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紗。」

一天,爸媽來探望我,我卻望著窗外沒回應,幾乎聽不見任何人的聲音。媽走近我,心疼地撫著我臉問︰「夜紗,妳有聽到嗎?」

我轉過頭,眼神空洞地望著她。

「夜紗,妳聽媽說。」她眼眶泛紅,握著我的手笑著說︰「耀哲已經沒事了,他沒事了。」

聞言,我愣愣地瞪大眼,接著不禁激動起來,「真的……?哥沒事?他真的沒事了嗎?!」

「放心吧。」爸走來,也微笑,「雖然他還沒醒來,但已經沒事了,我們一起去看他吧。」

「可以嗎?可以去看哥嗎?!」我開心的快哭出來。

「是啊。」媽摸我的頭,「走吧,一起去找他吧。」

我激動地點頭,跟著他們走到另一間病房。

當門一打開,發現裡頭病床上躺著一個人,我馬上跑了進去。

「哥!」跑到床邊,心不停地狂跳著。而爸媽互相對望一眼,接著便悄悄離開。望著哥沉睡的臉,我握起他的手,緊緊地。

「我是夜紗,你聽得到嗎?」我輕聲道,聲音卻也跟著哽咽:「哥,你聽得到嗎?」

不停地呼喚,他卻始終沒有回應,淚又不禁流了下來。

「哥,靖哥他……」我聲音顫抖著,「靖哥他死了……」

我慢慢伸出手,輕撫著他的臉,一遍一遍。

「你要快點醒來,一定要醒來。」我難過地,在他耳邊道︰「我已經失去靖哥了,不能再失去你!」

說完,我再也出不了聲,擁著他低頭哭泣。

此時窗外的天空,也開始下起細雨……

在哥醒來前的這段期間,不時有警察前來醫院,我也被去偵訊約談好幾次,據說,兩幫派鬥爭的結果,是敵方贏了,在警方趕到時許多人都已經逃走,而警方也仍舊持續搜查著。

曉娟和文真放學也都會來探望我,當我跟她們問起學姊的事時,曉娟便說,在事情爆發的之後兩天,就有同學看到幾個人把她從校門口強行帶走,從此就像消失了般,再也沒有人見到她過。

這件事鬧得全校皆知,後來警方也調查到,把學姊帶走的正是之前黑影幫的人。

聽到這件消息,我當下明白,他們一定發現是學姊對敵人通風報信,這次找她也絕對是為了報復。

不過,我已經累了,不願去猜測學姊之後的下場。

已經什麼都不願去想了……

幾天後,我出院,但還是每天去看哥,這段時間,我整個人瘦一大圈,連曉娟她們都不禁擔心。

「夜紗,妳臉色好差,去保健室休息一下吧?」文真憂心地說。

「不用,我沒事。」我笑著搖頭。

「妳今天還要去看學長嗎?」曉娟問。

「嗯。」我點頭。

「很累吧?這樣每天跑去醫院……」

「不會,我不累。」

「學長已經昏迷好久了。」文真嘆口氣,「真希望他能早點醒來……」

「就是啊。」曉娟也說。

自這件事之後,除了哥,我最擔心的就是爸,他每天都來看哥,整個人也變得憔悴,總是在我下課來時才離開。

好幾次,在病房門口望著爸落寞的背影,我心痛,也為他感到難過,一直以來他總是自責自己沒對哥付出更多的愛,沒有時常陪在他身邊,總是讓他一個人去承受任何事。

經過這些事,他一定更加譴責自己。

「從小他為了不讓我擔心,從沒告訴我他遭遇到什麼事,讓我知道他很獨立,也很堅強。」爸將臉埋在手心,聲音低沉地︰「但我卻忘了……就算再怎麼堅強,他也還是個孩子,只是個孩子而已……」

他顫抖的身軀讓人感到無比的悲痛,「我不是一個好父親,他一定很恨我……」

我搖頭,用力地。

「爸,哥很愛您。」我哽咽地說︰「即使相處的時間不多,他也不想讓你擔心、不想成為你的負擔,都是因為他太愛您,所以才不敢將全部的事對你坦白。」

爸沉默,凝視哥許久,淚水一滴滴落在地上……

在所有人的等待下,轉眼間,三個禮拜過去了,我仍然一放學就到醫院去,坐在哥身旁,握著他的手,和他說話。

不知不覺,成了習慣……

「哥,你還記不記得?之前上課上到一半,你把我叫到後校舍去?」我輕輕撥他的瀏海邊說︰「現在只要一到中午我就會往那邊溜,每坐在那,就會想起之前跟你一起在那摸魚的時候。我從來沒翹過課,都是你害我也漸漸喜歡跟你一起往那邊跑。

「還有哇,我們好久沒有去濱海公路玩了,我好想再去看一次星星,聽一聽海浪聲,就等你再帶我去呢。」

低頭凝視著他,接著握住他的手。

「哥。」我輕聲喃道:「你聽得到嗎?」

你聽得到我的聲音嗎……

慢慢地,我將他的手打開來,在他手心上,輕輕寫下『我愛你』三個字,之後再將他的手握起來,放在他胸前。

當時哥,就是這樣對我表白。
 
他的出現,讓原本不敢去愛人的我完全改變。是他讓我有被愛的感覺,也是他讓我有愛人的勇氣,所有所有的一切……全都是哥給我的!

「我很感謝爸媽……」我不禁微笑,「因為他們相遇、相愛,我才能遇見你,我很感謝這一切,真的。」

是哥將我從以前的束縛中拯救出來,願意接納包容我的一切。

所以,我也絕對不會放棄他的。

絕對不會!








「……」

好溫暖……

慢慢張開雙眸,眼前忽然變得明亮,天空原先的烏雲密佈,不知何時已經散去,陽光悄悄灑落在四周每個角落。

我正要起來,整個人卻怔住,當目光一落下,就發現自己的手被緊緊握著。一抬頭就見哥正凝視著我,臉上慢慢漾出微笑。

我瞠著眼許久,還來不及說話,眼淚就已經先掉下來……

他伸出手,輕輕拭去我的淚,低沉的語氣帶著笑意,「妳真的很愛哭。」

「哥……?」我全身顫抖,心不停地狂跳著,「你醒來了?你真的……」

不是夢吧?這不會是夢吧?

「嗯。」他深深望著我,溫柔地說︰「我聽到妳在叫我。」

淚水,止不住的潰堤,我立刻上前張開雙臂,緊緊地抱住他……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晨羽 的頭像
晨羽

平凡就好

晨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禁止留言
  • 晨羽姐~

    應該是放學或放假吧...

    怎麼會是"放課"?
  • 非常好看喲,我哭了三次欵!!!
  • happylucky78
  • 編的真不錯

    加油!
  • 悄悄話
  • 小依
  • 實在太好看了,我想問兄妹戀有沒有出書?