過,剛才的話也是真的,我並沒有要放棄妳的打算喔!」

他的笑容讓我覺得胸口好痛,痛到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淚,更是不止的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晨羽 的頭像
晨羽

平凡就好

晨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禁止留言
  • ghb656084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